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軌道建設迫遷已經開始……

前瞻計畫之一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已經是迫遷進行式。要避免重蹈南鐵悲劇,土地徵收評估要做在前頭。(朱淑娟攝)

前瞻計畫之一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已經是迫遷進行式。要避免重蹈南鐵悲劇,土地徵收評估要做在前頭。(朱淑娟攝)

前瞻基礎建設中,預算上兆的38項「軌道建設」,即使舉債條例還沒通過,但已核定的計畫早已啟動。其中「台南鐵路地下化」本周四就要舉行土地徵收公聽會,這個計畫將造成323戶、上千人迫遷。行政院長林全說:「軌道建設不會迫遷居民」,這開第一槍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就戳破了他的謊言。

「程序錯亂」是前瞻建設飽受批評的主因,不但事前未經審慎評估就舉債編列,而且所謂「前瞻」是展望未來的新計畫,卻把很多已核定、本來應該用公務預算執行的計畫趁機納入,因為可以舉債支應。而不論最後前瞻條例通過與否,這些計劃還是會照做不誤,把這類計畫納入根本邏輯不通。

相較於其他幾項計畫,軌道建設之所以更需慎重以對,因為軌道興建需要徵收大面積土地。內政部長葉俊榮說:「徵收是最後手段」,這更是謊言,因為一旦被列入國家重大建設,一切都沒得談,地主再怎麼抗爭都沒有用。

以前的抗爭還是一件件來,現在一口氣端出這麼多軌道建設,究竟誰的家要被徵收,連地主都還不知道,更來不及表達意見。開發單位也來不及聽取利害關係人意見,在規劃階段就採取對民眾產權侵害較小的方式。

20161028-SMG0045-016-反南鐵東移自救會28日赴政院抗議,陳致曉丟小豬撲滿。(洪與成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去年十月底赴政院抗議,陳致曉丟小豬撲滿。(洪與成攝)

台南鐵地下化抗爭5年,都因規劃階段資訊未公開

台南鐵路地下化的土地徵收,可說是前瞻計畫的指標。這個計畫早在1996年就通過環評,2009年更改路線重新做環評差異分析並通過,同年行政院核定。但到這裏為止,鐵路沿線要被徵收的地主完全不知道。

至今居民蔡佳玲家的牆上還貼著一張紅單子,那是2012年8月17日收到的掛號信,通知她去參加「都市計畫公開展覽說明會」。就連接到通知單也還不清楚她的家是否要被徵收,蔡佳玲說:「這張單子改變了我們一生」。

前瞻計畫遇到阻力後,交通部長賀陳旦說:「軌道建設還有23個計畫要做環評,如果環評沒過就不會做」。真是滿朝官員都在騙人,以台南鐵路地下化為例,居民在環評階段不會知道,因為環評審查並不會觸及土地徵收。

而一旦軌道建設到了都市計畫階段,接下來的程序都只是配合而已。交通部、台南市政府是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擬定者,他們辦的公聽會等等,目的是「告知」地主,並「期待」地主接受計畫,而不是真心想聽地主的意見。

台灣的都市計畫是二審制,地方通過的都市計畫,要再到內政部審查。軌道建設都是地方爭取的,地方的都市計畫審查一定會過。內政部擁有最後徵收審議權,要為土地徵收的公益性、必要性把關,但葉俊榮說:「我們會要求地方多跟人民溝通」,這句也是廢話,只是在推卸責任而已。

前瞻計畫之一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已經是迫遷進行式。(朱淑娟攝)
前瞻計畫之一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已經是迫遷進行式。(朱淑娟攝)

台南鐵路地下化去年在內政部都市計畫審查時,就演出荒腔走板的審查戲碼,主持會議的委員竟然還說「重大政策我們無權決定」。所以聽清楚了,只要是「重大政策」,以下的程序都是假的,完全是政治決定。

軌道建設要採取對地主侵害最小的方式

都市計畫過了,接下來就是土地徵收審查,過了之後才可以啟動徵收。而如今公聽會還在開,交通路鐵路工程局今年3月15日就先動工其中一個標。雖然鐵路分4標,但這條鐵路是完整的,切割動工也不符合正當程序。

那可以期待民意代表幫人民講話嗎?從這次前瞻計畫條例審查過程看出,民進黨籍立委,毫無是非地支持行政院政策,民意代表變成官意代表。南鐵地下化審查時,台南市民進黨籍立委還開記者會譴責人民,甚至到內政部都委會,完全忘了自己是誰。而人民為什麼要選這種對付自己的立委?

因此,軌道建設不只要再做各項評估,土地徵收評估也一定要做在前面。舉例來說,前瞻計畫中有6個立體化工程,每個都動輒數百億元,但其中「新竹大車站平台計畫」只需要50億元,新市副市長沈慧虹提到,跨站平台的前後站縫合效果更好,而且無須再徵收土地。

前瞻計畫混亂中全本特別條例送協商,誰還記得土地正義。(朱淑娟攝)
前瞻計畫混亂中全本特別條例送協商,誰還記得土地正義。(朱淑娟攝)

同樣的,其他的軌道計畫,也應該再想想,有沒有更有效益的設計、土地徵收更少的方案。否則現在就可以預告,等到這些軌道建設一通過,恐怕蔡英文的未來任期,會跟馬英九的末期一樣,到處被抗議。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