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韻梅觀點:臺大九十歲生日不快樂

2018-11-15 06:20

? 人氣

台大九十週年校慶,却依舊沒有校長。圖為台大傅鐘。(蘇仲泓攝)

台大九十週年校慶,却依舊沒有校長。圖為台大傅鐘。(蘇仲泓攝)

九十年,近乎一世紀的時間,真是不容易。今天西元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是臺灣大學九十歲的生日,如果根據一九二八臺大前身臺北帝國大學的創設日期,臺大的九十歲生日應該不是今天。傅斯年校長在他的第四次校慶演說中,明白地告訴當時的臺大師生校慶是怎麼來的: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是中華民國政府從日本人接收此所大學的日子。而且傅校長有一段語重心長的談話

傅校長說日據時代臺大雖然也有一些學術成就,但日本人創辦臺北帝國大學有他的特殊目的,即是要配合日本的殖民政策,成為日本南進的工具。而傅校長則說明他擔任臺大校長的立場,是純粹為辦大學而辦大學,不許把大學作為任何學術外的目的和工具。他更進一步地闡明:「辦大學為的是學術,為的是青年,為的是中國和世界的文化,這中間不包括工具主義,所以大學才有他的自尊性。」「臺灣大學應該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以擴充知識,利用天然,增厚民生,為工作的目標。

操勞校務的傅斯年。(台大校史館/flickr)
操勞校務的傅斯年真正開創台大精神。(台大校史館/flickr)

在這段談話後,傅校長提出「敦品、力學(後改為勵學)愛國、愛人」作為他對學生們的希望和要求,並以斯賓諾沙的一句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作為他校慶演講的結束語。傅校長的演講意義重大,他對臺大學生的期許,後來成為臺大的校訓,而「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則不斷地被傳揚,可以說臺灣大學的精神和靈魂就是在此次校慶演講中形塑的,絕非在殖民時期主要教育日本人和配合日本政策的臺北帝國大學所奠定的。傅校長雖然只擔任臺大校長一年十個月,但他「開創了臺大自由、自主與學術獨立的校風,為臺大樹立不同的典範與奉獻的精神。」所以臺大有傅園、傅鐘作為對傅校長的紀念。古人云:「一人興邦」,事實上一人可以興校,校長並非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一位好校長對學校會有深遠的影響,並成為學校永遠的榮耀。

傅校長對臺大學生的期勉,簡單地說就是努力求知,提昇人格,貢獻社會、國家、甚至宇宙。說起來也是「老生常談」了,但實踐起來是多麼不容易。相信多年來臺大畢業的校友,在各個領域都發揮了一定知識和人格的光熱,助益了人群。若從一個與臺灣社會密切相關的層面來觀照,六十年代的保釣愛國運動,七十年代的關愛鄉土運動,八十年代的自由民主運動,臺大人都引領風潮,投身其中,推動了臺灣社會的發展。然而不可否認地,傅校長的訓示叮嚀,還是在某些面向被辜負了。

眾所周知,從總統民選以來,中華民國的每一任總統都是臺灣大學的校友,但對臺灣帶來的恐是傷害大於福祉。尤其現在的政府對臺大的戕害,前所未見,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都是臺大人,而現任的教育部長還是從臺大教職借調到政府部門工作,竟可以不擇手段地去阻止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合法選舉出的校長上任,進而動用一切的公權力去打壓臺大和校長當選人,只因為他們認定臺大選出的人選不是自己人,所以粗暴地翻盤,即使社會發出許多批判的聲音,兩位教育部長因此而下台,依然擇「惡」固執,以一黨之私為考量,置母校前途於不顧。「臺大」被從事政治的「臺大人」傷害至此,真是令人痛心!

面對這個政府的專制蠻橫,臺大依循了民主的機制,在校務會議上表達堅守「大學自主」,支持校長遴選委員會的立場,也走法律的途徑與政府周旋,然這個過程曠日廢時,臺大處在「代理校長」當家的狀態不知伊於胡底。在努力維持校園一切運作如常的表面下,臺大即將失去一個由遴選委員決定的臺大領導者所帶來的更好發展,而這個發展將可增添臺大百年的光華。我們的政府何其殘忍地送給臺大這樣的九十歲生日禮物,消滅臺大的自主精神,並斷送了臺大邁向更為優秀大學的可能。

臺大圖書館振興草坪前,用花木修剪了漂亮的「I♥NTU90」,九十歲生日真是值得好好慶祝,校方舉辦了「校長論壇」,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學校長紛紛來臺大慶祝,但我們卻只能無奈地由代理校長接待。一場由圖書館和歷史系舉辦的名為「玖拾‧究史」追溯臺大歷史的六場系列演講,竟有三場是緬懷傅校長認為臺大重生獲得獨立新生命以前的日據殖民時代短短十七年臺北帝國大學歷史,而其中談臺大精神的講者,竟是此次校長遴選中的爭議人物。走在熟悉四十年的臺大校園,鐘聲二十一響盈耳,想到傅校長,一股深沈的哀傷油然從心底生起。

*作者為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