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期青少年管教》孩子辱罵大人、用三字經嗆你,該怎麼辦?

2020-08-20 12:25

? 人氣

「我操你媽的B!幹你娘!把我找來這裡幹麼?誰有病啊!你才有病!幹!誰鳥你啊?誰甩你呀?」

走廊上,遠遠地傳來國中生的辱罵聲。從聲音聽起來,可以感受到這個孩子心裡面的不爽、不滿。我在晤談室裡,拉起耳朵仔細地聆聽,好判斷待會兒進來的孩子可能有的情緒及行為表現。

這個學生辱罵著三字經、粗話,沒有停止。隨著聲音愈來愈洪亮,可以預期再過個幾十秒,孩子即將踏入晤談室。

由於我和國中生還沒見過面,我心裡面在想:「剛才他滿口粗話,辱罵的對象應該不會是我,畢竟他連我長什麼模樣都還沒瞧見。」

輔導組長在轉介單上寫得很清楚,這個孩子在教室裡嗆老師、不甩老師的指令,想幹麼就幹麼,一切自己決定、自己做主,老師怎樣都管不動他。

國中生走了進來,映入眼簾的是小小的個子、瘦瘦的身軀,一時與他剛才辱罵的洪亮聲有些連結不上。

這孩子對我連正眼瞧也不瞧,不爽和不滿盡寫在臉上。我可以確定,他剛才在辱罵的人正是安排我倆見面的輔導組長。

我心想:「孩子對於與心理師見面,顯然沒有意願,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也可以預期。」

會想要與輔導老師、心理師晤談的對立反抗孩子,還真的少之又少。最常見的情況,不外乎是因為可以請公假離開教室,才勉為其難地來見面。

國中生頭低低的,依然不瞧我一眼。我感受得到,他對眼前這個心理師挺不喜歡的。

晤談室裡,氣氛凝結,令人感到有些窒息。我開口對他說:

「你不喜歡我,我也不一定能夠接受你。既然我們的關係還沒有辦法建立,沒關係,我不急,我們慢慢來。今天我們依然到三點,時間一到,你可以離開,我也會離開。如果到了九月份,我們的關係還沒建立,沒關係,十月份我還是會過來。假如十月份還是不行,那沒關係,十一月、十二月,我們還是會再見面。」

聽到這裡,你可能瞪大了眼睛,心裡在想:「你這個心理師到底在講什麼?有沒有搞錯?你不怕自己這麼一說,把兩個人的關係搞壞,那又該如何進行後續輔導?」

當然,我會選擇這麼說、這麼做,一定有我的考量。

當時我的判斷是,這孩子脫口辱罵三字經、粗話,除了顯示他的不滿情緒之外,也在進行一種試探。

「最好能讓眼前這個陌生的心理師知難而退。告訴你,我很不好惹的,不要浪費你的時間在這件事情上。聰明的話,鼻子摸一摸,我們現在就可以結束。」

當然,國中生並沒有說出這些話,這是我當時的一種揣測。

對立反抗的輔導與教養祕訣

什麼是「應該」,由誰來決定?

面對對立反抗孩子時,我們大人在處理上,往往容易陷入兩種極端:一種是委曲求全,極盡討好;另外一種就是想要以高壓的方式壓制眼前的孩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寶瓶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