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煤不要氣!燃煤「重傷」呼吸道 深澳居民為何要拒絕燃氣電廠?

2017年07月15日 09:00 風傳媒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如果建燃氣電廠,我們絕對反對到底!」6月中深澳電廠的環差審查會議上,深澳居民面對環保團體及新北市政府表達應建天然氣電廠的訴求,激動的回以這句吶喊,讓在場的環評委員、專家都大吃一驚。

深澳居民口徑一致 代所有人承擔污染

環評會議後實地走訪深澳當地,里長們並不覺得自己當天的發言有任何特別之處,卻口徑一致的強調建電廠是不得不的選擇,深澳居民代所有人承擔污染,已是無可奈何。

「你看,我們誰不要開冷氣,既然要冷氣,還是要蓋電廠阿,」瑞芳區瑞濱里的里長胡長安,在轉開里民活動中心的冷氣開關前,也不忘回頭加了這一句。對胡長安、甚至是數千名當地居民來說,建電廠已是一項無法拒絕的「請求」;但要建什麼樣的電廠,與電廠毗鄰半世紀的他們,才是最有權利發言的人。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自幼居住於深澳,提到過去火力發電廠的汙染,胡長安認為,員山仔疏洪道導致海洋汙染,魚量減少,可能還比空汙嚴重。﹝曾原信攝)
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自幼居住於深澳,提到過去火力發電廠的汙染,胡長安認為,員山仔疏洪道導致海洋汙染,魚量減少,可能還比空汙嚴重。﹝曾原信攝)

造價千億深澳電廠興建計畫 唯一新建燃煤電廠

2007年深澳電廠燃煤電廠在運轉47年後正式除役,原預計就地新建超超臨界燃煤電廠,後因鄰近基隆居民反對而擱置。去年行政院要求國營事業擴大投資、以帶動經濟成長,台電考量2座核電廠除役後北台灣恐有電力缺口,加上深澳電廠已有現成土地和建廠規劃,選擇再次推出這座造價1000億的深澳電廠興建計畫,也讓深澳電廠成為蔡政府喊出能源轉型口號後,首座、也是唯一一座新建的燃煤電廠。

曾飽受老深澳電廠空污的深澳居民,如今面對電廠又要捲土重來,態度相當坦然。「反正以前污染更過量」,在深澳灣長大的胡長安,回憶小時候煤灰漫天飛舞、連腳踏車都沒辦法騎,但半世紀來早已習慣與燃煤電廠為伍。對他而言,後續興建的中油LPG儲槽及員山子疏洪道,反而才是造成當地污染的原兇。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認為,火力發電廠是必要之惡,而且比起可能有氣爆風險的天然氣,寧可選擇火力發電。(曾原信攝)
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認為,火力發電廠是必要之惡,而且比起可能有氣爆風險的天然氣,寧可選擇火力發電。(曾原信攝)

遊覽車載里民看林口電廠 污染數值比過往低

更甚者,一台台的遊覽車,載著里民去看與未來新電廠類似的林口電廠,讓過去連深澳電廠都沒進去過的居民,看到官員們口中的「脫硫」、「靜電捕塵」的先進設備,都讓他們相信「這座燃煤電廠、已經跟以前的電廠不一樣了」。瑞濱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邱慶隆看著台電介紹各種污染數值從三位數降成個位數,也對新電廠相當有信心:「政府現在這麼重視環保,台電用的是國家標準,新電廠也一定比過去好。」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瑞濱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邱慶隆認為,如果可以,還真不希望任何電廠再興建。(曾原信攝)
瑞濱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邱慶隆認為,「政府現在這麼重視環保,台電用的是國家標準,新電廠也一定比過去好。」(曾原信攝)

居民信任煤電廠,除了熟悉,另一個原因則是對儲氣槽的恐懼。中油自海外進口液化石油天然氣,氣船在深澳灣卸貨,把氣存放在灣內的5座儲槽,再由油罐車載往各分裝場。原本與居民相安無事的儲槽,在經歷高雄氣爆後,卻成了居民眼中的5根刺、5顆不知何時會發作的瘡,隨時都有爆炸危險。也因此,若深澳電廠要改建為燃氣電廠、港灣內勢必要再建更多天然氣儲槽,這也讓居民無法接受。

煤碳燃燒是呼吸道疾病主因 8年要減13%燃煤發電

台電封塵10年的計畫再度啟動,但環境現狀早已今非昔比。煤碳燃燒所排放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及懸浮微粒,已逐步證實是造成呼吸道疾病、肺癌等疾病的主要原因;國際間的廢煤風潮也隨巴黎協議越吹越烈,如今全球新建燃煤電廠數量連年下滑,不僅歐洲主要電力公司承諾2020年後不再興建任何燃煤電廠,就連中國都大舉關礦、取消燃煤電廠興建計畫。而在台灣,蔡政府擘劃的能源轉型藍圖,2025年能源配比燃煤僅佔3成,意味著台灣未來8年還需要再削減13%的燃煤發電佔比、才能達標。

根據台電的說法,之所以選擇與趨勢背道而馳的理由有三。首先,要建天然氣電廠,就必須要建天然氣儲槽,但深澳港灣腹地太小、住宅區和儲槽的安全距離不足,儲槽一旦發生公安意外,後果將無法控制;若蓋燃煤電廠,則「有意外也只在電廠裡爆」,不會波及民眾。其次,即便台電計劃在臨近的基隆協和電廠附近自建第四天然氣接收站,但可能要等到2022年後才能完工,深澳電廠若以天然氣為燃料,最後可能發生電廠蓋好、卻無氣可用的窘境。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深澳漁港外側未來也將成為新電廠運煤港口。(曾原信攝)
深澳漁港外側未來也將成為新電廠運煤港口,不然深澳電廠若以天然氣為燃料,最後可能發生電廠蓋好、卻無氣可用的窘境。(曾原信攝)

台電核火工處長陳慰慈也說,台電近期的電廠更新計畫都是以天然氣為主,燃氣電廠佔比不斷增加,要讓燃煤佔比要達3成,除了已更新成超超臨界機組的林口和大林電廠,還得再加上裝置容量120萬瓩的深澳電廠才能達標。

面對污染排放的質疑,台電也宣稱,機組規模已從160萬瓩降為120萬瓩、並不再使用蕃子澳灣做為運煤碼頭。此外,超超臨界機組即使以煤為燃料,但污染排放程度與天然氣電廠已不相上下,相較舊式燃煤電廠,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每年排放量「僅」剩1438和1034公噸,比原先動輒3、4千公噸少掉一半以上。另外,PM10、PM2.5等懸浮微粒,排放濃度也從25mg/Nm3減少至8mg/Nm3,比環保署所訂的固定污染源最佳可行控制技術規範的10mg/Nm3還低。

林口電廠+深澳電廠 佔新北市4成硫氧化物排放量

然而並非每個人都接受台電的說帖。新北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美文即指出,新北市轄內已有燃煤的林口電廠,未來深澳電廠每年又將增加排放硫氧化物1438公噸、氮氧化物1034公噸、粒狀汙染物排放總量268公噸等,屆時光兩座電廠就「貢獻」新北市4成的硫氧化物排放量,全市空氣品質將嚴重惡化。此外,新北市去年7月已經公告新的生煤使用許可審查標準、規定市內空污排放不得增加,深澳若找不到扣抵來源,即使通過環差、也不能興建。

王美文強調,新北市政府一直希望台電能在原地改採乾淨能源或綠能電廠,「否則市府不會同意燃煤電廠!」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則表示,從環說書來看,新深澳電廠的確採用最高規格的燃煤電廠環保標準,然而粒狀污染物、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仍能「躋身」全台前30大污染工廠、也是大台北前五大;且台電的環說書中,也並未提及最關鍵的、燃煤電廠的重金屬污染程度。

中興環工系教授: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 呼吸道疾病死亡率高

莊秉潔指出,細看全台男性氣管、支氣管和肺癌等標準化死亡率與燃煤電廠間的關係,可以看出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男性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比例比其他地區要來得高。他推測,呼吸道疾病盛行應是和粒狀污染物中的重金屬有關,因此除非台電能有效防治重金屬污染、把重金屬排放量降至現有標準的萬分之一,「否則深澳再運轉,死亡率就降不下來了。」

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男性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比例比其他地區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要來得高。紅色是最高10%之鄉鎮,紫色是統計顯著高之鄉鎮,綠色是平均值,黃色是統計顯著低之鄉鎮,白色是最低10%之鄉鎮。(取自taiwancancermap)
老深澳電廠運轉期間,鄰近地區的男性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比例比其他地區要來得高。紅色是最高10%之鄉鎮;紫色是統計顯著高之鄉鎮;橘色是最高10%之鄉鎮,但統計未顯著;綠色是平均值;灰色是最低10%之鄉鎮,但統計未顯著;黃色是統計顯著低之鄉鎮;白色是最低10%之鄉鎮。(取自 taiwancancermap.csmu-liawyp.tw

此外,電廠燃煤排放的空污,也不會只留在深澳一地而已。莊秉潔以12日的全台PM2.5濃度為例,指台北市有林口、協和電廠「夾擊」,未來北邊再加入深澳電廠,風向吹往台北盆地,台北市的污染也會更加嚴重。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