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還有機會留在《中程飛彈條約》?俄羅斯釋善意:願對歧見協商

2018-10-23 20:00

? 人氣

2018年10月22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與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長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中)會面。(AP)

2018年10月22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左)與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長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中)會面。(AP)

美國總統川普20日有意退出美國與蘇聯於1988年生效的《中程飛彈條約》,引發美國與俄羅斯展開新一輪軍備競賽的疑慮。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22日抵達莫斯科,與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長帕特魯舍夫會面,波頓並未宣布退出《中程飛彈條約》,帕特魯舍夫則釋出善意,強調俄羅斯願意和美國對該條約的歧見進行協商。

川普嗆聲俄羅斯不遵守 揚言退出《中程飛彈條約》

川普(Donald Trump)20日指出,由於俄羅斯一直在進行飛彈試驗,違反《中程飛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 Treaty),揚言若俄羅斯和中國不停止研發中短程飛彈,美國將退出該條約,開始研發中短程飛彈。川普表示:「我們必須部署這些武器,除非俄羅斯、中國還有其他國家都一起坐下來說,我們都不能發展這種武器。如果俄羅斯在研發,中國在研發,而我們在遵守條約,這是不可接受的。」然而中國並非《中程飛彈條約》的締約國。

川普此話一出,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22日駁斥美國認為俄羅斯違反條約的指控,警告美國若退出條約,「將使世界變得更危險。」若美國研發新飛彈,俄羅斯將被迫回應。俄羅斯也反控,美國在羅馬尼亞佈署的飛彈防禦系統,有發展為地對地中程巡弋飛彈的可能性。

2018年10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 Treaty)(AP)
2018年10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 Treaty)(AP)

俄羅斯國安高官:美若退條約,將重擊軍備控制體系

波頓(John Bolton)22日與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會面,帕特魯舍夫向波頓表示,《中程飛彈條約》如果廢除,「將是對整個國際核不擴散和軍備控制體系的重擊」,並願意就該條約與美國合作。波頓則指出,若《中程飛彈條約》失效,美國尚未對是否在歐洲佈署針對俄羅斯的飛彈做出決定。

《中程飛彈條約》於1987年12月8日由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與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cv)簽署,次年生效,規定美蘇雙方銷毀全部陸地發射(陸基)的短程飛彈(射程500至1000公里)、中程飛彈(射程1000至5500公里)及其發射裝置與輔助設施,且不得再生產或試驗,兩國並擁有相互實地查核的權利。

戈巴契夫:華盛頓不明白這會帶來什麼嗎?

當年參與簽署條約的戈巴契夫,向俄羅斯非官方媒體國際文傳電訊社 (Interfax)表達不滿:「華盛頓真的不明白這會帶來什麼嗎?」戈巴契夫稱:「華盛頓想重回政治遊戲,我們不能支持。不僅僅是俄羅斯,那些珍惜沒有核武世界的國家,都必須表態。」

波頓與帕特魯舍夫除了討論《中程飛彈條約》之外,還討論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延長5年的可能性。雙方也針對敘利亞、伊朗、朝鮮半島與反恐等議題交換意見。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2010年由美國總統歐巴馬,以及俄羅斯總統梅德維捷夫(Dmitri Medvedev)簽署,次年生效,限制美俄兩國部署的核子彈頭各自不得超過1550枚,已部署並搭載核子彈頭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潛射彈道飛彈(SLBM)與戰略轟炸機各自不得超過700枚/架,該條約將於2021年到期。

歐盟稱《中程飛彈條約》是歐洲安全基石

波頓22日接受俄羅斯媒體《商報》(Kommersant)採訪時則指出,美國憂心俄羅斯違反條約,也擔憂中國的中程飛彈能力,然而波頓也坦言,期待中國接受任何飛彈限制不切實際。

由於美國退出《中程飛彈條約》恐引發新一輪軍備競賽,歐盟在敦促俄羅斯遵守條約之餘,也指出《中程飛彈條約》是歐洲安全架構的重要基石,希望美國美國思考退出《中程飛彈條約》可能對自身、盟邦以及全世界帶來的後果,「世界不需要新一輪無人獲益的軍備競賽,反而會造成更多不穩定。」
 

波頓:俄羅斯干涉選舉,令人無法接受

波頓過去曾表示,俄羅斯干預2016年總統大選是「戰爭行為」,被視為美國川普政府極為鷹派的人物,波頓22日接受「莫斯科回聲」(Echo Moskvy)廣播電台專訪時也指出,俄羅斯干預大選的行為雖然沒有影響選舉結果,但「這種干涉我們事務的欲望,產生了對俄羅斯人民、對俄羅斯的不信任。我認為這不能容忍、無法接受。」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