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窮貧民窟長怎樣?8口跟蟑螂同居破屋、房東不爽就限期驅離,教授臥底曝煉獄真相

2017-06-08 11:49

? 人氣

「不是不知道權利,只是那代價他們背負不起」

在浴缸不能用、洗碗槽不通,馬桶也只勉強能用的狀況下忍了兩個月,多琳決定自己把水電師傅找來。頭一次水管不通時,水電師傅的錢是舍蓮娜支付的,而她不打算再花這種錢。在32街的教訓之後,多琳也不想找建物檢查員來,那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總之,水電師傅最後收了150美元,成功用像胃鏡般的蛇式器材疏通了水管。師傅說這兒的管道老舊,經不太起折騰,所以叫多琳別讓有的沒有的東西流進去。師傅走了以後,多琳第一件事就是放好熱水並在裡頭泡了一個小時。

多琳覺得她自掏腰包的150美元要從房租裡扣才合理,所以即便舍蓮娜說只要她這麼做就將她驅離,多琳也還是扣了。她想說,如果都要被驅離的話,那這150美元還是留給下次搬家用好了。在手頭很緊的租屋者之間,多琳的想法很正常,因為房租幾乎吃掉他們所有的收入,所以弱勢家庭往往得故意被驅離,才能騰出錢來搬到別的地方。這一頭有房東吃虧,另一頭就會有房東賺到。

如果非搬不可,多琳也知道她不可能找到比現在便宜很多的新家,畢竟他們一家八口。即便你不追求住在最好的社區,甚至願意犧牲生活品質住到很差的地方,省下的房租也沒多少。以密爾瓦基最窮困、並且至少四成家庭處於貧窮線以下的的區域來講,兩房公寓的月租中位數也才比全城水準低50美元。舍蓮娜是這麼形容的,「兩房公寓就是兩房公寓,搬到東是兩房公寓,搬到西也還是兩房公寓。」

這樣的情況,早就不是一天兩天了。19世紀中期,也就是廉租公寓開始在紐約出現的時候,當地最底層的貧民窟租金還比紐約上城高出三成。到了二十世紀的1920與1930年代,密爾瓦基、費城或其他北美城市中的黑人區,年久失修的房子租金還是超過白人社區裡屋況比較好的住處。甚至到了1960年代,以美國大城裡相同的居住條件來看,租金也是黑人付得比白人多。窮人不是為了房子便宜才群聚到貧民窟裡,窮人(特別是黑人窮人)會聚集在那裡,是因為社會對種種不合理的現象的放任與縱容。

法律能夠保護的是有辦法正常繳租的房客。法律的設計就是要保障住房的安全與人道,而有能力繳租的人不僅能光明正大找來建物檢查員查看屋況,還有權利大大方方地扣住房租直到屋況修繕完畢。只不過只要一拖欠房租,這些保障就會瓦解。欠租的房客會被剝奪扣住房租或暫時將租金信託給第三方的權利。向建物檢查員申訴更是形同引火自焚,因為驅離的命運可能先行上身。低收入的租屋者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權利,他們只是更知道那代價他們背負不起。

作者簡介|馬修‧戴斯蒙Matthew Desmond

哈佛大學社會學助理教授,同時也是「正義與貧窮計劃」(Justice and Poverty Project)的共同主持人。他曾經是哈佛學人協會的成員,也以作者身分完成了獲得獎項肯定的《火線之上》(On the Fireline),以及另外兩本以種族為題的共同著作。再來就是他曾經編輯過一系列聚焦美國經濟剝奪慘況的學術研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文化《下一個家在何方?驅離,臥底社會學家的居住直擊報告》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