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 南鐵東移案讓蔡英文破功

反南鐵東移居民到民進黨部向蔡英文陳情,連門都進不去。(朱淑娟攝)

反南鐵東移居民到民進黨部向蔡英文陳情,連門都進不去。(朱淑娟攝)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上月29日在一個造勢場合說:「政府要懂得跟人民溝通,如果我當選總統,我要讓國家團結,人民不再對立。」這段話說的極好。但一周後她在台南總部成立大會,卻對陳情的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受害民眾不聞不問。更諷刺的是,她在台上大談居住正義,卻對她的政黨正在強徵別人土地渾然不覺,還沒當選總統,她說的「與民溝通」就已經先破功。

這並不是蔡英文第一次對反南鐵東移居民冷漠以對。今年5月多位80多歲的老人家拿著雨傘當拐杖,遠從台南到台北民進黨部前向她陳情,但到場發現一樓鐵門早已拉下,連黨部的門都進不去。轉向民進黨立院黨團陳情,結果完全一樣。

說來,反南鐵東移居民的悲劇,是因為他們遇到的不是劉政鴻,而是即將執政的民進黨、將走進總統府的蔡英文、以及明星市長賴清德。在這些閃耀光環下,所謂土地正義完全被閃光遮掩。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大家反而要好好看蔡英文如何處理這個案子,以此觀察民進黨執政後,濫徵土地的情形會減少還是增加。

不一定要徵收民宅,才能實現台南鐵路地下化

台南市鐵路地下化計畫,主要是改善台南火車站鐵路沿線平交道、地下道、陸橋衍生的交通問題。原本沿線居民都支持,後來會演變成抗爭,是因為最早1996年的計畫,地下化鐵軌就設在現在鐵軌的地下,施工期間在鐵軌東側做臨時軌。但2009年更改版本,地下化鐵軌直接挪到現有鐵軌東側,這一變動,東側300多戶民宅將被拆除,而這也是史上在都市精華區最大面積的土地徵收案。

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如果政府要強制剝奪人民財產,其土地徵收的必要性、正當性就要很強。如果有「不必徵收土地也能實現南鐵地下化」的方案,當然要採取對人民保障最大的方案。如果還執意徵收民地,其動機就值得探討。

而此事爭議三年多來,交通部及台南市府提出鐵路非要東移不可的理由,多屬於工程方面,包括用地取得面積、古蹟保護、交通維持、鐵路施工風險、都市景觀逢合、時程、成本等綜合考量,強調鐵路東移較符合公共利益。

但另一方面,居民也組成專業團隊反駁這些工程理由,且強調可以透過工程專業來克服,而這些自救會所提出的方案,其實跟交通部1995年最早提出的版本類似。也就是說,連官方都有一個評估可行且通過環評的案子,鐵路地下化不必東移、不必徵收這麼大片面積土地就能完工。既然如此,執意徵收的必要性何在?

一定要徵收的工程理由,已被一一拆解

以本月2日國民黨團在立法院舉辦的公聽會為例,交通部提出的工程理由就被當場一一拆解。其一,交通部說為維持現有鐵路東側巷道功能,如果鐵軌不東移,採臨時軌方案,就必須設一個六米巷道,這種配置拆遷的面積更大。

但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當場出示一張平面圖指出,現有鐵軌右側就有一個3.5到6公尺的巷道,再來是東側房屋,再右邊又有一個3.5公尺巷道,利用現有鐵軌做地下化工程就夠用,沒有另設六米巷道、或拆遷面積更大的問題。

其二,交通部指鐵軌東移使用的土地面積較少。但自救會的說法卻完全相反,鐵軌東移土地徵收面積反而從0.23擴大到5.14公頃。台南市府曾說不拆東邊房子就要拆西邊房子 ,大地工程師王偉民提出,這是刻意分化東、西邊居民的設計,只要將永久軌路權西側與現有鐵軌路權西側對齊,兩邊的房子都不必拆。

其三,交通部指自救會版本的鐵軌切換次數增加、不利古蹟保存、增設臨時車站會影響交通等理由。其中關於鐵軌切換次數,王偉民說,鐵軌切換只要一天就好了,這是交通部的核心技術,完全不必擔心,也不會影響工期。

針對這些工程問題,交通部也沒有具體反駁自救會的說法。何況所謂工期縮短、經費自償都不構成公共利益,相較於300多戶要被拆遷,失去永久的家,孰輕孰重,並不是交通部或台南市府說了算,必須回到法律保障私有財產的規範。

至於台南市府說已對居民提出照顧方案,只要沒有徵收,就不必照顧,拿照顧方案來合理化徵收的理由更是荒唐。

對徵地無感,如何相信蔡英文的土地正義?

如果鐵軌不必東移、也可以實現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還執意要採取東移版的話,是否有什麼沒說的理由?而鐵軌東移完工覆土後,地面出現40米的空地,如果像台南市府說的全部拿來做綠園道,有什麼急迫性要徵收人家土地?

此外,台南市府以鐵路地下化工程為由提出多項都市計畫,今年5月14日在台南市都委會未釐清爭議就通過,10月21日送內政部都委會審查,未來都委會對此案的唯一審查重點就是「土地徵收的必要性」。

而對蔡英文來說,針對這些疑點,如果她連聽這300多戶即將失去家園人民陳情都覺得煩的話,那要如何相信她的居住正義、以及與民溝通的能力?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