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CP值最高英文童書!這對夫妻深信書中必有黃金屋,用最低價格辦書展,願推廣閱讀風氣

2019-06-13 12:58

? 人氣

大野狼國際書展2018初次登台,便開出漂亮的銷售成績。(圖/匠心文創)

大野狼國際書展2018初次登台,便開出漂亮的銷售成績。(圖/匠心文創)

動用27個貨櫃、超過200萬件商品、開賣首日擠得水洩不通──這些媒體上屢見不鮮的標題,都出現在全球最大書展:「大野狼國際書展」(Big Bad Wolf Books)於2018年首次來台的新聞報導中。大野狼國際書展銷售的是冷門的「書」,還是冷到進冰庫的「英文原文書」,卻有如此火熱的銷售成績,突然出現的奇異點恐怕會跌破不少人的眼鏡。

《台灣出版與閱讀季刊》曾以一字「慘」不足以形容台灣近年的出版產業,2018年的銷售衰退恐不會在2019年中止;以往被許多人視作「吃不飽、餓不死」的賣書這一行,前景恐怕更令人擔憂。

但出版產業中仍有稍不受數位潮流影響的中流砥柱,比方知識類的教育、專業科目書籍──「大野狼國際書展」的主力便是兒童教育、藝術專業類書籍,搭配「打到骨折」的超低折扣銷售。在哀鴻遍野中逆勢成長的「大野狼」,今(2019)年再度登台,不僅再度成為新聞界的話題,也為台灣出版業提供了新的思維。

從開書店到經營書展─ 一個夢想的萌芽

大野狼國際書展的創辦人,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葉添龍(Andrew Yap)與黃麗英(Jacqueline Ng)夫婦。2006年,兩人先是在吉隆坡近郊經營一間小書店BookXcess、2009年舉辦了第一屆的大野狼書展;到了2011年,他們經營的大野狼書展已經成為全球最大書展──前後不過3年時間。2016年,大野狼國際書展現拓展領地的能力,跨出馬來西亞走向泰國、印尼,發展為國際型書展,至今(2019)年6月,已在9個不同國家開展,包括印尼、泰國、菲律賓、台灣、斯里蘭卡、杜拜、緬甸及巴基斯坦。

(圖/匠心文創)
葉添龍及黃麗英夫婦(圖/匠心文創)

成為出版界話題的背後,創辦人低調的行事風格,加上原本就予人神祕感的出版業,為他們的成功蓋上朦朧的面紗。若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的故事,或許會以為是一場瘋狂的冒險旅程。

「BookXcess」書店位於八打靈再也(Petaling Jaya),最早是銷售過期的國際期刊,後來也開始販售一般書籍。為什麼不賣剛印刷好的新書,卻要賣折扣的庫存書與回頭書呢?

黃麗英回想當時:「我們以為書本應該是隨手可得的東西,但是對許多人來講,書本其實非常昂貴,有很多人每個月的工資僅能負擔生活所需,而一本書就得花掉他們大部分的工資。」夫妻倆到國外時,也看見許多書店販售庫存與回頭書,並以極低價出售、以便更多消費者有機會購書,於是他們有了這個想法。

兩人表示,起初的確不了解這個市場,黃麗英笑說:「我連圖書館的借書證都沒有。」而葉添龍當年甚至從未讀完一本小說。當時只是買入回頭書轉賣,對於這場冒險,他們設下六個月的停損期限,如果生意不好就考慮放手。因為進貨數量少,也沒有選擇商品的能力,「我們批進800多本書,卻不知道每一批裡有哪些書。」

知識無價,但是要biggest也要 cheapest!

但客人是有眼光的:注意到BookXcess推出的價格後,讀者紛紛在各自的朋友圈散播消息:「絕對是你覺得物超所值的地方。」口耳相傳地帶動了銷售;8個月後,BookXcess換了更大的店面,並建立會員制度,推出各種折扣活動炒熱銷售;也由於進貨量大增,能依照市場需求,選擇銷售哪些種類的書籍。

2009年,葉添龍和黃麗英夫妻決定再冒險一次,購入12萬本書籍舉辦書展,大野狼書展於焉誕生。他們在八打靈再也的Dataran Hamodal租下空間,各種書籍皆以零售價的0.5-2.5折銷售,書展成功吸引媒體與民眾的目光,也將大野狼這個品牌推向全馬來西亞,並成為大馬人民一年一度、最矚目的書展。2011年,他們決定將大野狼推上顛峰:購入150萬本書,創下全球最大書展紀錄。

黃麗英感性地說,會到一般書店的顧客,原本就是有閱讀習慣的人;收入較低,或是沒有閱讀習慣的人,原本不會特別留意書展活動。當書展活動愈大、他們愈容易接觸到書展訊息,如果又不需要門票、折扣低,就會增加對這些人的吸引力,「要是他們願意進來看,又發現買得起,我們就成功了。」

(圖/匠心文創)
大野狼國際書展創辦人黃麗英(圖/匠心文創)

大野狼書展草創之初,黃麗英是「校長兼撞鐘」,既要當收銀員又要搬貨、上架,必須什麼都做。還記得當時有客人來結帳,是夫妻帶著兩個孩子,要買2本英文童書,父母看似不會講英文。「2本馬幣10元」,當他們要付錢時,做父親的從皮夾最深處、身分證後面的夾縫裡,拿出一張折了又折的10令吉馬幣紙鈔,黃麗英感覺那是他全家可以挪出的唯一一個10塊錢,而他們願意把它拿來買書給孩子。「如果沒有大野狼書展,請問這些人要去哪裡買書呢?」

我們的目標與觀念不是賣書,是推廣閱讀

為什麼大野狼書展要提供如此低的折扣?黃麗英毫不隱瞞地說,庫存與回頭書產業在出版業界已經有超過20年的歷史,而大野狼國際書展進入這個產業不過10年,是初生之犢。「我們不一樣的經營模式,就是我們的目標與觀念不是出於賣書,而是一個推廣讀書風氣的理想。」

黃麗英表示,「相信書會改變世界,我們在培養大眾的閱讀風氣,也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知識。」全世界只有極少數人有閱讀習慣並購買書本,為了改變這點,大野狼的創辦人以1至5折的價格出售庫存與回頭書。「從成立第一天到現在,我們的使命依然不變。如果把書價降至一半或更低,可以讓更多父母願意買書給孩子。」

大野狼國際書展現在有超過100個供應商,而葉添龍和黃麗英則用行動,讓供應商逐漸認同他們的作法與理想。起初供應商十分好奇,為什麼大野狼國際書展不停要求用更低的進價來購書,是真的推廣讀書風氣,還是想賺錢?這些人好奇地來展場一探究竟,發現大野狼國際書展是真的一步一腳印在做這些事,甚至有出版商更積極地協助他們取得更低價的書本。

黃麗英誠懇地表示:「例如門票,無論租下的會場租金有多貴,我們堅持不收門票;加上超乎想像的折扣與數萬種品項,我們非常有自信,任何一個顧客都可以在大野狼國際書展找到一本他喜歡的、屬於他的書。」

買書不再是負擔,知識讓人們覺得自己富有

黃麗英形容,當出版社或書本的編輯、作者來到展場,都會相當感動,因為這些顧客的笑容會感動他們:不只是因為書本的價格,而是這些貧苦人負擔得起,「他們在書店裡不會看見讀者出現這樣快樂的神情,還有讀者沉浸在他們所製作出的書籍當中。」

對部分家長來說,購買英文原文書是非常大的負擔,當家長來到大野狼書展,可以很驕傲地對孩子說:「去選書吧!」這樣的感覺讓人們覺得自己富有;父母可以不用擔心孩子買書,因為價格是市價的十分之一到一半。

大野狼國際書展的創辦人也發現,在亞洲部分較為貧窮的國家,英文原文書原先是沒有市場的,因為價格太高,銷售量或許趨近於零;當地政府與出版商也知道,打開這些地區的市場,比用價格取得利潤更為重要。因此如印尼、菲律賓、巴基斯坦等國家,大野狼國際書展亦邀當地政府或企業合作開展,展現開拓讀書風氣的重要性。

黃麗英娓娓道來:「有些地區的人民非常的貧窮,是你完全想像不到的,但一本書就能改變這些孩子的未來。那本書對我們來講或許是就是一本書,但書裡蘊含的常識對那些孩子卻是啟發,我們應該更加鼓勵他們學習,讓他們可以看見自己的目標,擁有、追尋自己的夢。」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