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何人面對創傷「過不去」時,總會武裝自己?專家一張圖揭宋喬安心理狀態

2019-04-11 15:41

? 人氣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原來,有時候焦慮是我們用來作為壓抑情緒的一個方法。而壓抑情緒,是為了避免我們「感覺到任何事情」,這就是這就是江湖中盛傳的「防衛」。

難怪我最近這麼焦慮。

這個防衛本身是有好處的,可以讓我們的生活維持一種狀態,然後繼續面臨生命當中的各種挑戰。用凡人的話來說,就是「打落牙齒和血吞,人生還是要繼續過」。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可是同時它也很消耗能量,它使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都需要付出很多代價,所以我很容易覺得疲累,好像一個充不飽的電池。

情緒變化的三角地帶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有類似的感覺,那該怎麼辦呢?

你可以先辨認自己做了哪些防禦的行為(三角形的左上角,這本書的p.47–48也有羅列了40種防禦行為,我竟然有10個!),有些時候它會用「應該」的想法來顯現(我應該要很努力別人才會喜歡我)
有些時候會是一些逃避的行為(暴飲暴食酗酒),目的是要逃避「羞愧、焦慮、和內疚」的感覺(右上角)。
如果你願意往下問問自己「你怎麼了?」、或者是「你在害怕什麼?」,或許就有機會到達下面的核心情緒、甚至開放的和自己接觸。當然,要進入這個冰山的底下,是需要勇氣和時間的。

所以劇組鋪陳了六集。

好了接下來要講宋喬安了

(以下有雷)

為什麼需要時間呢?這就要講到我們的成長過程了。我們之所以會形成防衛,是因為: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1)過去在我們的生命過程當中被教導表達情緒是不好的沒有用的

(2)然後為了不讓自己被情緒給困住無法好好工作和生活,所以一方面壓抑情緒;

(3)另外一方面也呈現出防禦的行為,在宋喬安身上,就是工作狂和酒精成癮。

當她回過頭來面對真正的核心情緒(就會發現在那個底下其實有很深很深很深的悲傷)。

只有處理了這個悲傷,才能夠回歸平靜。

結論:你現在在三角形的哪裡?

總結分析一下喬安第一級到第六集其實就是在走這個三角形的過程 ——

為了逃避某一種悲傷(三角形最下面的頂點),「天彥的東西不能碰、天彥的事情不能談,你甚至連自己都沒辦法談了⋯⋯」(你看我劉昭國的台詞背得多熟,劇組快發我通告)
這個逃避的結果其實是為了壓抑內疚的感覺(三角形右上角點頂)這也就是昨天的那一段「我過不去、我過不去、我過不去⋯」,「如果當時他沒有買那杯咖啡,是不是事情會有所不同?至少可以跟天彥一起死?」
最後表現出來的防衛(三角形左上角),就是很多地雷、把部下都氣走了、用酒精麻痺自己。

如果你跟喬安一樣知道自己正在防禦某一件事情,那麼有三個方法可以協助你到達冰山的底端(不過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要衡量自己的狀況,畢竟有些時候躲在防禦的山洞裡面也是很安全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海苔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