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深澳電廠超級任務!硬工程之外 最重要是這項「軟技術」

2017年07月15日 09:00 風傳媒
台電深澳施工處處長楊啓輝,過去待過核電廠以及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進行當地電力建設任務。(曾原信攝)

台電深澳施工處處長楊啓輝,過去待過核電廠以及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進行當地電力建設任務。(曾原信攝)

深澳不僅是台電的最後一座燃煤電廠,也是台電深澳施工處長楊啟輝的最後一項任務。「公司內人才斷層很大」,今年10月就要退休的楊啟輝笑說,去年深澳施工處重新開張,高層不是不知道自己要退休,只是實在找不到合適人選,仍得由他上陣,等他退休後,相關工作再慢慢由從龍門電廠(核四)轉調過來的同事接手。

與當地搏感情 載居民去林口電廠看「看樣品屋」

大電廠能否蓋得成,除了工程技術,關鍵更在與當地「搏感情」,而楊啟輝正是熟稔這項技藝的人。經歷核二、林口電廠、核四等電廠施工處的訓練,楊啟輝深知居民要是什麼、以及自己能給什麼:有人擔心污染,就找來遊覽車載大家去林口電廠實地參觀、「看樣品屋」;介意火力電廠的巨大煙囪影響景觀,就委外為電廠做景觀設計,把煙囪管身設計為小管樣式,既結合當地深澳漁港特色漁產、又能加強電廠親和度。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已經拆除許久的舊深澳火力發電廠現址,未來擬將興建新火力發電廠。(曾原信攝)

對於深澳灣3里不滿以往回饋金都由市政府、區公所統籌分配,楊啟輝也想出「風貌營造」方案,以景觀營造必須經由地主同意為由,給地方表達需求的機會;里長、理事長心心念念的道路、堤防、排水溝也因此有了轉機。「但非法的事我是絕對不會做的」,楊啟輝強調。

廟慶、歌唱比賽…台電出人出力出錢

除了實體建設,參與地方活動自然也不能少。舉凡廟慶、歌唱比賽、淨攤、國小校外教學,楊啟輝都要出席、致辭;經費缺了零頭,也由台電解決。《風傳媒》採訪團隊造訪深澳當天,他也正準備著要參加晚上瑞芳蝙蝠季的踩線團──一項台電出資贊助的地方觀光活動。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面對深澳火力發電廠的象鼻岩,有環保團體認為,若電廠重新蓋,會破壞周邊景觀。(曾原信攝)
面對深澳火力發電廠的象鼻岩,有環保團體認為,若電廠重新蓋,會破壞周邊景觀。(曾原信攝)

地方上的活動、節慶,一般不像都市裡會以公開行事曆、甚至臉書活動昭告眾人,因此台電必須自己想方設法打入消息圈。深澳施工處目前7名員工、有一半是深澳當地人,就是為了掌握地方大小節慶及人際網絡,「廟裡神明慶生,居民也不會告訴你,他們會覺得這是你應該要知道的。」

里長:大家都同意,我們也沒辦法

除了建設公共設施、贊助公開活動,台電也懂得透過各種人際網絡,把3里居民照顧妥貼。「他們一直來找我,來久了也不好意思拒絕」,瑞濱里長胡長安就說,自己和許多里民原本都反對台電又蓋電廠,但台電先說服了他身邊的鄰居、朋友,接著又三天兩頭拜訪他,讓他不好意思再板起臉。接著台電也透過當地老人會、社區發展協會等組織「各個擊破」,讓身處小鎮的居民好像再也找不到反對的理由,「大家都同意,我們也沒辦法。」

(深澳火力發電廠專題﹞瑞濱里里長胡長安認為,火力發電廠是必要之惡,而且比起可能有氣爆風險的天然氣,寧可選擇火力發電。(曾原信攝)
瑞濱里長胡長安就說,自己和許多里民原本都反對台電又蓋電廠,但台電先說服了他身邊的鄰居、朋友,接著又三天兩頭拜訪他,讓他不好意思再板起臉。(曾原信攝)

台電處長傳承新人「我答應的、他都會辦到」

離退休不到4個月,楊啟輝堅持親力親為,因為居民如今只認他的臉、只接由他轉介而來的陌生人電話。為了確保信任感能在自己離開後延續,楊啟輝也開始帶著日後接任的課長到處喝茶、拜訪,「我答應的、他都會辦到。」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