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轉型正義難題:有人獻花悼念、也有人深惡痛絕,史達林墓該不該遷出莫斯科紅場?

2019-03-07 17:30

? 人氣

莫斯科紅場上的史達林墓。(美國之音)

莫斯科紅場上的史達林墓。(美國之音)

在史達林去世66週年之際,有影響力的俄羅斯媒體人呼籲從莫斯科紅場移走史達林的墳墓。許多人同時呼籲立法禁止美化和神化這位前蘇聯獨裁者。但俄羅斯共產黨人仍然前往史達林墓獻花哀悼。

史達林是國家民族恥辱

俄羅斯知名記者達連科星期二(3月5日)呼籲說,史達林是俄羅斯國家和民族的恥辱,俄羅斯社會應該拿出勇氣除掉污垢,立刻把史達林墓從莫斯科紅場中清除走。

儘管很多人認為史達林是獨裁者和血腥暴君,但在今天普京統治之下的俄羅斯,史達林最近幾年來卻越來越受到不少人的崇拜和歡迎。3月5日是史達林去世66週年。達連科說,他當天主持電台的與聽眾連線節目時,發現很大一部分群體的聽眾都帶著向史達林下跪式的心態牢記著這個日子,他覺得必須要呼籲一下。

達連科目前是「莫斯科在說話」廣播電台的主編。他在蘇聯解體後一直活躍在俄羅斯各家媒體上。特別是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期時,他曾是最大的官方第一套電視節目的領導人之一和政論頻道主持人。那時普京的政治對手,前莫斯科市長盧日科夫與前總理普里馬科夫組成的聯盟也廣受民眾支持,達連科被認為在力挺普京,提高普京民意支持率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但普京執政不久後,他與普京分道揚鑣。

幼稚和奴化趨勢加緊 史達林是象徵

達連科說,「史達林捲土重來」顯示了今天俄羅斯社會的幼稚和奴化越來越嚴重。他說,人們對史達林再有好感說明很多人自願當奴隸,讓獨裁者如同對待牲畜那樣隨意宰割,這些人不想建設公民社會,成為其中的一員。

達連科說,俄羅斯社會中的很多人現在呼喚鐵腕統治,願當奴隸不想當公民,這一趨勢在日益加緊,史達林就是這樣一個奴隸社會的象徵。

普京執政下不可能清算史達林

歷史學家祖博夫說,只要普京繼續執政,俄羅斯就不可能清算史達林,也不可能把史達林的墳墓從紅場中清除走。

祖博夫說,雖然普京也參加過政治迫害紀念碑的揭幕,但普京是史達林的崇拜者,普京在內心深處更懷戀蘇聯。

執政權貴和史達林秘密警察

祖博夫說,目前的執政權貴絕大多數人都來自蘇聯安全機構,而蘇聯安全機構的前身是史達林的秘密警察,秘密警察是史達林的寵兒,這樣的背景讓他相信最近幾年來重新豎立起來的史達林雕像不會被推到。

民眾天真不了解史達林罪行

來自蘇聯海軍高級將領家庭的祖博夫說,今天瀰漫俄羅斯社會的腐敗和各種社會不公平也促使很多人天真地懷戀史達林。但他從自己的家庭出身經歷能清楚知道,在所謂鐵腕統治的史達林時代,社會不公和腐敗也到處橫行。

祖博夫說,蘇聯解體後一度公開的一些歷史檔案再次保密,媒體現在缺乏自由,中小學教科書對史達林政治迫害的敘述也很少,導致越來越多的人不了解和無知史達林犯下的罪行。他說,很難想像希特勒在德國會再次被人崇拜。

呼籲立法禁止美化獨裁者

一批史達林大清洗中受害者的後代星期二也發出呼籲,希望俄羅斯能立法,禁止神化和美化史達林。82歲的退休人士涅斯傑連科的父親在1937年史達林的大清洗中被處決。那份死刑判決書上有史達林的簽名。

涅斯傑連科說,以立法的方式禁止否認政治迫害,禁止共產黨組織民眾前往史達林的墓地獻花哀悼,類似的法律必不可少。為此,他和其他活動人士兩年多來在互聯網上已經收集了一萬多個支持簽名。

不能永遠掩蓋罪行

涅斯傑連科說,迄今為止,史達林和蘇共政權犯下的許多罪行仍然被牢牢隱藏。

涅斯傑連科:「我還記得當年我們都是高歌和滿懷熱情建設所謂的新世界。但屠殺和政治迫害也在平行地進行,很多人因此失踪離開了我們。這樣的罪行絕不應該永遠被掩蓋起來。」

俄共獻花繼續崇拜史達林

數百名俄羅斯共產黨人星期二向莫斯科紅場的史達林墓獻花。許多俄共黨員說,史達林領導蘇聯實現了工業化,更領導蘇聯打贏了二次大戰。

俄共領導人和國家杜馬議員卡申在獻花後表示,今年還是史達林出生140週年,時間越向後推移,就越能感到史達林這位蘇聯領導人的偉大。

近些年來,俄共和史達林的支持者每年都要在史達林的去世日3月5日,以及史達林的出生日12月18日舉行紀念活動。今年年底史達林出生日紀念活動的規模將會更大。

悼念活動中示威 史達林應下地獄

在星期二俄共向史達林墓獻花活動中,兩名來自俄羅斯「去共產主義」運動的活動人士把折斷的鮮花扔向史達林墓,他們同時高呼史達林是劊子手和史達林應下地獄等口號。他們隨後被俄共支持者和在場警察帶走。

當地社交媒體體很多人稱讚了這兩名活動人士的舉動,認為他們為其他人樹立了榜樣。

慶祝史達林死 多活殺戮會更多

史達林去世之日也被許多人當成節日。著名記者阿里巴茨說,她這一天時常會同友人一起喝下一瓶伏特加酒慶祝。她說,紅場的列寧墓也應同史達林墓一起被清除走。

一些歷史學家們說,史達林在世的時間越長,就會有更多的人被殺戮。祖博夫說,如果史達林多活幾天,蘇聯猶太人將難逃被大規模流放和發配遭遇。

史達林罪行長長 死後韓戰結束

歷史學家赫列夫紐克說,史達林死後,接手的蘇共政權立刻調整政策。古拉格集中營被解散,韓戰結束。

社會學者愛德曼說,史達林犯下的罪行能列出很長的清單,被迫害的人中,除了他的政敵和不喜歡的人外,也有史達林的支持者,更有這位暴君的親屬。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