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碰到這款老師,真是一輩子的惡夢啊!呂秋遠列10種最糟糕教授,我居然都碰過

2017-01-19 11:23

? 人氣

同學都不想來,老師就要自己檢討,是不是教學內容或教學方法出了大問題。如果只能靠點名維繫出席率,這樣的老師也是應該退休的,因為明顯不適任教職。我個人以為,越愛點名,可能對自己的課程就越沒信心……

大學教授,是小時候就很嚮往的職業。不過,要當一個稱職的大學教授真困難。最嚴峻的考驗應該在於給分數,我不喜歡把同學當掉,而由於這門課程其實並不是社會工作系必修課程,把同學當掉更顯得殘忍。

不過,在補習班與大學教書最不一樣的地方恐怕也就在這裡。補習班是社會,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在哪裡我可以放膽的要求學生的認真程度與考卷內容;但是在大學裡,同學光明正大打瞌睡者有之(在補習班只敢偷睡)、不記筆記者有之(在補習班每人都振筆疾書)、魂遊四海者有之(補習班沒人敢不專心,不然明年就要重來)、考卷隨便亂寫者有之(補習班同學寫考卷的用功程度讓我超敬佩)、躲在後面者有之(同學,補習班要坐第一排可是要搶位的);完全不在乎老師講什麼者有之(同學,在補習班補課是經常要的)。

我覺得,大學部同學應該要讓他們提早面臨社會的殘酷,否則他們永遠不會知道,畢業後即將發現的,會是什麼樣的「美麗新世界」。

當然,身為老師,我也會反省自己到底有沒有做好。只是有幾種類型的教授,可能是我這輩子都應該要去避免的。當然,也希望我這學期沒有讓學生們失望。

類型一、深藍深綠政治魔人型

這種人通常會假借上課老師的權威,強行把自己的意識型態加在同學身上。這種類型的教師,通常會花上三十分鐘的時間評論時事月旦春秋,罵蔡英文酸朱立倫,譴責民進黨詛咒國民黨,但是上課內容卻與課程毫無關係,甚至會要求學生表態支持對象,這是典型濫用教師權力行一己之私的行為。

學生來上課,可不是來上莒光日教學,請不要把教師的快樂建築在學生的痛苦上。

類型二、好漢愛提當年勇型

該類型的老師,通常上了年紀,因為現在沒什麼好誇耀,只好講自己以前有多行。這類型的病徵好發於老年,但近年來有往中壯年蔓延的跡象。

中壯年就開始喜歡提當年勇的人,更為可惡,因為中壯年就開始講自己年輕時有多厲害,通常就像是哈利波特出現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洛哈(Gilderoy Lockhart)一樣,虛有其表而已。

類型三、分數壓死人不償命型

這種類型也很討厭,通常喜歡拿分數來壓人。比方說,「同學,這問題誰會,會的人加五分。」但是加五分很了不起嗎?分數,是作為學生表現是否優良的參考數值之一,但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如果重視分數,就多用功,不重視分數的,也不需要多要求。

類型四、早點晚點上課愛點名型

當過老師的人就會知道,點名到底有多花時間。因為每次點名大概都會花上十分鐘左右,而且在這段時間內,同學根本不知道要做什麼,只能靜靜等候老師叫名字,非常浪費時間。課都上不完了,哪有時間點名?

況且,通常同學都不想來,老師就要自己檢討,是不是教學內容或教學方法出了大問題。如果只能靠點名維繫出席率,這樣的老師也是應該退休的,因為明顯不適任教職。我個人以為,越愛點名,可能對自己的課程就越沒信心。

類型五、不知所云昏昏欲睡型

這種老師,通常喜歡坐在講台前,拿著一本課本,自己或者讓同學充當英漢翻譯機,沒事就把點名單拿起來,問問同學這單字怎麼翻譯,同學沒到順便做記號。不然就是語調平緩,口才極差,完全不知道這位老師在說什麼。

而且很特別的是,通常遇到這種老師,教室內都會睡成一團,但是老師竟然毫不在意,還是看著課本,子曰子曰的繼續催眠。這種念課文的老師,通常不會在意學生怎麼想,總之就是把教授當公務員在做,下課鐘響就走人,上課打鐘也不會遲到,但教學內容完全不知所云。

類型六、暴躁易怒自尊心超強型

這種老師的共同特徵就是四個字:「懷才不遇」。他們總是認為自己才高八斗滿腹經綸,然而卻孤芳自賞沒人熟識。千錯萬錯,都是那個系主任不看重我、院長嫉妒我、同樣學XX領域的某老師很沒水準、我的論文品質很高就是被誰打壓,學生就在漫長的五十分鐘,聆聽了學術界大八卦,彷彿全世界都對不起他,只有他最可憐最辛苦。

類型七、調課蹺課就是不補課型

通常是因為外務太多,經常要調課,整個學期只有兩堂課準時上,一堂在學期開始,一堂是學期結束;其他時間,都要求同學要「配合老師時間補課」。

另一種情況,就是早上八點的課,竟然在七點五十九分告訴助教,而且讓同學苦等三十分鐘後,助教才在黑板寫上,「老師因公請假,不克前來,補課時間另行通知。」然而永遠沒有通知的時候,老師會自動忘記,同學會默契配合。

類型八、心不在焉只想升官發財型

這種類型的老師,通常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然而「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來學校教書的目的,就是希望蒙主恩寵,可以升官八級跳。上課內容大多放影片或是叫學生報告,平常因為要應酬,大概很少看到人。

類型九、學生教書老師聽課型

延續上一種情況,可能就會出現老師在台下,學生在台上的狀況。這類型的老師,往往會花上八堂課請學生「分組討論」、「分組報告」,然而自己上課的次數寥寥可數。

情況最後就是,老師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新知識,學生則向Google學到很多侵害著作權的新方法;copy and paste的功夫大為增長,整學期的報告就由奇摩知識與google大神幫忙。

類型十、分數飄忽不定吹電風扇型

最後一種最讓在意分數的學生心生不滿,也就是明明考卷只寫了名字,但是卻拿九十分;明明考卷寫滿答案還對,但是只有六十分。

說實在話,出現這種情況,通常是因為老師沒空改考卷或報告,所以叫助教批閱,而助教也沒空,只好隨便給分數,也就出現同學莫名其妙通過或當掉的情況。

總之,與他人無關程度越高者,越可以我行我素;與他人程度相關程度越高者,就應謹慎從事。為人處事,為他人著想是一定要的,如果想要不負責任的過一生,也不是不行,但是請對自己不負責就好,不要對別人的事情也一副「事不關己,己不關心」的樣子,非常的討人厭。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