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走出分手的傷痛?YouTube女王傳授11大絕招:你永遠無法逼一個人愛你…

2017-01-02 08:30

? 人氣

分手是很痛苦的事。毋庸置疑。此種事沒有假如,沒有但是,也沒有以及。唉,又少了一個能跟他上床的人。抱歉,我說得太露骨了!

我曾有過同時很糟糕、又很美好的分手經驗。那時候,在我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一個關係走到了盡頭。我與交往三年的男友有了共識,我們都想要分道揚鑣、尋找各自更美好的人生。於是,我們決定到曼哈頓那家著名的雀兒喜飯店度周末,把心裡對彼此的感覺都發洩出來,然後做一個結束。我們喝酒、吃東西、大哭、大笑、大叫、把對彼此最痛恨或最愛的地方說出來、一起宿醉。那感覺很美妙。如此,我們正式做了結束。我們在二十三街第六大道口彼此擁抱、親吻、說再見,然後丟下彼此、各自轉身離去。

雖然我們是和諧分手,但那並不表示我沒有痛苦。我的生活變得一團糟。我為自己的失戀、以及失戀的悲傷不停地乾杯。我只覺得麻木呆滯,好幾個星期無法出門。

在那一段時間裡,藉由觀賞重新修補過的經典影集《飛越比佛利》,我不但獲得真正的快樂、也發洩了許多憤怒。我和我的室友會對著電視大吼大叫,宣洩著我們對那影集的痛恨:「安妮在畢業舞會上遭到羞辱,開車離開後不久就撞死了一個流浪漢?搞什麼飛機?!為什麼在那麼荒僻的加州山路邊,會有一個流浪漢在那裡出現要過馬路?」

慢慢地,我努力讓自己融入即興節目的演出,而我的室友也盡量帶我去參加他朋友的聚會。我永遠無法忘記我第一次真正的大笑,並再度體會幾乎是喜悅的那種感覺。有一天深夜,我跟我的室友外出,我們隨意走進了一家小酒館(那時間唯一還在營業的店),想找食物填肚子。他們的東西已經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幾樣詭異的罐頭貓食,以及罐頭黑豆。我跟室友面面相覷、同聲尖叫:「豆子!」好像幾星期沒吃過東西似的。我們緊牽著手、跳上跳下,慶祝著我們的運氣,而那個在門口招呼客人的傢伙,則是想弄清楚我們平時是怎麼度日的。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刻意躲開那家酒館。但事實證明,在我不曾預期下,即便是最呆的事情也能給我帶來喜悅-我終於可以再度開懷大笑了。

不久之後,我開始感覺沒那麼低潮了,也開始新的約會。最後,我終於不再感覺自己好像常常喘不過氣來似的。表演喜劇變成我情緒最大的出口,而當我心理狀態完全恢復後,我在一個很酷的男孩身上又找到了愛。

你可能會發現,時間是治療情傷的最佳良藥,那些強烈的感情以及與他人尷尬的互動,之後回憶起來都顯得有些可笑。如今回想起與男友分手的那個周末,當中最棒(或最糟)的部分,就是在我們到超市去買分手食物時(也就是可以在旅館房間的烤箱裡加熱的食物),湊巧碰見某個一起表演喜劇的朋友。他問我們怎麼會在那附近出現,而我那即將分手的男友說:「噢,我們今晚要分手。」我那位喜劇朋友很不自在地笑了,因為他看得出來那不是個玩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