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男同志,我接住了差點被生母打掉的孩子」他用最真摯的愛,證明當同志的小孩多幸福

2019-07-18 16:33

? 人氣

Andy所給予的無限照顧與關愛,讓兒子能夠無憂無慮地成長、茁壯。(圖/受訪者提供)

Andy所給予的無限照顧與關愛,讓兒子能夠無憂無慮地成長、茁壯。(圖/受訪者提供)

2019年5月,台灣同婚完成立法,成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同姓婚姻的國家。然而,目前法律只允許異性戀夫婦、單身者可收養小孩,這下子讓想擁有孩子的同志伴侶們陷入兩難的局面,究竟是要小孩,還是要伴侶?依照現在通過的同婚專法,除非其中一方有親生的小孩或是有錢出國做人工生殖、代孕,否則膝下無子的同志伴侶想要有下一代傳承,讓老有所託,在台灣幾乎不可能。

不禁讓人想問:為什麼台灣不讓同志家庭收養小孩?

男同志Andy,在同婚專法通過後沒多久,再度來信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信中,他提到自己手把手帶大的兒子如今國中畢業了,保送花蓮第一高中,成績非常優異又很乖巧,「我想讓更多人看到,一個男人如何手把手地把表妹的兒子帶大。」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讓更多人理解「家」的意義,「我支持多元家庭,至少這個社會不會再有孤兒。」其實,Andy的兒子差點無法來到這個世界。

接住差點來不及出世的孩子

2002年,Andy和男友正在開車環島,途經高雄時接到表妹的電話,電話那頭沒多說什麼,僅吱吱嗚嗚地開口,「想跟表哥借點錢。」聽到這話Andy乾脆直接前去拜訪。一踏進表妹的租屋處,映入眼簾的是4個敖敖待哺的孩子在地板上爬來爬去,再看到表妹的身材,才明白原來借錢是要把肚子裡的孩子打掉,表妹和妹婿在工地做臨時工,生活並沒有很寬裕,還有其他孩子要養,無法再負荷一個。「每個孩子都很瘦小啊,我嚇到了,然後肚子裡的已經5個月大了,怎麼打?她身體負荷不了的。」回憶起當時的情況,Andy的手不自覺地放在胸口,仍是滿滿的不捨。

「反正我也不會生,我是Gay啊。」Andy心想,他很喜歡小孩子,但在台灣,同志不適用人工生殖法,也沒有代理孕母制度,他確定自己無法擁有小孩,「所以我就叫表妹把錢拿去養其他孩子,肚子裡的生下來,我來養。那年他才23歲,把差點被別人打掉的孩子,從天堂邊緣一把拉了回來。

當時還這麼年輕,我問養孩子的勇氣打哪來的?Andy想了一會,說:「你無法想像齁,我怎麼養大的?我也無法想像。我朋友都覺得我很厲害,但我覺得這不厲害,就是一個責任而已。」

為了「兒子」,店倒了再開,開了再拼到半夜

孩子從高雄抱上台北時才6個月大,「那時候他多少會認人了,會找媽媽、哥哥、姊姊,但當他們離開的時候,他也很乖,沒有哭,只有肚子餓會哭,那我就會餵他。」Andy和男友同居,一起扶養這孩子,新手爸爸們沒有蜜月期,但對未知的世界也不感到害怕,孩子的生活起居Andy都能一手包辦,不會就是學而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