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就難以下嚥的鹽:《我的九個廚房》選摘(5)

2016-09-12 05:40

? 人氣

沒有鹽,什麼都難以下嚥,鹽,也最能提出食物原初的美味。

沒有鹽,什麼都難以下嚥,鹽,也最能提出食物原初的美味。

「我對您的愛,就像我對鹽的愛。」小公主對父王說。年邁的國王大為忿怒,把最鍾愛的小女兒逐出國門,將國土及財產平分給以甜言蜜語表達愛意的大女兒和二女兒。不久,兩個女兒把無權無財無用的老國王趕走。這時小公主已與鄰國王子成婚,聞訊立刻接來父親。用餐,菜餚沒放鹽,父親難下嚥,老淚縱橫了然小女兒愛他的真心。

幾十年做菜加鹽時,腦子常會晃過這個以鹽喻愛的童話故事。

逛一家特殊食材店,在調料部門展物櫃發現一式五個造型優美的圓形玻璃瓶,裡面裝著一粒粒小結晶體,不同的色澤吸引了目光:藍色粗鹽、粉紅晶體粗鹽、黑色鹽、橙色鹽、白色片狀鹽。獵奇心起,狠下決心各取一瓶。回家一路上眉飛色舞,唐效問:「買這麼多種鹽實在奇怪。真的很開心嗎?」「試驗各種不同的鹽調味,一定很好玩,想著就開心得不得了。」我回答,同時笑得合不攏嘴。

裝在圓形玻璃瓶的「美食家」品牌(Gourmet)五種特殊鹽,在廚房的石板流理台上,以一字姿態依序排開;我看過來望過去的來回欣賞,感覺自己特別幸運和富足。

各種鹽罐子。(作者手繪/印刻文學提供)
各種鹽罐子。(作者手繪/印刻文學提供)

Persian Blue,古波斯藍色粗鹽,產自伊朗。稀有罕見的百分之百岩鹽,全世界僅有一個鹽礦脈。

Himalaya Pink,粉紅晶體粗鹽,產自巴基斯坦的喜馬拉雅山。百分之百岩鹽,為世界上品質最純的鹽,有幾百萬年古老歷史。在喜馬拉雅山腳下以手工採集,傳說具有療效。

Black Lava,黑色岩鹽,產自夏威夷一個小火山島的純淨、柔和海鹽。成份包括百分之百海鹽、3%木炭,混合活性植物炭,色澤呈黑色,富含礦物質,具有刺激消化的作用。

Sweet Salt,橙色的甜鹽,產自美國猶他州的北美山脈深處。特殊的顏色來自火山殘留物,百分之百岩鹽,完全無污染,富含礦物質,含有自然的碘。

White Flakes,白色片狀鹽,產於塞普路斯。為百分之百海鹽,自然無添加物。結晶形狀,富含礦物質。以傳統方法生產,手工收穫結晶體。

打開五個瓶蓋,取鹽分別品嘗。一克拉鑽石般大小的晶體鹽入口,濃重的鹹味立刻瀰漫。不行,這樣試不出真實的鹹味與層次。再赴商店,買回附帶磨碎功能的透明玻璃瓶五罐;將不同鹽粒裝入不同玻璃瓶後蓋緊,研磨成細小顆粒。

五種鹽各取少許分別以舌尖鑑別,鹹度與氣味相差極為明顯。接著繼續展開烹調試驗,截至目前發現:

美國猶他州甜鹽:鹹味初始略顯誇張,但逐漸帶出一絲絲清甜,最能為煎羊排提味。

喜馬拉雅粉紅晶體粗鹽:水晶般透明,滋味呈波浪般湧現,美妙豐富;清炒自然純淨的生菜,用這款鹽調味可謂天作之合。

伊朗古波斯藍色鹽:味道初嘗濃厚,很快變得溫和,有柔軟的回味;配搭肉或海鮮都能吹牛。

塞普路斯白色片狀鹽:透明扁薄,鹹味輕盈,很容易在舌尖融化;撒在涼拌沙拉上,宛如天女散花;據說撒在有香草醬和巧克力片的高級冰淇淋上,另有風情;如法炮製,果然冰甜的食物和偶然出現的少許鹹味互相撞擊,質感氣味頗有佛曰「不可說」的禪意和妙趣。

夏威夷黑色岩鹽:鹹中包含炭燻的氣味,讓食物透出淡淡炭燻味,唐效與我反倒不太喜歡;有的酒吧拿來做雞尾酒玻璃杯邊緣裝飾,倒是創意設計。

家中常用的海鹽。(作者手繪/印刻文學提供)
家中常用的海鹽。(作者手繪/印刻文學提供)

我下廚,一向習慣以法國生產的精製海鹽調味。

鯨魚牌海鹽標明:海水、陽光與風為其來源。使用它時,彷彿親手把海水、陽光與風的顏色、氣味調和注入菜餚。偶爾,調味食物換用迷迭香鹽、義大利式混合調味鹽,或普羅旺斯香草鹽,立刻感覺融入了異國的地區色彩,遂有了當地的氣息與韻致。

如今,我的廚房除了法國海鹽,再增加「美食家」牌五種特殊鹽,做出的食物怎能不健康美味?又怎能不與藝術創作聯想?

鹽在日常生活中不可欠缺,它是愛的體現。多年廚房的經驗讓我深深領悟到:不論用鹽也好,給愛也罷,都要恰如其分,才能突顯出它的神聖。

《我的九個廚房》作者丘彥明(左)和夫婿定居荷蘭。
《我的九個廚房》作者丘彥明(左)和夫婿唐效定居荷蘭。

*作者為自由撰稿作家,現居荷蘭,著有《人情之美》、《浮生悠悠》、《踏尋梵谷的足跡》、《在荷蘭過日子》等書。本文選自作者新作《我的九個廚房》(印刻文學)。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