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登山專文:錢鍾書也寫影射小說

2019-01-27 05:50

? 人氣

。圖為錢鍾書(右)與楊絳(左)。(時報出版提供)

。圖為錢鍾書(右)與楊絳(左)。(時報出版提供)

中國的小說,有「影射」這一傳統,尤其是在晚清民初時,一些報人寫小說,他們對於時政及社會秘辛知之甚詳,但又不能指名道姓地直接寫,於是將「真事」改頭換面,人物也改名換姓。其中最著名的是曾樸的《孽海花》,經後人考證出來,它所影射的人物高達二百餘人,其中還相當多的人物,如洪鈞、賽金花等在當時都是響噹噹的。而我佛山人(吳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亦是此類的小說,該書寫了晚清的梁鼎芬「讓妻」給文廷式的事。梁鼎芬字星海,文廷式字芸閣,吳趼人以「溫對涼(梁),月對星,江對海」,以「武對文,秀對芸,樓對閣」,於是到小說中就成為「溫月江義讓夫人」,讓給了武秀樓了。

名作家張愛玲、蘇青輩都擅長寫此類小說,《小團圓》、《續結婚十年》都是她們自傳體的小說,熟悉張、蘇兩人生平及交遊的人,不難看出小說所指涉的「真正」人物。令人意料的是學者兼作家的錢鍾書也寫過影射小說,他在短篇小說〈貓〉裡,描寫三○年代在北平的一批大學教授,文藝作家。雖然他在序中說:「書裡的人物情事都是憑空臆造的。」但顯然地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法。吳宓在讀過〈貓〉後,第一時間就說:「其中袁友春似暗指林語堂,曹世昌指沈從文。」之後,夏志清、湯晏陸續對出一些人來,其中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李建侯、愛默二人,無疑指梁思成、林徽因夫婦,齊頤谷指蕭乾,政論家馬用中即羅隆基,親日作家陸伯麟即周作人,文藝批評家傅聚卿,則指朱光潛。這些大都是大家所認同的。

1950年,錢楊與愛女錢瑗於清華大學宿舍(我們仨,左);錢楊相互理髮,楊绛能用電推子,錢鍾書會用剪刀(右)(時報出版提供)
1950年,錢楊與愛女錢瑗於清華大學宿舍(我們仨,左);錢楊相互理髮,楊绛能用電推子,錢鍾書會用剪刀(右)(時報出版提供)

但湯晏認為小說中的趙玉山當為趙元任,他根據的理由是:一是他是「什麼學術機關的主任,這機關裡雇用許多大學畢業生在編輯精專的研究報告;二是他有個烹飪權威而且凶悍的老婆;三是他嘴上常掛著一句口頭禪:「發現一個誤字的價值並不亞於哥倫布的發現新大陸。」但一般寫影射小說的,似乎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要「改名換姓」,但又怕別人「對」不出來,於是有些有心的作者就會想盡一些辦法,如用反義的字,或諧音的字,以為其人名。因此趙玉山若是影射趙元任那就不應該姓趙。就湯晏的幾個理由觀之,似乎胡適更應該是被影射的對象,因為當時胡適所握有的學術資源遠遠超過趙元任,再者胡夫人江冬秀燒得一手好菜「一品鍋」(徽菜),胡適常在家中宴請丁文江、蔣夢麟、任叔永等好友,即為明證。趙元任的夫人楊步偉雖然個性比較強,但還稱不上凶悍,唯有江冬秀足以當之,因此胡適是有名的PTT(怕老婆)協會的會員。當然最有力的證據是胡適講過一句話:「學問是平等的,發明一個字的古義,與發現一顆恆星,都是一大功績。」這句話與錢鍾書的原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