夏珍專欄:拆哪!中正紀念堂

2016-05-06 06:15

? 人氣

中正紀念堂拆與不拆,又成為這一波「轉型正義」的話題焦點。

中正紀念堂拆與不拆,又成為這一波「轉型正義」的話題焦點。

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以追求社會和解為前提,這是我們未來處理轉型正義的原則。」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兩個月前就做了如此宣示,在她重申將兌現選前承諾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同時,立法院就轉型正義舉行的公聽會,觸及議題愈來愈廣,從民進黨版以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為重點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國民黨立委版的《促進轉型正義回復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條例》,到時代力量版的《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時序回溯前推四百年,從追討國民黨產,到國家對政治冤案和土地的歸還或賠償,果若上述所有的「歷史正義」全面回復乃至賠償,大概中央政府一年總預算都不夠處理。

蔡英文宣示,不要在處理轉型正義過程中做不必要的過度政治動員,言猶在耳,社會情緒動員卻已不可避免。曾經建議國民黨黨產歸零的陳長文律師,為此感慨再次為文〈民主不該是冤冤相報的循環〉,主張即將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更需要「轉型理性」,呼籲民進黨從「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清算快感,轉型為「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反思與放手。

陳長文的意見中肯理性,這正是台灣解嚴近三十年來,處理此一議題時,從權力者(包括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三任總統)到台灣社會的主旋律,台灣以三十年時間邁向民主,創造了「寧靜革命」,而沒有其他國家從威權到民主發生的巨大動盪,然而,不可諱言,不徹底探究真相、只以和解為主軸的作法,卻讓此一議題反覆成為政治動員的工具。

但若要說台灣社會對轉型正義漠不關心,也未盡公平,畢竟過去三任總統,這都是重中之重的任務,李登輝任內由行政院重新調查並提出《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也成立補償基金會,在全台各地成立不下二十座的紀念碑,從治台最高軍事行政首長陳儀、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憲兵團長張慕陶、在台情治人員、以及最高領袖蔣介石,一併檢討,儘管在報告中,「最高領袖」蔣介石的責任是「失察」和「考慮未週」,而非「元兇」;緊接著也對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予以補償。陳水扁和馬英九接續這個工程,年年為二二八舉辦紀念活動,兩蔣生辰與忌日,不再是國家要「紀念」的假日,人權園區的檔案,揭開曾經湮沈的歷史真相…。

這一切可能都還是不夠,因為我們看到了受害者的悲痛,卻沒等到加害者的懺悔,陳水扁甚至續聘特務頭子王昇為國策顧問,該怎麼辦呢?還來得及嗎?所有的「元兇」差不多都離世了,在威權時代當「小卒」的軍檢、法官、甚至「告密者」,能不能全部公布名單,好讓他們被社會唾棄?就像美麗島大審的軍事檢察官林輝煌因此與大法官錯身而過,少數或許找得出來,但是,解嚴後不多久連AB檔都號稱被銷毀,哪裡還找得到告密者?當年,台灣選擇以遺忘緩和推動轉型正義,就無可避免留下一個無法復原的傷口,可以一再拿來舔舐。

造成悲劇的「元兇」俱往矣,剩下還有什麼?一個慘敗卻還抱著黨產不放的國民黨,這個慘敗政黨的現任黨主席洪秀柱,甚至還是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難道要求她解散自己的政黨以追求自己生命的正義?或許唯有歷史的反諷,才更以凸顯追求歷史正義的尷尬。其實就李登輝以下的國民黨而言,九成九都與過去的黑暗歷史無關,甚至本身也是受害者,但不能因此否認過去的國民黨曾經有過恐怖統治的罪行,國民黨後人一再強調這個黨對台灣有功有過,至少可以功過相抵的時候,轉型正義必備的「懺悔」就永遠無法實現,國民黨的過要自己反省,功則留待後人評價。

但是,追究一個慘敗政黨的歷史之過,很難不落入陳長文所謂的「冤冤相報」、或政黨追殺的批評,從這個角度看,一幢龐然建物中正紀念堂,若能為歷史受過,反而是最簡單的,不要說這裡是陸客觀光的重要景點,這裡甚至是很多人一生大事─婚紗照的首選,但中正紀念堂不折不扣就是「威權遺跡」,可以改為「黑暗國史陳列館」,把所有歷史的低迴、喟嘆、和悲傷,一無隱瞞地全部展示,如果還是解不了氣,拆了也就拆了,炸掉一個建物比蓋一個陵墓,工程簡單多了,花多少錢根本不是問題,台灣浪費的錢不怕多只怕少,一個大巨蛋就遠遠超過中正紀念堂,可以確信的是,拆掉中正紀念堂不會是轉型正義的核心。

中正紀念堂留著是痛,拆掉也是痛,轉型正義本來就不是一個讓人快樂的過程,人類歷史本來就得在悲歡交錯中前進,值得慶幸的是,除了歷史學者和政治人物為之激動憤慨,絕大多數人還是可以懵懵懂懂地拆也可不拆也可,對新政府而言,大概也沒急切到非拆不可,倒是可以琢磨一下,是否該與蔣家後人商議,兩蔣要歸葬彼岸還是安葬此鄉?台灣,是到了該揮別兩蔣的威權陰影,讓歷史的回歸歷史的時候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