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州猶太教會堂11命血案》為凶手治療傷勢的猶太護理師:以愛面對邪惡,為世人帶來希望

2018-11-06 13:00

? 人氣

美國賓州匹茲堡「生命之樹聚會」猶太教會堂10月27日發生槍擊慘案,11人命喪槍下。槍手包爾斯曾多次在社群媒體發表仇視猶太族群的言論,犯行更被視為不折不扣的仇恨犯罪。包爾斯在與警方駁火時受傷,當他被送進醫院急診室,嘴裡仍嚷嚷著「猶太人都該死」,而治療他傷勢、挽救他生命的醫護人員,剛好都是猶太裔。

阿勒格尼綜合醫院(Allegheny General Hospital)的猶太裔醫護人員秉持專業,平等對待傷患的情操廣受外界推崇,登上各大媒體版面,其中1位負責照料包爾斯(Robert Bowers)的護理師馬勒(Ari Mahler)3日在臉書發文,稱自己的行為乃是「出自於愛」,而「以愛面對邪惡,可以為世人帶來希望。」一席話獲得超過19萬網友盛讚。

拉比之子:反猶槍手向我道謝

馬勒在貼文中表示,身為拉比(Rabbi,猶太教的宗教領袖)的兒子,他從小就對反猶行為不陌生,遭受過許多霸凌。「我的書桌被畫上一家人進入毒氣室的塗鴉、置物櫃則被畫上納粹的「卐」字標誌,裡面還塞入署名希特勒、上面寫著:『猶太人去死吧』的紙條。」

即使在包爾斯入院前沒多久,馬勒還擔心自己的父母就是那11名槍下亡魂,但他仍對包爾斯一視同仁。馬勒說,他在包爾斯眼中看見的並非邪惡,而是滿溢的混亂。由於顧及病患隱私,馬勒無法透露兩人互動的細節,「但他(包爾斯)向我道謝,因為我救了他、善待他,而且待他就像我對待其他病人一樣。」

「如果我的行為意味著什麼,一切都出於愛」

馬勒說,他沒有告訴包爾斯自己的身份,「我肯定他不知道我是猶太人」,在照料包爾斯的過程中,他對此未置一詞。「我想要他感受到我的憐憫,選擇對他展現同理心。我認為, 由一個猶太人來證明他的仇恨大錯特錯,是向那些被他殺害的死者表達敬意的最佳方式。」

馬勒強調,他一點也不在乎包爾斯怎麼想,但他想對這篇貼文的讀者傳達的唯一訊息就是「愛」。「因為愛,這就是我這麼做的原因。」馬勒認為,比起訴諸言語,出於愛的行為更加具有力量,「愛展現了人性,也再次肯定了我們為什麼在這裡。」

在生命之樹(Tree of Life)猶太教會堂外,貼著一張繪有猶太六芒星和愛字樣的海報。(AP)
在生命之樹(Tree of Life)猶太教會堂外,貼著一張繪有猶太六芒星和愛字樣的海報。(AP)

犯下史上最慘重反猶罪行 槍手拒認罪

46歲的包爾斯遭大陪審團以謀殺、仇恨犯罪及妨礙宗教活動等44項罪名起訴,最重可能得面臨死刑,不過包爾斯1日拒絕認罪,目前仍被拘留。

包爾斯沒有任何犯罪前科,只是2015年有次違反交通規則,不過他名下登記21支槍,還常逛極右派及白人至上主義分子愛用的社群平台「Gab」,並在Gab上寫道:「猶太人是撒旦之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