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林全要改革環評 先處理環差漏洞、以及空污假減量

2017年07月11日 06:40 風傳媒
改革環評要面對實質問題,而不是愈修爭議愈多。(朱淑娟提供)

改革環評要面對實質問題,而不是愈修爭議愈多。(朱淑娟提供)

2017年5月8日,行政院長林全接受彭博社專訪時,點名「環境影響評估」是造成投資不確定性的主因之一。他以六輕為例:「六輕的環評做了6年退回重來,這6年在做什麼?」其實六輕的環評問題,起因是經濟部利用環評差異分析的漏洞,切割環評,再加上環評審查未落實「空污實質減量」所造成的,林全只要認真面對這2件事,環評問題就能解決大半。

源頭就錯了,經濟部不該允許六輕切割環評

這件事要從2010年談起。當年六輕提出五期擴廠計畫,但因為此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審查結論應繼續做二階環評。事後六輕為了化解二階環評的阻力,將五期切割成六輕四期4.6到4.10等多個小案,並以環差方式送審。切割後的個案,環境及健康風險影響都變小,比較容易通過。

之後順利通過4.7、4.10兩案,但4.6、4.8、4.9三個案子卻因為一再被環保團體發現六輕評估資料不實,才會一拖六年還沒過關。

被抓到什麼資料不實?舉一個例子。有一次審查4.8時,被抓到用一家已經停產的TDI廠做污染抵減依據。所謂污染排放量,是一家工廠營運時,政府核給他的,並非私有財產,關廠時這個排放量就自然歸零。

但六輕誤以為這個污染排放量是他的財產,關廠了可以轉做擴廠用,經環保團體提出後,環評委員也支持,未來六輕提出的擴廠污染減量,都應該用「既有運作中的工廠」的「實際排放量」作為抵減基礎。

20170112-立委林淑芬和環保團體記者會.揭露台塑六輕超標排放及違法事件.台塑六輕在地村民許立儀泣訴.(陳明仁攝)
六輕切割環評,一開始就錯了。圖為立委林淑芬和環保團體記者會揭露台塑六輕超標排放及違法事件,台塑六輕在地村民許立儀泣訴.(陳明仁攝)

林全問「這6年在做什麼?」因為類似的問題一而再、再而三被發現,才會一直補件再審。曾經有委員提議應限制補件次數,期限一到如果業者還是說不清楚就該否決,但面對六輕,環保署敢嗎?

環差是環評法的大漏洞,連政府機關也愛用

環差的好用不只切割環評而已,還具有「頭過身就過」的功能,連行政機關也愛用。舉例來說,科技部設在彰化二林的中科四期,為了平息反對聲浪,2009年10月30日通過環評時,在結論中放了許多嚴苛的條件,當時科技部中科管理局一口答應沒問題,環評就通過了。

但不到半年,中科管理局就提出五項結論變更,包括:放流水排放、揮發性有機物抵換方式、化學品管制、廠商進駐條件、相思寮保留。除了最後一項,每一條在環評時爭議都很大。換句話說,如果不是這些承諾,環評是不會過的,事後利用環差變更,是虛偽矯詐的做法。

環差另一個漏洞是「違法、罰款、再合法變更」,同樣舉六輕的例子,六輕四期擴建環評審查時,承諾三年內每日用水量從42萬噸,降到25萬噸。事後違反承諾,被開罰後,再提環差合法變更為每天34.5萬,竟然也通過了。環差這麼好用,環保署有什麼防堵對策呢?

20170609-環保署前環團抗議 環評(蘇仲泓攝)
環保署前環團抗議 環評(蘇仲泓攝)

應要求實質減量、不是帳面減量

另外,造成六輕環評爭議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六輕的減量都是虛減,不是實質減量。污染排放量的計算方式有很多種,「環評量」是一家企業在環評審查時給的污染排放限值,但一般工廠都不會用到最大生產量。

之後工廠到地方申請污染排放「許可量」時,地方環保局會核給企業一個最大的許可排放量,實際上企業也用不到這麼多。所以簡單的算法,環評量大於許可量,許可量大於實際排放量。

六輕提出擴廠時都強調「產能增加、污染減少」,只要改善設備,這的確可能辦到。但六輕所謂的減量是用「環評量」減,之後被質疑後改用許可量,但這都是假減量,因為擴廠後的實際排放量是增加的。

2017年1月17日環保署把4.6、4.8、4.9三個還沒通過的案子聯席審查,指出三案都涉及健康風險該評估未評估、或污染該實質減量但卻虛減,決議這三案不能再切割環差,應整合成一案並重做環評。林全應該看看現場,包括環評委員、記者都給環保署拍拍手,因為他們終於做對了。

而這一切都是環評審查時「污染量」定義不清造成的。目前環保署正在修環評施行細則第37條,允許企業改變製程,只要「污染總量未增加」就可以只做簡單的對照表。這個「污染總量」應明確定義是「實際排放的污染總量」,否則未來企業都走這個偏門,爭議將愈滾愈大。

而林全要改革環評,就要解決實質的爭議,否則非但無法解決問題,連帶民進黨承諾人民的空污減量、環境優先,也將一併落空。

*作者為獨立記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曾任聯合報記者,長期投入環保工作與新聞,現為獨立記者,也是台灣獨立記者的先鋒。曾以中科三期的調查報導獲得卓越新聞獎。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