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曼芬專欄:2015年終,一個知識分子對真相的反思

2015-12-27 06:30

? 人氣

薩依德認為,知識分子不該是一小群學有專攻的專家,而該是業餘的知識分子,因為只有體制外的業餘知識分子才可能說真話。(圖為薩依德名著《知識分子論》,楊曼芬提供)

薩依德認為,知識分子不該是一小群學有專攻的專家,而該是業餘的知識分子,因為只有體制外的業餘知識分子才可能說真話。(圖為薩依德名著《知識分子論》,楊曼芬提供)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大時代系列」請來知名媒體學者錢鋼舉辦了一場「二加二等於幾?一個大陸傳媒人對歷史的證言」講座,在先行播放大陸文化大革命紀錄片《八九點鐘的太陽》後,錢鋼敘述自己歷經紅衛兵、解放軍、媒體人的生命轉折,終至讓他養成為只看「真相」的傳播學者歷程,其中他在《南方週末》爭取新聞自由的勇氣與睿智更令人激賞。

現在的錢鋼是一位數字導向的傳媒研究學者。一切看數字,只有數字能支撐真相。面對會後熱烈的聽眾提問,錢鋼回答的都很婉轉,並不犀利也無批判火力。一個事事求是的媒體人,只做良心的報導只做良心的答應。沒有數字分析的數據就沒有真相,這是非常嚴謹的治學態度,也因此當台灣媒體大老提問他對台灣現今的媒體亂象有何看法時?答案是沒有研究所以沒有看法。

這是政治正確也是對真相的堅持。現居香港的錢鋼主要研究領域為大陸媒體,他看不清也沒有研究台灣媒體亂象的真相。但是真有真相嗎?在台灣2016總統大選競選期間,各政黨對陣廝殺,近身的抹黑污蔑肉搏戰,已到了紅衛兵抄家滅族的恐怖境界。新聞與名嘴座談節目幾乎已無真相可言,就算是真相也被混淆成非真相。真相被什麼遮蔽?錢鋼指出:權力、金錢、無知、民意。

無知來自不知:文化霸權正是政權征服百姓的一貫高級政治伎倆。掩飾真相、製造假象,然後假象變真相。

當年紅衛兵的錢鋼(左),如今已是香港大學傳媒研究中心的學者(右,香港大學)反覆思索的是「權力」的真相。
當年紅衛兵的錢鋼(左),如今已是香港大學傳媒研究中心的學者(右,香港大學)反覆思索的是「權力」的真相。

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 1891 -1937)的文化霸權理論,指出一個政權的維持,需要政治的強制力加上文化霸權的力量配合,以教育、大眾傳播媒體潛移默化,造成工人階級的虛假意識,使此一霸權得以維持。在所謂先進工業化國家中,文化霸權的力量尤其隱密而強大。毛澤東成為中國數億人的東方紅太陽,就是操弄了佔絕大多數的農工階級造反,台灣,蔣介石的戒嚴時期也是最典型的文化霸權時代,在資訊全面封鎖下閉門造神。

葛蘭西指出,一個政權的維持,需要政治的強制力加上文化霸權的力量配合,以教育、大眾傳播媒體潛移默化,造成工人階級的虛假意識,使此一霸權得以維持。(圖為義大利雜誌上的葛蘭西,楊曼芬提供)
葛蘭西指出,一個政權的維持,需要政治的強制力加上文化霸權的力量配合,以教育、大眾傳播媒體潛移默化,造成工人階級的虛假意識,使此一霸權得以維持。(圖為義大利雜誌上的葛蘭西,楊曼芬提供)

在被霸權建構起來的虛假意識中,真相早已瓦解、真相存而不在。真相太有殺傷力,有了真相便沒政權。國民黨分裂揭露了內鬥真相,槍口對內,民進黨為奪取政權,掩飾派系鬥爭真相,槍口朝外。民眾看到的哪有真相?

葛蘭西強調要霸權有所轉變,必須由知識分子先以所謂的陣地戰進行長期準備,與社會上的許多集團合作促使其意識形態擴散,取得了此一基礎之後,方能進一步使霸權轉移。國民黨的潰散,就是禁不起民進黨知識分子的長期佈局、從李登輝的去中國化到陳水扁、蔡英文一路養兵蓄銳,凝聚或再造民粹主義,打倒走資派、抵制中國、復興台獨意識。第三勢力、白色力量,皆是民進黨借力使力的旁翼合作團體。

葛蘭西在《獄中札記》闡明,文化霸權無所不在,看似無關卻層層緊緊相扣。對於個人,社會的其它部分貌似無關緊要。然而整體而言,每個人的生活都構成霸權結構的一環。在日常生活的瑣碎活動中,多樣性與自由意志看似存在,而正是藉著無數這樣的情境,巨觀的霸權結構得以維持,而不為生活在其中的人們所察覺。所以,太陽花運動、高中生反課綱,其來有自。

柯文哲當是文化霸權中最典型的模範樣板。他肆無忌憚、狂妄自滿,以知識分子的菁英思惟,藉Cosplay的各類角色扮演,迅速掠奪人心改造青年思想,人生就是要反體制反禮教反教條,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純真無暇的白色力量下掩飾著他二二八受難家屬悲憤的反抗力量,進入政府霸權中心後,操弄議題為所欲為,還被視為酷神一哥。是不求真相只求賣點的大眾媒體把他寵壞了,閱聽大眾也得了失心瘋,不知最恐怖的文化霸權正在崛起。不論總統、立委、議員、警察、下屬、記者、學生,市民人人都是他玩弄操縱的對象。

作者認為,柯文哲肆無忌憚、狂妄自滿,當是文化霸權中最典型的模範樣板。(資料照,楊子磊攝)
作者認為,柯文哲肆無忌憚、狂妄自滿,當是文化霸權中最典型的模範樣板。(資料照,楊子磊攝)

愛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1935-2003)則主張知識分子不該是一小群學有專攻的專家,而該是業餘的知識分子,只有一個業餘的知識分子才能對團體說真話,隸屬在團體、體制內的專業知識分子,如何可能說真話、又怎麼可能批判自己隸屬的團體?換言之,知識分子應當要反抗權威,並對所有的神祇說不,讓所有的神祇永遠都只能失敗;因為,「在今天的世界裡,毫不質疑地就屈從於權威是對主動的、道德的、知識的生活最大威脅之一。」

當柯P從邊緣起義直取權力中心後,原來的霸權倒了,自己成了另一個霸權。業餘知識分子轉身為專業知識分子後,他挑戰權威說的每一句話,當被仍在文化霸權權力中心外的業餘知識份子檢驗與挑戰。

自稱政壇濟公的柯P,在任職滿周年時自拍「反省」宣傳片以退為進,接受電視專訪時亦坦承:鏡頭對著我,我就不會說真話。

在數位和電玩遊戲全面籠罩的科技時代,柯P的言行被虛擬建構成不真實的平面卡通,充滿趣味與娛樂性,適合進入家庭電視螢幕闔府觀賞,又能輕易佔據手機通訊軟體廣為轉傳與贏得無數空洞的一個「讚」字。這種無孔不入的柯式軟實力滲透力,勢必成為打倒那一板正經「英派」霸權的最大敵人。

業餘知識分子看清真相,未必是件比小百姓幸福之事。

大選投票日逼近,柯P深綠色彩逐漸原形畢露,但是So What?反正柯P說的每句話眾人皆當笑話沒人追究真相。

*作者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澳門城市大學客座講學教授,知名文化評論人、性別研究專家。2015年最新著作《矛盾的愉悅——1943-1952張愛玲上海關鍵十年揭祕》。(更多作者訊息,請上「小曼i日誌粉絲團」「楊曼芬的微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