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身邊有一個「特別沒自信的人」…心理師胡展誥:請這樣幫助他…

2016-06-24 17:24

? 人氣

在某一次對家長的演講中,我分享了一個成長過程中的故事。記憶中,國小時期的每一堂課,教室後面的佈告欄前方總會有人在那兒罰站。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時候是一個人,有時候是一群人。但,每次都會有某一個人。

他不寫作業、遲交便當錢、起立敬禮的時候不喜歡說「老師好」、上學遲到、髒亂不堪的抽屜偶爾會探出兩根蟑螂抖動的鬍鬚,嚇得坐在旁邊的女生不時尖叫……

阿明。他是我小學時期同班的朋友…,喔不!不是朋友,他充其量只是……只是坐在我附近的同學。為何有如此的差別?在那個年代,成績幾乎是用來將學生分門別類的唯一標準。成績好的坐前面、成績好的教室都在一樓、成績好的升旗典禮都排在前面比較方便領獎、成績好的被鼓勵跟成績更好的當朋友,因此如果跟成績不好的同學走太近,有時候還會被導師約談。總之成績好的,似乎都跟阿明無關。他幾乎每天都會被老師處罰。

「許至明!」光聽到老師叫他的名字,還沒有等到老師說原因,阿明已經站起來熟練地伸直雙手、將手掌朝上準備吃藤條,然後逕自走到後面去罰站。在那個視體罰為理所當然的年代,學生也發展出許多「感覺好像比較不痛」的挨打法。例如,在手掌抹膠水降低表面摩擦力、在藤條即將打到手掌的剎那把手稍稍往下放,減緩籐條打在手心上的力道,但我們最常用的則是被打前與被打後立刻「吐一口氣在手心,然後不斷地摩擦手掌心」或許這一點都不科學,但至少主觀上覺得沒這麼痛。於是我最常看到阿明做的事就是一邊罰站,一邊搓手。搓手、吐氣、搓手。

01
當別人喊他的名字時,他已經習慣將手伸出去準備挨打。

班上好像沒有人知道阿明的家庭狀況如何,為什麼他總是「好像沒有人在管」?為什麼他的言行舉止、儀容穿著都跟我們不太一樣?沒有人關心原因為何,大家所在意的都是他與我們的差異。事情往往不是凡人想得那般簡單,當時沒人料到阿明跟我們果真有很大的不同。小學三年級之後,阿明絕佳的體育能力突然嶄露鋒芒。他很能跑,經常擔任大隊接力第一棒,有時甚至還幫突然緊張到雙腳發軟、無法接棒的女同學繼續跑完她們的份量。另外,他也總是輕鬆而迅速地跑完讓大家只剩半條命的五千公尺慢跑。就這樣,他開始參加大大小小的賽事,從班際比賽到全縣比賽,一路奪下各種徑賽冠軍。小六那一年,他更是拿到全國徑賽的入場卷,一時之間震撼了這個偏遠鄉下的小村落。這個創校以來尚無人達成的榮耀,讓校方決定在升旗典禮上好好表揚他。

那一天早上唱完國歌之後,校長向全校師生宣布了這個好消息、並且邀請阿明上台。
「許至明,上台!」「各位老師和小朋友熱烈鼓掌!」校長透過麥克風大喊,全校師生跟著用力拍手。
然而,麥克風的聲音空繞了操場幾秒鐘,卻沒任何動靜。
「許至明?」校長再一次喊。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展誥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