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丟掉的塑膠最後還是會回到你的身體裡!知名Youtuber參觀回收場,才知道一切終有報應!

2018-11-24 13:44

? 人氣

近年雖然擁有環保意識的人愈來愈多,但每年的垃圾產量仍高居不下。(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近年雖然擁有環保意識的人愈來愈多,但每年的垃圾產量仍高居不下。(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塑膠這種化合物,在地球上歷久不衰,別以為你扔進垃圾桶後它就消失。

根據各種資料研究顯示,剛發明出來的塑膠,至今依舊好好地存在於這個地球上,只是外型改變而已,例如,從一個寶特瓶變成塑膠微粒,然後進入生物鏈,被浮游生物吃掉,小魚吃浮游生物,大魚吃小魚,我們再吃大魚,然後進了我們自己的肚子裡。

所以,塑膠歷久不衰,算是物超所值嗎?

我去澎湖參加淨灘時,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之前在台灣沿海淨灘時,多半都會認為是岸邊遊客隨手丟棄的物品,如果是從海上漂來的,頂多也是附近的漁船的來源,去了澎湖之後,才知道這些堆積在海邊的瓶瓶罐罐根本是多國聯軍齊攻。

原來,海流的力量這麼大,全世界的海洋本來就連在一塊,透過海流,垃圾就會隨之飄到世界各地。

在澎湖淨灘的工作人員教我看懂寶特瓶身上的條碼,條碼前三碼是製造國代碼,例如,台灣是 471,中國是 690到 695,印尼是 899,越南是 893,日本是 450 到 459,泰國是 885,韓國是 880。

我們撿拾這些瓶罐後順手統計製造國,我這次參與的淨灘,瓶罐統計結果有七成來自大陸,越南次之,台灣第三,其他「比較特殊」的垃圾有漁具用品、漁網之類的捕魚工具,上頭都印有浙江製造,所以可能都是從大陸飄來的。

這說明了什麼?是用垃圾進行統一嗎?純屬玩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海流力量之大,可以把遠從大陸的垃圾吹到澎湖,數量都還比台灣飄過去的多。

我以垃圾為例,感覺很沒意思,若把垃圾換成瓶中信,大家應該會覺得浪漫許多,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瓶中信是一八八六年六月十二日德國遠洋輪保拉號在印度洋拋擲一批漂流瓶中的一個,在二○一八年一月被澳大利亞的一對夫妻撿起來2。

海裡的物品不僅可以隨著洋流環遊世界,而且長壽,現在全球海洋裡的垃圾就是成千上萬倍的瓶中信概念,且汙染環境的程度比玻璃瓶更嚴重。

海廢的殺傷力

根據長期研究海鳥的專家的研究結果,幾乎所有海鳥的肚子裡或多或少都有塑膠片、瓶蓋甚至打火機,紀錄片《塑膠天堂:太平洋垃圾帶》與《塑膠海洋》都有這些令人痛心的採訪拍攝畫面。

影片中的海鳥專家把死亡的海鳥開腸剖肚,一隻海鷗的胃袋被硬生生地撐開約有巴掌般的大小,專家一片一片地從胃袋裡掏出各種顏色與形狀的塑膠片,這隻鳥的死亡,就是因為肚子裡塞滿這些無法消化的塑膠而活活餓死。

這不是一隻或兩隻的偶發例子,而是目前普遍的問題。當然,海鳥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海龜、海獅、海豚、鯨魚等,都是海廢的犧牲品。

有一回,台中大豐環保廠邀請號召淨灘的一些團體單位3去台中的塑膠回收處理廠參觀,我跟 RE-THINK 創辦人黃之揚一塊兒去。在廠區裡,我除了拍攝與參觀,也親自參與回收流程作業體驗,光是清洗一個小小養樂多瓶就要花掉一分鐘,洗乾淨後才能放進攪拌機打碎,碎片加熱後變成熱熔膠,再進行冷卻切割,成為再生塑膠。

林冠廷不僅計算自己一週製造的垃圾,更親自到垃圾回收場參觀垃圾處理過程。(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林冠廷不僅計算自己一週製造的垃圾,更親自到垃圾回收場參觀垃圾處理過程。(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因此,塑膠回收講起來容易,但過程耗時耗力,不僅要先區分不同種類的塑膠,也要區分顏色,處理回收的時間遠遠超過製造塑膠的時間,如果不是政府補助,大概沒什麼業者願意處理。

塑膠回收尚且如此,處理海廢就更棘手。首先要把沙清洗乾淨,然後區分國內還是國外製造,因為政府不補助國外瓶罐,這些過程都要人工一一親自處理。

我想,如果每一位消費者都可以來體驗回收過程,應該就會更加審慎使用塑膠製品,而不是把容易取得的寶特瓶、塑膠罐買來以後又很快丟棄。

台中這座回收廠共有兩萬多個塑膠磚塊,每一個五百公斤,量很多,但同一時間,全台丟棄的塑膠罐更多,甚至是回收廠好幾倍的量,看到現實面,頓時會讓人覺得環保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非常無力!

當天參觀的團體有 zero zero、RE-THINK 重新思考、景澤創意 Vision Union、寶島淨鄉團、in Blooom 印花樂、O2 Lab 海漂實驗室—澎湖菓葉。

每一塊垃圾方塊都可達500公斤重,但這些只是每天垃圾製造量的冰山一角。(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每一塊垃圾方塊都可達500公斤重,但這些只是每天垃圾製造量的冰山一角。(圖/截自台客劇場YouTube)

減塑,就從生活開始實踐起!

然而,我們當然不能因為無力就不採取行動。

實踐一:自己帶水壺水杯

前面的章節我有提到自己一週累積的垃圾量實驗4,千萬別小看隨身帶環保杯的力量,試想一下,夏天很熱,早餐一杯奶茶或咖啡,餐間要一瓶礦泉水,午餐過後再來一杯咖啡或者手搖茶,晚上運動還要喝個舒跑或者冰的礦泉水,這樣算算有幾瓶?

如果我們都能隨身攜帶水壺,每個人一天減少的量,就很驚人,餐具也是同樣的道理。

實踐二:減少購買包裝的食物

買食物時,盡量選擇沒有塑膠袋包裝的或者少買切好盒裝的,例如,有些西瓜會切半後用保鮮膜封包,或是有些水果會切好裝在塑膠盒裡,看起來很爽口沒錯,但是一吃完,就是一堆塑膠垃圾。

實踐三:堆沙城堡

因為我有小孩,所以當我開始意識到塑膠問題時,孩子的玩具間是最怵目驚心的,當然如果你沒有孩子,我想多少都有過買玩具送人的經驗。

買玩具背後可以有很多層面思考。

首先,買玩具是為了什麼?如果是為了讓孩子開心,那麼方法有很多,從日常生活裡可以找到很多新樂趣,洗澡、玩水、做家事,都可以有無限變化與玩法。

如果是為了刺激孩子思考,那就要考慮那種不是一次性的玩具,比方可以重複拆卸的積木樂高就比一次組裝完畢的模型好。現在有些玩具可以租借使用,也是一個不錯的管道,至少不用花太多錢買回許多以後很有可能棄置一旁的玩具。

其次,我始終相信在自然環境裡的接觸會比人工環境好。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圓神出版社《台客劇場的人生實驗室》(原標題:多國聯軍的「塑膠海洋」)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