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窮貧民窟長怎樣?8口跟蟑螂同居破屋、房東不爽就限期驅離,教授臥底曝煉獄真相

2017-06-08 11:49

? 人氣

「妳在度假,而我們連在家洗個澡都沒辦法」房東才懶得幫這些窮人

有時候多琳打電話給舍蓮娜抱怨屋況,反而會變成舍蓮娜抱怨的對象。「每次我們打過去說房子哪裡有問題,她都會繞一圈把事情怪到我們頭上,說東西根本就是我們用壞的。」多琳說,「我聽得都煩了……所以後來我們哪裡壞都自己修。」

所謂「自己修」,常常就是「不修了」。第一個塞住的是廚房的碗槽。過了幾天,露比跟派翠絲就開始把碗搬到浴缸去洗。但廚餘多少會流進水管裡,因此沒多久就輪到浴缸也塞住。浴缸裡開始積起水泥色的髒水,於是辛克斯頓一家就開始在廚房用瓦斯爐燒水,然後拿海綿擦澡。這之後,有人把做飯時的用水往馬桶裡面倒,再拿吸盤去通馬桶,而吸盤一拿起來,一小群蟑螂就會四處竄逃。拿著吸盤的人得很用力通,一般來說,你得通上整整五分鐘,才有辦法讓水成功往下沖。遇到通不了的時候,全家人就得把用過的衛生紙集中在塑膠袋裡,跟著垃圾一起拿出去。

即使家裡各種設備壞光光,房東不修就是不修(示意圖/)
即使家裡各種設備壞光光,房東不修就是不修(示意圖/m-louis .®@flickr

多琳終於忍無可忍,為了水管不通的事情打電話給舍蓮娜,但她怎麼打都找不著。在留了一周的語音信箱之後,舍蓮娜終於回了她電話。舍蓮娜說,她跟昆汀去了趟佛羅里達,所以沒接到電話。他們剛在那兒置產,買了間度假用的三房獨立產權公寓。至於多琳打來申訴的事情,舍蓮娜並沒有直接回應,她只是提醒多琳一件事:多琳讓派翠絲母子住在她那兒,已經違反了租約規定。

修理房子的進度慢得可以。派翠絲的浴缸水已經流不掉了,但舍蓮娜還是沒回她電話。那一次她是跟昆汀照慣例去牙買加度年假。「妳在牙買加度假,而我們連在家洗個澡都沒辦法,」派翠絲說。她曾經連續兩個月都沒有正常的洗碗槽可用。而且派翠絲也曾發現某面牆上有個大洞,但舍蓮娜卻只是拿了本手冊給她,裡頭講的是如何不要讓她的小孩受到含鉛的油漆傷害。甚至於門從樞軸上脫落的時候,「她竟派了些有毒癮的人來修理,」派翠絲要抱怨真的抱怨不完,最後她選擇攤牌。

「我要找律師告妳!」派翠絲吼出來。

「要告去告,請便。」舍蓮娜笑了。「但妳有錢跟我這樣耗嗎?」

「我房租都交了,為什麼東西不修好?」

隔了一個月,派翠絲試了個新的策略。她想如果乖乖交房租沒用,那不交呢?不交是不是能逼著舍蓮娜對她有所回應?派翠絲扣住一半的房租沒繳,說這個月的房租先付一半,剩下的一半等房子修好再給。房租花了派翠絲每個月六成五的收入,花這麼多錢住在這種爛環境,她嚥不下這口氣。

結果派翠絲的新作戰不但無效,甚至還弄巧成拙。舍蓮娜反過來說派翠絲不把房租付清,房子她就拒絕修理。對派翠絲來說,這真的是挖洞給自己跳。準時交租,舍蓮娜就來陰的,月初一過就不接電話;扣住房租,舍蓮娜就來硬的,明擺著不修。「我那麼拚命幹嘛,妳房租又沒付清,」舍蓮娜說。但即便被嗆,派翠絲還是沒有要搬走的意思。她喜歡住媽媽家的樓上,也覺得這地方修一修還是不錯。但屋漏偏逢連夜雨,她工作的潛艇堡店Cousins Subs班表被砍,讓她連原本那一點談判的籌碼都沒了。在收到舍蓮娜拿來的驅離通知單後,派翠絲已沒錢把房租補上。她跟舍蓮娜說一收到退稅,她就有錢可以還了,但舍蓮娜再也不想聽。原來她的好朋友貝琳達已經打電話來說有案主在找房子,而舍蓮娜自然不會讓到手的鴨子飛了。她保證只要幾周,派翠絲的公寓一定能空出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