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跟父母談心被罵抗壓差,進房間又被酸把家當旅館...心理師揭父母酸言酸語背後的「真心話」

2019-02-26 14:53

? 人氣

「老是說我有心事都不跟家人說,說了又被否定,覺得我抗壓性差!」為何孩子長大後,希望父母「好好講話」這麼難?(圖/取自youtube)

「老是說我有心事都不跟家人說,說了又被否定,覺得我抗壓性差!」為何孩子長大後,希望父母「好好講話」這麼難?(圖/取自youtube)

許多人對於過年返鄉是焦慮的:好久都沒有聯繫了卻得為了名義上的「團圓」,而回到讓自己不舒服的環境,又或是身為遊子的自己明明很期待回家的,但一回家又開始衝突不斷,最後落得收拾行李慌忙「逃離」。

最令人難受的是年節過完後回到自己的小窩,以為可以喘口氣,卻發現「我怎麼可以這樣」、「又讓父母傷心了」、「早知道不要回去」那樣矛盾又自責的心情久久揮散不去。

最親近的人總知道對方的軟肋在哪,因此衝突時最容易往要害刺,明知道我最在意的就是這個,卻還拿這件事攻擊、刺激我,於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燈,用更激烈的方式反擊來捍衛自己,忽略彼此看似武裝的背後,對愛的需求渴望;已經成人的孩子渴望父母認同,面對父母的叨念只覺得不被信任與質疑,父母對長年離家的孩子有著滿滿的關懷擔憂,卻習慣用反諷的口氣「反正你翅膀硬了」來掩飾自己的害怕失落,一但接收到孩子氣憤的反擊,就更傷心於兒女看不見養育之恩、不知感謝,一來一往下,成年以後親子關係的惡性循環有時比單純的教養與親職議題,更加令人挫折與難以處理。

「老是說我有心事都不跟家人說,說了又被否定,覺得我抗壓性差!」、「我也想有私人空間,但不過鎖個門馬上就會被酸把家當旅館,不如不要回來。」、「我不懂,好好說話有這麼難嗎?」眼前的大孩子潸潸淚下;說是大孩子,其實是個成年人了,像我求助的她在外是個表現優異、充滿自信的好員工、知心好友,只是同事、好友並不知道,她從不談家人,那個讓她感到孤獨的地方,而總是羨慕別人吃飯拍個照都可以傳給家人話家常,或是老拿群組裡長輩圖開玩笑的模樣。若是回到家裡,要嘛互動疏離,家人各自關在各自的房門,要嘛一開口就帶刺,一秒鐘就被激的臉紅脖子粗吵個不停,最後又以摔門收場,就像個孩子,面對家人有滿滿的期待與渴望,但不知如何表達,只能生硬地用原始、粗糙的方式去衝撞,期待被理解看見、被肯定。

工作上挫折了只想情緒抒發與獲得肯定,卻被說自己是草莓族,感情上受傷了只想被擁抱安撫,卻被說有了男友就成天往外跑,現在才知道回來;我們常常在把脆弱的一面向父母展現時感到沮喪挫敗。其實靜下心來細想,父母何嘗不難受?有些父母因成年子女的問題來到我面前,堅強剛毅的外表下,其實也木訥地吐露著自己的困惑與難過,好不容易等到孩子開口了,我卻連表達我的關心都被拒絕,我也只是想好好告訴他做人的道理,難道身為父母我錯了嗎?其實「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了」也只是用來安慰自己的氣頭話,彷彿不這麼說,自己會失去作為父母的面子,而且這樣說,也能夠強迫自己接受「孩子大了」,不論是賭氣還是傷心,自己都不要再插手了。

我想拍拍眼前的大孩子,你一直都很棒呀!只是在父母眼中你永遠是那個孩子,因為他們需那樣的插手,來證明自己還沒老了不中用,他們也需要表達些意見(尤其是老派的激將法),來證明他吃過的鹽比你走過的路多,在你不留神的時候,父母老了,反而也變回孩子的樣貌,只會用生硬的方式,來表達他對愛的渴望與需求。

我要繼續用孩子的狀態來跟父母討愛、討鼓勵?還是回頭看看已經長大的自己——我已經成熟,足以告訴自己:我已經夠好了、父母很愛我,只是還習慣用他們當年的模式來表達。

深呼吸一口氣,其實我想跟爸媽說:「我只是想分享工作上的喜怒哀樂,但那些意見我會放心上」、「我知道你們擔心我,但我自己也有需要一個人沈澱一下的時候」,又或者在自己還有餘裕的時候開個玩笑:「唉唷,我也不過就是回家才能夠當一下廢人嘛!」,來回應他們滿溢出來的關切與指教。接受父母也有他們的限制,但我有能力理解這個困難,並讀懂來自於過去年代總是隱晦表達(或根本就是負向表達)的愛——我也是獨立成熟的個體了,而更珍惜這段關係。

作者│陳彥琪

長期擔任臺北市親子館的副館長,同時為看見心理諮商所治療師、旭立心理諮商中心的諮商心理師(諮心字002178號;上海二級心理諮詢師第1303000226200573號),也是一個女寶的媽媽,定期撰有【育兒生活】雜誌之專欄:育兒診斷室,並長期參與台北義務張老師服務。

責任編輯/陳憶慈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彥琪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