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吳敦義是最後一個列寧式黨主席嗎?

2018-12-20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保守派與改革派正在激烈角力,吳敦義也正在使用黨主席的優勢,維持列寧式的門面。他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列寧式黨主席,但若持續以宮廷手段治黨,只會便宜了無黨籍的柯文哲,一個遠遠不如列寧式領袖的投機者。(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認為,保守派與改革派正在激烈角力,吳敦義也正在使用黨主席的優勢,維持列寧式的門面。他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列寧式黨主席,但若持續以宮廷手段治黨,只會便宜了無黨籍的柯文哲,一個遠遠不如列寧式領袖的投機者。(資料照,蔡親傑攝)

國民黨現在誰說了算..........?終於,這個存在於台灣73年的政黨,首次面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階段。「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這五大信念標語,仍存在於國軍的軍營裡,而現在,主義是什麼?領袖是誰?國家又是什麼?不知道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恐怕不只國軍而已,還包含國民黨這個列寧式政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台灣的列寧式政黨不只是國民黨,民進黨亦然。已故的李敖早在上世紀民進黨初成立時,就痛批民進黨不過是另外一個國民黨,因為其政黨制度,處處模仿國民黨體制,也就是列寧式,而非西方的競爭型政黨。

一般老百姓並不關心政黨形式,也永遠弄不清楚,不過,此時此刻民間興起的呼聲諸如“超越藍綠”,“厭惡政黨”,“拒絕意識形態”,“政治0分,經濟100分”,其實就是在排斥列寧式政黨。說穿了,就是國,民兩黨賴以為生的政治信仰先後破產的結果。從經濟層面來看,這是在“分配”嚴重失調的M型化社會下,人民開始反對干擾經濟的政治意識形態之舉。

在台灣對所謂“列寧式政黨”的理解,就是強調“黨國體制”,個人服從組織,組織仰賴領導,全黨服從中央者。雖與列寧原初所強調的「群眾-階級-政黨-領袖」的邏輯結構有些出入,但兩大黨的制度與文化,乃強調領導,組織,信念,黨大於個人的特徵,可說都是列寧式的,也與西方競爭型政黨不同。我們通常稱列寧式政黨為「剛性政黨」,稱英美的競爭式政黨為「柔性政黨」。

政黨裡誰最大?在列寧式政黨裡,當然是黨魁最大。但是在競爭式政黨裡,則是以選舉為核心,彈性調整黨的領導。簡單說,剛性政黨有所謂黨魂,黨德,黨倫理,有信仰與長遠的願景,柔性政黨則無固定意識型態,一切看選舉需要而定,為當下的利益服務。所以剛性政黨重組織,講紀律,柔性政黨強調靈活與彈性。兩者並無絕對的優劣,端視地區時空環境適合哪一種政黨型態生存。

對於地方大選的黨內初選,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如果黨內有多人競逐,一定要經過初選全民調的過程。(盧逸峰攝)
對於地方大選的黨內初選,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如果黨內有多人競逐,一定要經過初選全民調的過程。(盧逸峰攝)

台灣常有輿論指出,在民主開放後,列寧式政黨早就消失了。然而,每當大型政黨吃鱉的時候,黨魁民意支持度低的時候,黨內有改革呼聲的時候,又會有輿論檢討“是不是該揚棄列寧式政黨”的聲音。換言之,列寧式政治形態不但沒有消失,還是台灣政治的主流,從來沒變過。

在執政黨方面,蔡英文顯然已是2020選舉的票房毒藥,雖辭了黨魁卻又操作傀儡繼任,於是黨內開始有“保皇派”與“革命派”的鬥爭,反蔡的深綠獨派掀起輿論,要將民進黨的“列寧基因”連根拔除。但是,高喊“打倒黨領導”的說詞,卻是重拾民進黨創黨理念,召喚黨德黨魂,完全又是剛性政黨的作風,等於是“扛著列寧反列寧”,自我矛盾。

另一方面,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雖是勝選黨魁,卻反而四面楚歌,不但黨內有中生代挑戰主席權威,黨之制度,黨外也有大量民意反對吳主席競選“總統”。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政治地位高的政治人物中,唯有吳敦義的民意支持度低於蔡英文。

大家都在挑戰黨中央,都在討厭黨主席,是否意味著列寧式政黨的消失呢?

關於此,國民黨的質變可能比民進黨更具有觀察價值,因為國民黨黨中央已無資源可牢牢掌控黨機器,而蔡英文對黨內仍握有壓倒性的資源優勢。那麼,這幾週國民黨黨內掀起的“總統”提名制度之爭,就是最佳觀察點。

前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形容,目前吳敦義的處境是“高黨意,低民意”,堪稱貼切。作為一個剛性政黨的黨魁,黨內權力架構多為主席人馬,攫取“高黨意”乃理所當然。黨中央作為黨內制度的制定者與決策者,產生有利於黨魁競選“總統”的提名制度,也是傳統流程。因此,挑戰者必然要質疑黨內權力結構的民意基礎薄弱。

於是有了「黨員投票 v.s. 全民調」的制度爭議。

挺主席派主張,“總統”參選人的提名,參考的數據應依據“三成黨員投票+七成全民調”。反主席派則主張,就只能是全民調。事實上,國民黨是遲至2016年選舉前,才納入全民調,讓洪秀柱順利成為參選人,此前,黨內的“總統”人選都是“當然人選”,沒有依賴數據的必要。

挺主席派強調,當初洪秀柱能順利通過全民調,是因為民進黨支持者惡意“灌票”,讓國民黨推出較弱的對手,以致因“立委”們顧慮自己的選情,群起逼朱立倫取而代之,才上演了“換柱”,所以只依據全民調有危險性。但反主席派強調,“換柱”不但沒有挽救“立委”選情,甚至釀成支持者大量棄投的慘劇,這類全然不顧民意的作法,只會重創國民黨選情。兩造各執一詞,相持不下。

非典型藍的韓國瑜,得到了國民黨最缺的文宣空戰優勢。(郭晉瑋攝)
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曾參選國民黨黨主席,以得票率5.84%落敗。(郭晉瑋攝)

黨意與民意之爭,就是列寧式政黨最大的內部挑戰,也是一個在普選制度下的剛性政黨難題。

誠然,全民調有可能讓黨推出一個徒有高知名度,卻無吸票能力的參選人,如這次地方大選裡的桃園陳學聖,台北丁守中皆敗選,而非經由全民調產生,由黨中央指定的參選人韓國瑜反而大勝即為顯例。不過,也不能否認,“總統”參選人的重要性遠大於地方首長參選人,必須更重視民意支持度。至於黨員投票,上一次黨主席選舉時就有人頭黨員的亂象,且誰的黨內樁腳多,誰就具有優勢,黨意也時常與民意背離,如當時韓國瑜就在主席競選中落敗,現在個人聲望卻大於整個國民黨。現在看當時的得票率,簡直是民意與黨意落差大的最佳範例,吳敦義奪得52.24%,韓國瑜僅5.84%。

沒有制度是完美的,全民調雖然有對手“惡意灌票”的缺陷,但是“總統”參選人終將面對的是普選的民意考驗,而非黨員黨意的考驗,因此將重點放在如何修正全民調的流程,才是正辦。稀釋惡意灌票的最佳方式,就是盡可能增加支持者的投票率(表態率),要增加支持者的表態率,就要炒熱黨內初選活動,一如韓國瑜炒熱了高雄地方選舉,增加了表態率與投票率。總之,最差的初選機制,就是宮廷黑箱方式,以及黨內要員的黃袍加身戲碼。

換言之,國民黨內有意參選“總統”者,都要在明年1月1日開始,將黨內初選當成正式的大選看待,使出渾身解數號召民意支持,務求將2020大選的熱身賽,炒熱到全台關注。甚至,應考慮加入非黨員卻有意參選的泛藍友軍一起進行初選,而不是永遠將重點放在黨內的合縱連橫。

如果情勢往這個方向演變,我們就可以說,國民黨正在脫離傳統列寧式政黨形態,未來兩岸的國共論壇或政黨交流,亦會發生質變。以前台灣這方是國民黨主席說了算,以後就不見得了,至少,那些台灣民眾都不認識的中常委們,不再具有資格坐在兩岸談判桌的另一端,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一個經過普選產生的黨人。

柔性政黨的黨中央,講白了就是政治明星的競選團隊,如川普,從來不是共和黨的要員,一旦獲得最大的民意支持度,整個共和黨都必須配合演出。儘管初期齟齬不斷,但像川普這種爭議性較大的政治明星,本不多見,結果也只是讓雙方磨合期較長而已,美國政黨既非剛性政黨,黨中央就必然要臣服於民意。至於民意是否反智,那是另一個問題。

早在2014年柯文哲當選時,台灣就進入了政黨弱化,政治明星當道的發展軌跡,今年選舉,這個趨勢又因韓國瑜傳奇而更為清晰。那麼,兩黨的黨中央是否會弱化,蛻變為柔性黨中央,純粹作為政治明星的選舉機器呢?目前正是轉折點。因此,現在蔡英文與吳敦義雙雙面臨民意凌駕於黨意的考驗。

20181213-總統蔡英文與台北市長柯文哲13日視察北門廣場並聽取西區門戶計畫簡報。(簡必丞攝)
20181213-總統蔡英文與台北市長柯文哲13日視察北門廣場並聽取西區門戶計畫簡報。(簡必丞攝)

為了拚連任的私利,蔡英文不惜拋卻黨的顏面,“跪求”民意支持度比她高的柯文哲合作,此舉也暴露了她在黨內的列寧式領導正在鬆動,不能不想辦法從柯文哲那裡挖一些民意支持度自重。吳敦義方面,勝選了還被嫌棄,作為列寧式黨主席可謂難堪,但其作風仍極度保守,在被民意厭煩的狀況下,仍然試圖以老方法取得“總統”大位。選後,吳敦義又要複製去年黨主席勝選後的全台謝票行動,鞏固其樁腳,時代已變他不變。

兩個列寧式政黨的另一項危機,就是其政治信仰不再具有吸引力,用比較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兩黨雙雙失去話語權。

國民黨失去「主義,領袖,國家」的話語權業已20多年,期間,兩岸破冰後的「九二共識」,在馬的“先經後政”原則下並不足以作為黨的信仰,自然也就難有號召力累積民意支持。民進黨的“本土”與分離主義話語權肆虐台灣20年後,現在也正在快速流失中,其信念的支持者也正在往“超越藍綠”的方向流動,成為新話語權。但是,代表人物柯文哲,遲早會打著“超越藍綠”的旗號,升級台獨話術,因為他的支持者幾乎都有強固的分離主義基因。柯文哲本人就是柔性政黨,就是只看眼前利益的選舉機器。

話說回來,就目前台灣的選舉制度來看,只利於大型列寧式政黨生存,其賴以維生的黨組織也不太可能消失,因此要求主要政黨完全成為柔性政黨,亦不現實。再者,台灣特有的統獨情結,即便因經濟理由而一時遭到壓抑,只要兩岸問題沒有獲得解決,就仍然會是社會的底蘊,與列寧式政黨的養分。

於今年展開的變局下,國民黨內部若不能在權力結構上產生質變,就難以跟上時代的腳步,也無法與民進黨區隔,2020的政黨輪替之夢恐怕也不會成真。就目前來看,保守派與改革派正在激烈角力,吳敦義也正在使用黨主席的優勢,維持列寧式的門面。他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列寧式黨主席,但若持續以宮廷手段治黨,只會便宜了無黨籍的柯文哲.....一個遠遠不如列寧式領袖的投機者。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