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北海道沒你想的幸福!大雪一來有多悽慘,她道出種種台灣人不知道的崩潰日常

2018-03-21 09:00

? 人氣

很多台灣人嚮往冰天雪地的夢幻生活,但真正待過就知道,那可是很辛苦的啊!(圖/顏孝真提供)

很多台灣人嚮往冰天雪地的夢幻生活,但真正待過就知道,那可是很辛苦的啊!(圖/顏孝真提供)

台灣四季如夏,想看雪並不容易,除了從電視上或網路媒體隔空欣賞,就只能期待冬天夠冷,合歡山會被覆蓋薄薄一層的浪漫白紗,錯過在等下一年。因此很多人都會在冬天去日本韓國等鄰近的國家,感受白雪世界的魅力,這年冬天我被皓皓白雪吸引了,決定轉換藍藍海世界,跑到北海道想感受睽違許久的冬天。

對我這種在熱帶海島生活多年,總是穿著背心夾腳拖已經快變成美人魚的人而言,身體已經適應習慣30度以上的夏天溫度,是個大變化。11月北海道已經開始下雪,我從沖繩直接飛到札幌。在沖繩機場上飛機前是夏日造型,身體古銅色,臉上曬得黑亮沒有化妝,反正粉也蓋不住,頭上還一朵花,完全島嶼女孩衝浪風。一下飛機馬上感受到一陣寒風吹過,趕緊穿上剛買的羽絨外套,再用條絲巾充當圍巾,反正能多穿幾件是幾件。背上背包走出機場,看著溫度計想知道氣溫,指針指著跟平常習慣的方向顛倒,結冰的表面寫著零下很多度,我的心也開始涼了大半截,講話還會嘴唇發抖。

混雜在人群中,黑美眉的我特別顯眼,很明顯是遊客。結冰的路面,街道上時不時可見路人跌倒,然後聽到非日文的對話,原來都是觀光客,嚇得我得小心翼翼踏出每一個步伐,有扶手絕對不能不抓,慎怕一不小心跌個狗吃屎,看著札幌人在街道上各個健步如飛,剛開始以為是得趕緊去買雪靴,衝向商場快閃刷手,穿上全新雪靴跨出商店後的第一步後就發現,鞋子不是直接影響因素,而是每個札幌人不只打扮時尚也都具備冰上芭蕾的天分,再滑的路面都能優雅行走兼滑手機,莫怪乎今年冬季奧運日本取得許多獎牌,從小就生活中充分訓練。

(圖/顏孝真提供)
(圖/顏孝真提供)

搭上JR奔向二世谷(Niseko),下車發現寸步難行,原來是「雪」深及膝,幸好不是亞馬遜河沼澤區,只是厚厚的粉雪,長途跋涉就是為了雪,有這麼厚的雪來迎接,興奮的感覺消除搭了一天車的辛苦疲勞,腦中出現日劇的畫面,但是沒有真的白馬王子,殘念。

到了粉雪天堂二世谷第一天就發現的英文比日文通,頭360度轉一圈,也看不到幾個日本人,本來以為到日本怎麼覺得住在澳洲,How are you 比 口尼及哇(日文的你好)有用,壓力減輕許多,但我的日本語「勉強」計畫破滅,殘念。

街道上處處雪白,看不到斑馬線,路上處處可見的木式建築小木屋,還有幾間完全以歐洲童話概念打造的房子,還有北海道人心中地位不亞於富士山的羊蹄山當背景,完全100%童話故事中的場景,映入腦海中的是日劇的浪漫場景,可惜不會日文,殘念。

初來乍到時刻籠罩在雪世界,還能泡雪地溫泉,身體泡在熱呼呼的溫泉中,灑落臉龐的是細細粉雪,真實的夢幻,叫人如何不大喊,西呀哇歇!走進日式居酒屋,聽著日本歌,看著日文菜單,喝著日本熱熱甜甜的柚子酒,吃著日式手做料理,幸福滿足感爆點。看到這你是不是準備排假期買機票了,且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