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被性侵、凌虐到輕生,警察竟還羞辱她「生前在賣」...揭小人物被性侵,想討個公道有多難

2020-07-06 17:38

? 人氣

(圖/ CaiChang采昌影音館@youtube)
(圖/ CaiChang采昌影音館@youtube)

對爸爸的愛,是子若唯一的牽掛,然而在身心全然被摧毀的時刻,她決定不再掙扎,選在一個夜晚,從高樓一躍而下,結束了如螻蟻般受人欺辱的一生。生前她堅強過、反抗過、卻被更殘酷的命運重重打了一巴掌,最後那句:「還不如一死百了」道盡了她的痛苦。子若的結局,令人不僅想問:「無權無勢」的人被欺負,真的只能「認命」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個女孩遭性侵,連死了都要被人羞辱

子若的死,讓李元述心痛無比,後來他才輾轉拿到女兒的日記本,發現女兒生前竟遭受到這樣可怕的事情。傷心的他很想替女兒討個公道,他先是去學校找學校高層,但高層卻無情打發了他;去找警察報案,警察卻告訴他「日記是不能當證據的」,甚至還出言侮辱子若:「你女兒死前賣了兩個月呢!

子若生前努力反抗過,然而卻失敗了,但明明是性侵受害者的她,卻連死後都要被警察侮辱,說她是「去賣」的,警方的反應,正是受害者難以伸張正義的原因,這個社會太習慣「檢討受害者」,且遭受性侵害的當下,受害者很難反應過來,直到他們想討回公道時,證據早已不在。他們往往只能暗自流淚、用日記本或社群軟體寫下自己無人能訴說的痛,一如子若,也一如近期輕生的衛生局員工。

(圖/imdb)
(圖/imdb)

為什麼被性侵者,往往不告訴身邊的人?

在《非法復仇》中,最讓人抱屈的莫過於女主角李子若在遭受多次侮辱後,卻不敢告訴爸爸,只敢將心情還有事情寫進日記的舉動。《華盛頓郵報》在多年前有個專欄文章叫做《親愛的爸爸:你的女兒告訴我她們受到性侵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從不向你訴說。》執筆的是曾出版過暢銷小說的作家莫妮卡‧海瑟(Monica Hesse),她指出有多少受到性侵的女孩/男孩都不敢告訴自己的爸爸。

受害者在受傷之後,除了別人看他的眼光外,更在乎自己的爸爸怎麼想,女孩子會猜想爸爸知道後會怎麼做,會不會因為衝動而去殺人結果坐牢?男孩子則會想爸爸知道後只會要他更堅強、更有男子氣概這樣才不會再次受傷。受害者們會因為這些想法而選擇自責或隱瞞,讓時間帶走傷痛,但有些時候,時間帶走的卻是那個受傷的人。

子若害怕爸爸會難過、會痛苦所以選擇隱忍,寧願將痛苦化作文字抒發也不願張口陳述,最後因為不想再忍而選擇結束生命。這也是許許多多、社會上各個角落性侵受害者難以為外人道的悲傷心境。

(圖/ CaiChang采昌影音館@youtube)
(圖/ CaiChang采昌影音館@youtube)

韓國電影在「犯罪」的題材上總是能夠反映社會現實,「校園犯罪」問題非常嚴重、性侵案也頻傳,基於希望大眾關注這些議題的想法,韓國編導們大舉將真實事件改編,拍成一部部讓人不忍卒睹的沉重電影:《希望:為愛重生》(又譯:《素媛》)、《熔爐》、《媽媽不哭》、《青春勿語》(又譯:《韓公主》)等等都是由真實性侵案件改編成的影視作品。

然而,為何在這麼多性侵案件被改編成電影、被公眾關心後,受害者大多還是不敢出聲、直到悲劇發生?近期衛生局女職員「願用這條命,讓真相浮出檯面」的遺言,值得我們深思。

責任編輯/潘渝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依舊愛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要救救我)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安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