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高屏空污總量 原來是一場騙局

環保團體要求高雄空污要實質減量,不是帳面減量,高屏空污總量的計算方式,也應回歸實際排放量。(圖/朱淑娟提供)

環保團體要求高雄空污要實質減量,不是帳面減量,高屏空污總量的計算方式,也應回歸實際排放量。(圖/朱淑娟提供)

為了解決高屏地區長久以來的空污問題,環保署在2015年6月30日公告「高屏地區空污總量管制計畫」,希望從此劃出一條線,確保高屏空污不再往上加。沒想到環保署事後卻在認定方法上動手腳,讓那條空污線並不是「實際排放量」,而是私下認定、且高於實際排放量的「認可排放量」。透過計算的魔法,未來高屏地區的空污總量可能不減反增,而這原來只是一場騙局。

當年通過的版本共納管616家業者,這些業者必須從過去七年中,四種污染物(粒狀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的實際排放量中各選一年排放量,做為「目標年排放量」。三年內實際排放量要強制減量5%,三年後再訂第二期程減量目標。如此一來,三年後高屏的空污總量就至少能減5%下來。

空污量計算的魔法,污染量不減反增

但空污總量公告四個月後,2015年10月,環保署又公告「既存固定污染源排放量認可作業指引」,目標年排放量的選擇,不限於用原先規定的算法,也就是從過去七年選其中一年的實際排放量,還可以由高雄市環保局認可。

空污排放量有許多不同的算法,有環評審查時核給的「環評量」,有地方政府核給的「排放許可量」、有繳交空污費的「實際排放量」。

目前高雄市政府的認可辦法,多數用排放許可量的七成計算。假如一家工廠的揮發性有機物「實際排放量」1萬噸,「排放許可量」16,000噸,以七成計算的話,「目標年排放量」變成11,200噸,比「實際排放量」還多1,200噸。即使三年後強制減量5%,還是比三年前的實際排放量還高。

而環保署又於2017年1月訂定「固定污染源削減量差額申請審查作業指引」,一家工廠只要採行四種污染防制措施,減少的空污量就可以用來自己增量或賣出。

如此一來,高屏空污總量運作下去的結果,空污可能不減反增。

想當年,多少人為高屏空污總量而奔走

回想當年,多年高雄人投入血汗淚水,為爭取「高屏空污總量」而奔走,因為高雄是至今全國唯一兩項污染物,懸浮微粒、臭氧超標的縣市,如果不管制排放總量,即使每一根煙囪都符合標準,最後空污總量還是會一直往上加。

行政院長林全(中)與大林蒲居民座談,居民戴口罩表示當地污染嚴重。(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長林全(中)與大林蒲居民座談,居民戴口罩表示當地污染嚴重。(行政院提供)

二十年來,歷任環保署長都將改善高屏空污列為一要務,現任署長李應元去年陪同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大林蒲遷村公聽會時,也承諾每三個月要到高雄一次。

而空污總量早在一九九九年就被想到了,而且也在空污法第八條中明訂可以公告某地區的空污總量,但必須會同經濟部同意。而經濟部不想被限制,從來都不同意,環保團體一度努力要修法,改成不需會同經濟部,但最後並未成功。

2014年底環保署突然說,不必修法了,願意主動提出高屏空污總量草案,但提出的內容卻是三年內不必減量,環保團體當然不同意,連當時的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某次參加行政院會時還當面嗆行政院長毛治國:「那個總量管制假的啦,前三年減量是0」,環保署才修改成前三年減量5%,但換成經濟部不同意。

就在雙方持續角力時,2015年4月22日地球日,前環保署長魏國彥趁馬英九總統接見環保團體的機會,請馬總統當場表示支持前三年減量5%。有了馬總統的支持,前經濟部長鄧振中才勉為其難同意,最後促成前三年減量5%的版本。當時大家以為高屏的空污量就要減下來了,沒想到卻是假的。

而行政院及高雄市政府,最近如此積極推動大林蒲遷村,應該是未來有利用大林蒲空出來的地再擴廠的計畫。而以目前空污總量的計算方式,未來高雄的實際排放量,可能還會往上加。過去這麼多年的努力,也可能付諸流水。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