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演出者遭誘騙簽約 日媒道出成人影片黑暗面

2016-01-20 13:04

? 人氣

拒演AV的受害者手記。

拒演AV的受害者手記。

日本AV產業發達,題材包羅萬象,許多作品更找來素人拍攝,藉此增加民眾的臨場感,但你知道嗎?許多在鏡頭下的素人,原本懷著進軍演藝圈的夢想,被「星探」巧言誘惑簽下合約後,才發現自己簽的是「AV演出合約」……

無力賠償巨額違約金的受害者們,往往只能任憑製片方宰割。一名受害女性更娓娓道出自己的經歷:「他們會一直對你洗腦,告訴你拍AV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支援團體盼政府早日立法

《共同社》報導,性暴力禁止法成立協會等支援團體,12日於東京召開集會,針對日本法務省考慮加重性犯罪刑責,表示:「(法務省)應做出能反映受害者心聲的刑法。」該協會共同代表指出:「我認為(法務省)考慮將男性、LGBT等列入強姦罪的保障對象才是正確的做法。」

色情受害及性暴力研究會(PAPS)則指出:「有許多不肖業者,以『能進入演藝圈』等為藉口,誘騙年輕女性簽約,再強迫其拍攝AV。因大眾對AV演出受害的認知度仍不高,加上蒐證困難,大多數的受害者都束手無策,只能忍氣吞聲,這已嚴重侵害(受害者)的人權。」盼政府能早日制定相關法律。

2成演出民眾非「自願」

《共同社》稱,色情受害及性暴力研究會(PAPS)表示,前來諮詢的民眾中,有7成為18至25歲的年輕女性,受害男性則佔少數;除關東地區外,北海道、東北、名古屋、大阪、福岡也有民眾來信諮詢。該研究會指出,有2成以上的民眾表示,星探以進軍演藝圈等為由,誘騙受害者簽約,而後強迫他們拍攝AV,屬「違背個人意願的拍攝」。 

該研究會成立於2009年5月1日,起初以東京為據點,致力於各種與色情、性暴力、兒童的相關議題,諮詢者遍布日本各地。最著名的事例為2013年的「森美術館事件」,當時的展出畫家會田誠的作品中,描繪許多關於性、裸露的獵奇畫面,引起該研究會抗議,而後相關團體陸續響應,最後雖不了了之,但已成功引起大眾關注。

受害案例逐年增加

該研究會表示,近2年來的諮詢件數不斷成長,2014年有32起,2015年則成長至80起,其中有約6成的案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例如:與製片方進行直接交涉,解除合約等;但部分案例因影像流通範圍過大,難以完全解決。該研究會旗下約有10名諮詢員,除郵件外,民眾也可以透過電話、面談等方式進行諮詢。

日本某製片公司於去年9月,控告一名20多歲的女性,指出其在簽約後拒絕演出,要求其賠償246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699萬)的違約金。最後日本東京地院以違反演出者意願為由,判決A片公司敗訴。該名女性的代理律師也指出:「強迫無知的民眾演出AV,是侵害人權的行為,若判決錯誤,日後產生的影響甚鉅,期盼法院今後也能審慎地進行判決。」

片商洗腦:「拍AV是值得驕傲的事」

該名女性於勝訴後,娓娓道出當時的受害情景,她說:「他們(製片方)為了讓我瘦下來,會強迫我去健身房,還會一路跟蹤我,看我是不是真的去了健身房。因為我一直都瘦不下來,他們(製片方)的人就用各種言詞羞辱我,我常常被罵到哭著回家。」並指出:「(製片方)會一直洗腦你,他們會跟你說出演AV是一件『偉大的事』,是『值得驕傲的事』。」

色情受害及性暴力研究會對色情受害者的5種分類。
「色情受害及性暴力研究會」對色情受害者的分類。

此外,該研究會也指出,部分受害女性在拍攝主題較為特殊的AV時,遭共演男性多次壓入水中,使其近乎窒息,許多人因此患上PTSD(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嚴重者甚至不敢泡澡。有些不肖業者則未告知演出女性詳細劇情內容,任共演者對其又踹又打,甚至拉扯受害女性的頭髮,要求其做出劇本未標明的內容。

3成強姦犯坦承受AV啟蒙

日本警察廳科學警察研究所曾針對因強制性交罪(日稱強姦罪)、強制猥褻罪等,遭逮捕的553名嫌犯進行調查,有33.5%的嫌犯表示:「看了AV之後,就想嘗試片中的內容。」,其中光青少年層就佔了49.2%,可見AV對性犯罪有一定的影響。日本德島大學準教授中里見博指出:「有些題材偏激的AV,根本不把女性、兒童當作『人』來看,觀看者恐在無形之中,被灌輸『性暴力是可以被容許』的價值觀。」

審查方:很難判斷自願與否

AV業界的自主監控團體負責人稱,他們一年要審理約110家公司、10000多部AV,表示:「(製片公司與演出者)的簽約問題與我們無關,我們只能指出太超過的拍攝內容,很難單用影片來判斷(演出者)是否為自願,或只是單純的演技。」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