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窮貧民窟長怎樣?8口跟蟑螂同居破屋、房東不爽就限期驅離,教授臥底曝煉獄真相

2017-06-08 11:49

? 人氣

多琳有四名孩子:24歲的派翠絲、19歲的娜塔莎、14歲的CJ跟13歲的露比。外加老大娜塔莎生的三個孫子:十歲的麥基、四歲的潔妲、兩歲的凱拉梅。這個家裡還養了隻狗狗叫做Coco。

在派翠絲收到舍蓮娜的驅離通知單 ,並跟三個孩子從公寓樓上遷到樓下與多琳同住後,辛克斯頓一家八口(加上Coco)算是完成了合體,但他們也發現自己的生活空間又小又擠。派翠絲、娜塔莎跟 CJ的因應之道是盡量少待在家裡,天公作美時,三個人會在外頭散散步,天黑了就到家後頭找拉瑪打黑桃王。只不過到了夜裡,大家還是得擠在一起睡覺。

八口擠在暗巷「鼠窩」,這是貧民窟居民最熟悉的生活

兩間臥房,派翠絲占了當中那間小的。她咕噥著如果要她負擔一半的房租,那至少得要有個房間歸她,就算這房間沒門也沒關係。在另外一個房間裡面,多琳跟娜塔莎合睡一張床,露比則蜷曲在椅子上湊合著睡,手腳都無法伸直。麥基在客廳裡跟CJ分享一張沒有床單的床墊,旁邊就是玻璃茶几與堆得如山高的衣服,乾淨跟髒的都有,反正房間裡放不下就是了。派翠絲的兩名女兒睡在飯廳一張四角都已經開花的床墊上,內裡的彈簧跟褪色的泡棉都已「臟器外露」。

她們家的後門已經從門軸上脫落,牆壁上坑坑巴巴的,浴室裡還有個大洞。他們家的天花板有點塌陷,主要是樓上漏水,因此地板也蒙上一層薄薄的黑垢。廚房的窗戶裂開,飯廳有幾扇歪七扭八又缺了幾片的百葉窗。派翠絲掛上厚重的毯子,蓋住窗戶,室內因此顯得灰暗。客廳裡,用三夾板做成的五斗櫃上有台小電視,電視旁則是沒有燈罩的檯燈。

面對發臭的冰箱,辛克斯頓家的態度就跟他們面對整間公寓的心態相同:忍就對了。無論面對的是家裡的床墊還是小雙人沙發,他們也都是相同的想法。床墊跟沙發縫裡的蟑螂多到不像話,而他們只能希望搬家時統統甩掉。事實上是先有這些蟑螂,辛克斯頓家才搬進來的:碗槽、臉盆、馬桶、牆壁,乃至於廚房的抽屜拉開,蟑螂的身影無所不在。「他們就是看哪裡房租便宜就到處搬啊,」舍蓮娜這麼講多琳這一家,「他們早就知道蟑螂很多了。」

無辜被流彈波及,卻被視為嫌犯、遭房東限期驅離

2008年初春的一個晚上,32街上兩名當地少年持槍互射,結果流彈貫穿了辛克斯頓家的前門,窗戶玻璃碎了一地。當時17歲的娜塔莎正在掃玻璃,警察上門查看。按照辛克斯頓家人對當時情況的描述,警官們嚴格搜索房屋,而他們想要找到槍枝或毒品(派翠絲懷疑槍手跟某位鄰居有關,而且把事情賴到辛克斯頓家的三名男性身上:派翠絲的男朋友、娜塔莎的男朋友,還有一個是男性的同輩親戚)。但屋裡並沒有槍枝或毒品,警察能找到的只有一堆髒東西:水槽裡成堆沒洗的碗盤、桶裡多到滿出來的垃圾、在一旁飛舞的蒼蠅。辛克斯頓家本來就不太愛乾淨,恰好昨晚又舉辦派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