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給大學生的3坪雅房,竟比摩天大樓還貴!年輕租屋族悲歌,到底誰能解決?

2016-07-28 16:00

? 人氣

你能想像,大學生的出租雅房比摩天大樓還貴嗎?然而這就是韓國的現實,許多年輕人淪為居住貧民,或許台灣也是類似的光景……

年輕人成為居住貧民

旅館式住宅、簡便式住宅、健康式住宅等等,這些是大學周遭出租雅房的新名字。雖然名字很新穎,但床、書桌和小冰箱擠進了只有三坪多的小房間裡。如果再多付5萬韓元(約新台幣1,500元),還可以多間浴室。不只浴室,有些有窗戶的房間還要再加錢。而廚房與洗衣機則是必須與其他人共用。

雖然出租雅房有種淒涼的感覺,但是頂樓加蓋卻是浪漫的感覺。想像中可以在陽台平床(註1)上烤著肉並唱著青春之歌,可是現實生活卻是殘酷的。在悶熱的頂樓加蓋房間裡,要撐過夏季、冬季寒冷並不是件易事,為了對抗炎熱與寒風必須負擔大量的電費與瓦斯費。

如果說頂樓加蓋的弱點是季節的話,也有不受季節影響的「半地下室」。這不是地下一樓,而是介在一樓與地下一樓間的曖昧位置,稱之「半地下室」。陽光照不進去, 也不受季節影響,只是,必須要和黴菌一起生活的半地下室也是韓國年輕人常見的居住型態。

步伐沉重的首爾生活

根據2010年《住宅總調查》報告指出,未達最低居住標準的年輕人有112萬戶(註2)。顧名思義,最低居住標準是指生活、居住水準的最低條件,在韓國,一個人居住的最低生活標準是指有包含廚房的3.6坪空間。可是,有112萬名24到35歲的年輕人正住在連生活最低條件都未達到的房子裡。如果將住在一坪房間或塑膠溫室、出租雅房、旅館等的年輕人一起計算的話,此數據將上升到139萬戶。

全韓國年輕人之中,有14.7%戶是屬於居住貧民。在這其中,獨自生活的年輕人中有23.6%屬於居住貧民,他們與13.1%的全國家庭居住貧困率相比要多出近2倍。

另外,首爾與其他地區相比,居住貧困率是相當高。首爾整體居住貧困率是20%,一人青年居住貧困率20是36.3%,比全國平均(23.6%)要高了10%。這樣的現象也完全反應在大學與工作機會為何多集中在首都圈的情況上。為了上大學或是找工作,北上首都圈的年輕人大多屬於獨自生活的年輕人,他們正形成新的居住貧民層。

比江南摩天樓更貴的出租雅房?

連最低居住基本條件都未達的險惡居住環境是一大問題,但另一個重大問題是房價並不便宜。大學宿舍能容納的人數很少,費用也貴。大學教育研究所的調查結果顯示,2013 年首都圈的大學宿舍人數總容納量只有13.5% 而已,一人房費用超過50 萬韓元(約新台幣1.5 萬元)的大學是高麗大學、延世大學等十多間學校。再加上前十大大學中,有七間大學的宿舍是由民間出資建造並由民間經營。

大學為了收入,不會再多建宿舍,或是將宿舍委託民間公司藉此提高價格。其結果造成未與家人同住,年輕人不得不選擇套房、Share House、雅房等高月租的地方。根據2013 年住宅產業研究院的研究結果,18到28 歲青年層的居住型態比率中,以居住在有押金的月租房為最多,而29 歲以上的人則多是居住在年租房(註4)。

大部份的年輕人無法拿出年租的高押金,甚至沒有收入也不得不選擇較貴的月租房。無殼蝸牛聯盟以位在首爾的40 間大學為對象,將各地區的180 間低價套房市場行情調查後,發現其平均月租是41 萬韓元(約新台幣1.3萬元)。電費、水費、管理費等相關維持居住品質的費用平均是8.2 萬韓元(約新台幣2,278 元),根據押金不同也會有些微變化,但是月租再加上維持居住品質費用,平均一個月會花50多萬韓元在居住上。以2014年最低時薪5,210韓元換算的話(約新台幣158元),必須工作100小時才付得起這筆錢。若一天打工4小時,除了週末外,則是必須工作25天才能賺到這筆錢。

大學周遭的租金比一般住宅的租金要來得太高。無殼鍋牛聯盟與大學生居住權網站在2012年對首爾市大學周遭密集的11個區進行調查,其結果顯示,套房、Share House、雅房每坪的租金為15.3萬韓元(約新台幣4,600元)。同時2012年10月韓國最大入口網站NAVER不動產市價顯示,江南Tower Palace摩天樓每坪租金為11.8萬韓元(約新台幣3,600元)。大學周遭雅房的每坪租金比江南Tower Palace摩天樓貴上1.28倍,連最低居住條件都未達的雅房,其每坪租金居然比高級商住混合式公寓還高。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因為對年輕人而言,他們幾乎沒有選擇住所的時間與能力。韓國的房市僅只跟隨徹底的供需理論而浮動。當年輕人在大學周遭尋找最便宜的房子時,儘管雅房降低了坪數、不收押金,但是卻提高了每坪租金價格。沒有選擇權的年輕人只好選擇沒有押金又窄的房間,在沒有政府規定而房東們又聯手的情況下,年輕人為了尋找更便宜的住所,被逼到了懸崖盡頭。

被剝削的年輕人

韓國社會的居住貧民問題並不是一兩天的事。政府的居住政策是以供需為主,進而集中在炒熱不動產市場,所以修建嚴重老舊住宅或提供低價社會公宅的政策幾乎很難找到。特別是這幾年新屋價格停滯不前,長期維持低利息造成年租價格持續下跌、月租價格一直上漲。這樣的情況是將高月租負擔放在年輕人肩上。

不僅大學宿舍能容納的學生數不多,就連宿舍費也都不便宜。無法住宿舍的大多數大學生只好生活在高月租的套房或不便宜的雅房。年輕人被趕到惡劣的居住環境,背負過重的租金或忍受很糟的環境,要不然就是住在不能稱為家的一坪房、雅房等。儘管穩定房價是被韓國社會點選為必須要最優先實現的課題之一,但是政府的政策每次都失敗收尾。我們需要為了年輕人而促進社會公宅住宅,以及穩定大學宿舍費與大學周遭房價的相關政策。

註1:陽台平床,在韓國戶外或涼亭很常見的室外用木床,韓國人喜歡直接脫鞋在上面睡覺或吃飯。

註2:青年居住貧困,到目前為止韓國並未對「居住貧困」列出明確的定義。一般是指擁有房產與否、居住密度、支付居住費的能力為標準,進而測量居住福利的程度。「居住貧困」是以「最低居住標準」來進行評估。在2012年,實際上住在未達最低居住標準房子裡的家庭數是占了1,774萬總家庭數的7.2%,也就是128萬戶。這樣的居住貧民問題正集中在青年層上。20歲以上的青年雖屬於需自己負責任的成人階段,但是準備學業與就業的時間變長同時,相對在社會、經濟面上處於弱勢。青年居住貧民的概念是以20歲到34歲為主,並指住在連最低居住標準都沒有的青年,不僅是住地下室、頂樓加蓋、塑膠溫室或雅房等,住在房子以外的其他地方的年輕人也包括在內。

註3:「一人青年家庭」是指一人獨居的新世代族群。「青年家庭」是指和一名青年同居的青年、結婚的青年、住在父母家的青年等,所有家庭人口裡有青年都包含在內。

註4:在韓國一般租房分月租與年租,年租則是付出高額的押金簽一年契約,大多都無須付月租,而居住設施與一般公寓相同,可容納兩人以上的空間。一般年租的押金在約新台幣145 萬元至580 萬元(隨地理位置而變化)。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高寶出版《憤怒的數字:韓國隱藏的不平等報告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