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窮貧民窟長怎樣?8口跟蟑螂同居破屋、房東不爽就限期驅離,教授臥底曝煉獄真相

2017-06-08 11:49

? 人氣

當然,辛克斯頓也家不是只有這些表面問題而已。如果觀察入微,你會發現房東隨便拿三夾板釘在廁所天花板凹陷之處。也許是因為這個家實在太亂了,也可能是因為派翠絲從凌晨兩點起便對警官大小聲,又或者是因為警方認定辛克斯頓家跟槍擊案脫離不了干係—總而言之,後來的發展是:警察打電話給兒童保護局,兒童保護局打給鄰里服務局,鄰里服務局派出建物檢查員,建物檢查員下令房東改善,而房東則填了預告五日的驅離通知單要辛克斯頓家走人,理由是房租未繳清。原來槍擊案發生時,多琳的欠租只補上了一半。他們從來不覺得這錢得急著還。

住房法庭的特聘法官一蓋好判決驅離的章,就代表辛克斯頓家得趕快找房子了。說到找房,他們只能靠自己—但他們既沒有車,也沒有網路,所以能找的範圍有限。他們向社工求助,而某位社工給的就是舍蓮娜的聯絡方式。約好以後,舍蓮娜帶他們看了萊特街的房子,但辛克斯頓家一點也不喜歡那個地方。「就算是瞎子,我也不會推薦這間房子,」派翠絲說。但這家人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任何房子都會比露宿街頭或收容所強,所以他們還是住了下來。舍蓮娜當場就給了多琳鑰匙,外加一張用廢紙草草寫成的收據,上頭記著的是「茲收到租金暨押金共1100美元。」多琳將這收據夾進了聖經裡。

驅離之後的窘況,往往讓窮困家庭被逼著去接受低下的屋況。密爾瓦基的租屋者在遭到迫遷之後,長期陷於居住困境的機率會高出一般低收入租屋者將近25%。多琳說她之所以在舍蓮娜的公寓住下,是因為他們家真的走投無路。「但我們也不會在這待太久。」被驅離會讓人先搬一次家,然後再搬第二次家:其中第一次搬家是不得已被迫搬到破落或甚至有安全疑慮的屋裡,第二次則是自發性地想要逃離。只不過第二次的搬家如果要順利,通常得等上一段時日。

搬進舍蓮娜的公寓沒多久,辛克斯頓家又開始找房。這次他們的做法是按照出租傳單上的電話打去問,另外就是翻紅皮書找公寓出租的廣告—所謂的紅皮書是指舊城區雜貨店的免費刊物。只不過剛搬完家讓人精疲力盡,新添的驅離紀錄又對租屋不利,所以想找地方並不容易。不久後,派翠絲就搬到了二樓,全家一下子都多了點空間可以呼吸。到了秋天,辛克斯頓家慢慢習慣了這一帶,但他們仍舊不覺得住這兒是長久之計。

單單一次驅離,鬆動的不只是一個街區,因為受影響的不僅是家庭被驅離的那個街區,包含這個家庭心不甘情不願搬進去的街區也會一併受累。在這樣的過程中,搬遷會直接「催生」出所謂「永久性貧民窟」(perpetual slum),因為我們會看到居住環境中流動率升高,同時生活中的忿恨跟淡漠也會隨之爆表。「永久性貧民窟的問題癥結在於太多人能搬就搬;不能搬的也夢想著能早點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