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安寧照護的陪伴,如同睡美人一般安詳沈睡

2018-09-02 10:30

? 人氣

編按:安寧照護是相當重要的議題,人們在行將就木的那一段時間裡,旁人應該給予什麼幫助才能讓他們無病無痛、無牽無掛的走向人生的終點呢?

中田春江 八十九歲.女性

病名:肝癌、多發性骨轉移

家中成員:獨居

有一天,一位太太突然跑來診所對我們說:

「住我隔壁的奶奶打算上吊。醫生,請你快點過來。」

我大吃一驚並立刻出診,這時中田女士正一個人坐在屋子裡。

「怎麼了?為什麼想要上吊呢?」我向她問道。

「因為我得了癌症,又沒有錢,我真的無路可走了。我之前住院、用了昂貴的抗癌劑,已經把存款花光了,所以只能上吊了。」她回答我。

「原來是沒有錢。那妳會不會痛?」

「肩膀很痛,腰也很痛。晚上也睡不著。所以我想去死。」

「對了,中田女士,妳屋子裡擺著許多畫。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些畫是我畫的。浮世繪的美人畫,畫的很婀娜多姿吧?」

「這些都是妳畫的啊!真是不錯。妳好會畫畫。」

「醫生,我送你兩幅。」

「謝謝妳。說起來,妳說沒有錢,所以有多少存款呢?可不可以讓我看看妳的存摺?」

「存摺?好啊。」

我看了她的存摺,發現每兩個月會有一筆四萬多元進帳。

「這是老人年金嗎?」

「是啊,這是兩個月的份。」中田女士回答。

「原來如此。我看到每個月都有一萬元的支出,這是做什麼的?」

「那是房租。」

「每個月的老人年金兩萬多元,房租一萬元。也就是說,妳一個月用一萬多元來生活,對吧?」

「這樣根本付不起醫院的治療費,所以我只能去死了。」

「用不著去死。有了這些錢,我就可以一直幫妳看病,直到最後一刻。沒問題,放心吧。」

中田睜大了眼睛。

「咦,光是用這些錢,你就能幫我看病了嗎?我不用上吊了嗎?」

「嗯。但是,我希望妳能答應我一件事。如果妳能遵守這個約定的話,我就會讓妳直到最後一刻都活得毫無痛苦。儘管放心好了。」

「是什麼事?醫生,告訴我吧。」

「就是要好好睡,溫暖妳的身心,常保笑容。這麼一來,也會提升免疫力,妳就能活得久一點了。等到開始臥病在床以後,三天內便會死去,頂多也只能活個一星期到十天。所以以現在的老人年金,絕對夠妳生活了。」

「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醫生,謝謝你。」

但是,她才安心沒幾秒,馬上又露出愁容。

「醫生,我還是笑不出來。」

「為什麼呢?」

中田有點不好意思的向我坦白:

「因為,自從醫院的醫生叫我不能喝酒之後,我就一直忍著不喝最愛的酒。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

「喔,這樣啊。如果喝酒可以讓妳恢復笑容的話,那就喝吧。」

「不行。我有肝癌,醫院的醫生也說喝酒對肝臟不好。」

「但是,中田女士,妳馬上就要死了。妳不是要上吊嗎?」

「呃,是這樣沒錯……」

「反正都要死了,也沒有差吧。死了就不能喝酒了。有醫生得了肝癌也在喝酒喔。」

「咦,我真的能喝酒嗎?」

「沒問題的。而且,得到肝癌的人,只要喝一點點酒就會醉,很划算喔。對了,妳把酒放在哪裡呢?」

「在、在那裡的抽屜。」

我看了看抽屜,發現有兩瓶紅酒。我拿到中田面前,對她說道:

「有很多耶。中田女士,妳現在可以放心的喝。」

「真的嗎?醫生和護理師,你們要陪我喝嗎?」

「好啊。大家一起喝吧。乾杯!」

「醫生,我好久沒喝到酒了,實在是太好喝了。我其實是個很開朗的人,只要喝了酒就會變得很有朝氣。我現在好開心喔。」

在世時能走能跳、去世時乾乾脆脆

中田直到剛剛為止,都還垂頭喪氣,口口聲聲說要上吊,現在卻彷彿變了個人似的。中田跟我約定好,會好好睡、溫暖身心、笑口常開,接著便開始接受安寧居家療護。

順帶一提,為什麼我會跟她保證一個月有一萬多元,就能一直開開心心的生活到最後一刻呢?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分享了多個案例,各位應該已經明白,只要接受安寧居家療護,心態就會開朗起來,湧現出豐沛的生命力,於是身體狀況就會有所好轉。身體狀況良好的時候,不需要用到多少錢。真正需要用到錢的,是在無法行走之後。

正如我對中田所說的,接受安寧居家療護的患者,只要開始臥床不起,大多就只能活個三天,最多也只能再活七到十天了。這段時間所需的費用,有照護床、看護員、到府診療費、藥費等。居家護理費用上要稍微加一些交通費,但大致上相當於是免費的。

我之所以要她答應我好好睡覺、溫暖身心、笑口常開,是因為只要她接受安寧居家療護,就能在世時能走能跳、去世時乾乾脆脆,不需要花到什麼錢。

此時,中田消除了金錢上的煩惱,還能喝她最愛的酒。而我為了消除她的疼痛,又特別為她準備了一個處方—「嗎啡酒」。

嗎啡酒是在紅酒裡加入嗎啡、糖漿、蒸餾水所製成。嗎啡自然是擁有消除疼痛的效果,而嗎啡酒更是能讓愛酒的中田享受喝酒的喜悅,嗎啡與酒精所帶來的加乘效果,讓她能夠睡得又香又甜。

中田一邊喝著嗎啡酒,一邊開朗度日。但世事往往造化弄人,有時候人解決了一個煩惱後,又會緊接著出現新的煩惱。在她展開安寧居家療護後,過了一個月左右,她又對我說:

「現在一到晚上,我就會覺得很煩惱,結果都睡不著覺。」

於是,我便為她加上一天一次的居家護理服務,並安排了每天的到府照護服務。再加上鄰居太太每天早晚都會去探望她一次,一天共兩次。

同時,我更幫她進行「夜間鎮靜」。鎮靜的類型除了夜間鎮靜之外,還有一種「持續性深度鎮靜」。關於兩者的差異,我將在第六章詳細說明。

小笠原內科診所採取的夜間鎮靜,能夠讓人活得有尊嚴。不只是消除病人的憂慮與疼痛,還會讓患者晚上化身為「睡美人」,到早上便自動醒來。

不過,當患者的疾病惡化到某個程度後,便有可能會在鎮靜狀態中去世。因此,每當我要為患者施行夜間鎮靜時,一定會先讓對方了解這一點,並徵求對方的同意。

希望一個人死去

某一天,當我前往中田家為她看診時,我對她說:

「睡不著真的會讓人覺得很不安。有個方法可以讓妳變成只會在晚上沉睡的睡美人喔。」

「那是什麼方法?」

「這個方法叫作夜間鎮靜,用安眠藥讓妳睡得不省人事。但是,當癌症惡化以後,妳有可能會在睡著的時候去世。」

「醫生,那樣會很痛苦嗎?」

「因為是在睡著的時候死去,所以就不會感到痛苦。早上看護員來的時候,妳的身體已經是冰冷的了。」

「喔~可以在沒有痛苦的狀態下死掉,聽起來就很不錯。夜間鎮靜真是厲害。」

「可是啊,其實幾乎沒有人是在夜間鎮靜的狀態下死掉的。幾乎所有人都會在早上醒來,去世的時候身邊都會有其他人在。」

「這樣啊?但是,我希望可以一個人死去。」

中田這句話讓我大感訝異。直到當時為止,我所診療過的獨居患者當中,從未有人說過「我希望可以一個人死去」。事實上,診所服務過五十三名獨居患者,其中超過九成的人辭世時,身邊都有其他人陪著。

自從中田開始接受夜間鎮靜後,每天都能睡得很熟。不過,她在第八天時開始無法行走。無法行走的話,就沒辦法去拿止痛藥。於是,我便給她前面提過的「魔法便當盒」—PCA,消除她對疼痛的憂慮。

接著,又經過四天後,中田的血壓降低,隨時都有可能離世。儘管如此,她的表情卻一如往常的平和。

隔天早上,當居家護理師前往家中,發現中田已經走了。

這就是她所期盼的隻身離世。

中田女士經常將「我想要一個人死去」這句話掛在嘴上。當我和這段時間持續密切採訪中田的記者,一同前往進行死亡確認時,該名記者感慨萬分的說: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中田女士才真的能夠隻身離世的吧。在居家護理師到她家的一個半小時前,鄰居太太還來探望過她,當時她明明還活著。我們也只能解釋為,她是特地等到鄰居太太回去了以後才往生的,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中田在鄰居太太的幫助下,直到最後都保持開朗的態度,可說是充滿希望、心滿意足、毫無牽掛的死去。

有不少人因為沒有錢,於是就徹底放棄治療或因此感到絕望,這種情況便稱為社會的苦痛。不過,有一種居家醫療,無論患者是否有錢都能享有其服務,並且具備足以解決社會苦痛的技巧與智慧。這就是安寧居家療護。

這則案例告訴我們,如果有鄰居太太這種志願性的人士協助,就連獨居患者也能安心的「在地生活」,在自己想要的居所度日。這則案例正是「社區照顧」的最佳範本。

作者簡介|小笠原文雄

醫療法人聖德會小笠原內科院長。醫學博士。日本安寧居家療護協會會長。名古屋大學醫學部特任副教授。岐阜大學醫學系客座臨床教授。曾任職於名古屋大學第二內科(循環系統組),1989年於岐阜市內開設小笠原內科診所。

之後,照顧過共計超過1000名居家診療患者,以及超過50名的獨居患者。服務過的癌症患者居家安寧療護比例達到95%。著有《請問小笠原醫師,可以一個人在家死嗎?》(上野千鶴子合著)。

原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智出版《可喜可賀的臨終》(原標題:嗎啡酒與睡美人)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