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研討會》不應只針對政治案件 制度性權力濫用仍然潛存

2016-04-23 13:29

? 人氣

「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陳明仁攝)

「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陳明仁攝)

挖掘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處理不當黨產、公共場域的「去蔣化」及相關遺址紀念,究竟與「轉型正義」有何直接關係?何謂「轉型」、「轉型」至何處?台灣教授協會23日上午舉辦「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由台灣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乃德主持首場發表,就「轉型正義」的概念與社會誤解進行對話。

政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薛化元致詞時表示,轉型正義的問題在於不應只針對「政治案件」作為處理標的,國民黨威權時代對於人權的不當侵犯未必都是以「叛亂或政治案件」處理。

20160423-「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薛化元(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陳明仁攝)
「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薛化元教授(陳明仁攝)

蔡辰洲、蔣經國與「十信案」

薛化元以「十信案」為例,指出政府以「涉及違規放款等經營問題」,依違反《票據法》逮捕國泰集團家族的蔡辰洲,但事實上卻是因為蔡辰洲進行全島政治人物的派系整合,組成「十三兄弟」,聘雇黨政軍高層出身擔任顧問,遭到蔣經國的猜忌。薛化元表示,若以政治案件作為轉型正義的處理標的,恐不足以解決威權體制侵害人權的問題。

薛化元也呼籲民進黨,應先緊急立法禁止銷毀1992年以前的檔案,以保存許多流落在外的國家檔案及轉型正義相關史料。

須保證不再發生人權侵害

挖掘國民黨政府過去在威權體制下種種違反人權的歷史記憶,進行賠償、追究與紀念的措施,常被視為「轉型正義」。為何應該處理過去體制對人權的侵害?與會的華梵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龔維正認為,民眾常以「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來塘塞,對他們而言,政權改變的瞬間一切就歸零,但事實上制度性的權力濫用仍然潛存。

20160423-「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龔維正(華梵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陳明仁攝)
「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龔維正教授(陳明仁攝)

龔維正指出,威權遺緒不僅殘存在過去記憶,而是在政府行政、立法、司法的制度運作,如行政院長、警政署長等能調度警察,以不符比例原則的方式武力壓制合理的示威抗議,隨時變臉無異回到威權的暴力統治。他強調,若將過去的事件定位為大規模人權侵害,才代表國家有「保證不會再次發生」的義務作為。

「轉型正義」應轉到何處去

至於該如何處理,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瑤華引述知名法律學者泰鐸(Ruti Teitel)的見解,認為並沒有單一正確的方式處置威權統治,而是應視「影響社會不正義的遺緒」、「法律文化與政治傳統」、「轉型的政治環境急迫性」等因素,訴諸公開討論及辯論,選出一個最合適的模式。

20160423-「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陳瑤華教授(東吳大學哲學系)(陳明仁攝)
「轉型正義與法律」學術研討會,陳瑤華教授(陳明仁攝)

對於「轉型正義」的意涵究竟為何,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前理事長陳俊宏認為,「轉型正義」一詞的解釋範疇正處於擴大的趨勢,但當一個概念可以指涉所有事情時,也就無法解釋任何事。

陳俊宏表示,「轉型正義」意謂「如何在轉型的過程中尋求正義」,在政治轉型後,如何處理過去種種侵犯人權的集體暴行,以達到社會和解的願景。而正義的機制為何,應考量甚麼特定條件,則是目前應思考的問題。

2004年,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在安全理事會提出「法治與衝突中及衝突後社會的轉型正義」報告,指出轉型正義為「一個社會處理大規模濫權的遺緒,所進行和建立的所有程序和機制,其目標在於確立責任、服膺正義並成就和解。」

自由民主不再是唯一終點

至於目前國際「轉型正義」轉到哪裡去,陳俊宏認為,這個未來可能是民主,也可能是和平,自由民主不再是唯一終點,轉型正義的論述正逐漸「轉型」。

陳俊宏指出,80年代第三波民主化的興起,許多政治體制轉型後,開始面對「該如何處理過去」,但近年「轉型正義」成為了任何社會處理過去國家暴力行為的一種方式,包括任何仍處於衝突與濫權的社會,如烏干達、烏茲別克等,某種程度上成為強化非自由意識形態、鞏固威權體制的統治工具。

對此,陳瑤華也回應,許多世界對於轉型正義的定義,認為「民主轉型」已預設自由主義的價值,並批判國際社會透過這些歐美價值,干預自身文化與社會,值得警惕。龔維正則認為,「規範侵害人權的行為」才是轉型正義的核心關鍵。

研討會尾聲,談及過去創傷是否成為社會普遍的共同記憶,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以「美麗島事件」與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做比較,指出韓國已在2007年拍出以「光州運動」為背景的暢銷電影《華麗的假期》,但台灣至今仍未有以「美麗島事件」為主題的電影,進入大眾記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