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真人YouTuber靠邊站!虛擬「VTuber」躍身新生代網紅,2年飆出1億5700萬點擊數

「YouTuber」在近幾年成為新興行業,不少人看中錄製影片的器材、技術門檻不高,且廣告收入效益驚人,紛紛架設起個人頻道,甚至成立專業工作室。不過原本就戰況激烈的流量戰場正悄悄迎來變化,因為除了真人YouTuber之外,「虛擬YouTuber」(Virtual YouTuber,VTuber)正悄悄興起。截至2018年5月底,已有3000位VTuber上線,創下至少6億9000萬次點擊數,其實也就是透過YouTube運作的虛擬偶像(virtual idol)。

陶醉在自己帶著關西腔的「Hej Hej Monika」歌聲,來回擺動戴著雙葉型髮箍的頭,不在乎軟糯嗓音音高是否準確,這是16歲少女絆愛(キズナアイ,Kizuna AI)。她身高156公分、46公斤,是位帶有「萌」元素的二次元少女。絆愛自稱是獨立的人工智慧,喜歡接觸遊戲實況、擴增實境(VR)等新技術,也希望能透過YouTube接觸觀眾,爭取廣告代言機會,甚至為自己立定超越前輩初音未來的目標。

呆萌形象 網友戲稱「人工智障」

被粉絲暱稱為「愛醬」的絆愛,每周除了上傳各種遊戲實況、產品體驗影片外,也常挑戰時下流行話題。她呆萌的反應與自稱人工智慧的截然反差,常遭網友取笑,不過別看絆愛呆呆傻傻的,她在YouTube開台不到兩年,訂閱人數就突破200萬,頻道的點擊數也有1億5700萬。一支試玩語音辨識遊戲「八分音符君」的實況影片,在半年內就衝出386萬觀看人次,實力不容小覷。

不過絆愛實際上並非的人工智慧,而是由漫畫師森倉圓設計、Tomitake製模、Tda監製,是運用影像追蹤技術MikuMikuDance(MMD)創造的虛擬人物。這類的VTuber的製作流程,通常是動作演員的動作,透過追蹤器轉成導入動畫程式的電子訊號,轉為3D角色後再交由專業聲優配音。雖然絆愛的製作團隊目前未完全公開,不過喜歡絆愛的粉絲在觀看影片之外,還能上網下載絆愛的角色模型,套用進MMD或Unity等程式,打造自己創作的同人作品。

虛擬偶像絆愛甚至在去年10月舉辦了大型生日慶祝會。(官方臉書)
虛擬偶像絆愛,在去年10月舉辦了大型生日慶祝會。(官方臉書)

VTuber成為數位產業新寵 首位出道者已經60多歲

說起VTuber或虛擬偶像,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虛擬歌手初音未來,不過你知道嗎?首位出道的VTuber其實已經60多歲了,1960年代開始風靡全球的芭比娃娃,在千禧年後跨足數位世界,2005年更開設了個人頻道,跳脫出浪漫的愛情故事,芭比開始談起自己的成長經歷。生產芭比的美泰兒公司(Mattel),早就注意到網路串流平台的發展,讓自製影片能有效觸及更多孩童,因此他們籌組製作團隊,仔細研擬切合時下流行的腳本,努力打進YouTuber圈子。

VTuber的潛在市場,讓擁有GREE社群網站的日本聚逸公司,計劃在兩年內投入100億日圓(約新台幣26億元)開發VTuber、創造更多直播機會,還將打造動畫攝製片場,來供給製作團隊更多資源。

台灣在開發VTuber這方面也不落人後,例如Yahoo奇摩開發的「虎妮」就從日本紅回台灣,除了在世大運期間曾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同台宣傳外,現在也推出台灣觀光用語教學系列影片。不同於其他VTuber多鎖定遊戲,由KKBOX與日本團隊合作開發的VTuber團體K’WA,則專注在音樂創作領域,其創作的歌曲也在今年5月成為大專院校啦啦錦標賽的主題曲。

VTuber恐取代真人?

你可以說,芭比與絆愛都是將真人的表演轉化為虛擬角色。不過有些時候,他們能做到真人YouTuber做不到的事,比如進入虛擬實境(VR)與擴增實境(AR)的世界裡。日本VTuber輝夜月,今年8月31日就在虛擬空間裡舉行個人「VR演唱會」,想參與演唱會的觀眾只要自備VR設備,再付5000日圓(約新台幣1300元)上網購買入場資格後,就可在自家或任何喜愛的地方觀賞這場演唱會。

日本Vtuber輝夜月2018年展開個人VR演唱會。(翻攝自Youtube)
日本VTuber輝夜月2018年展開個人VR演唱會。(翻攝自YouTube)

由於VTuber的虛擬化身在數位世界裡更暢行無阻,因此儘管人工錄製Vlog影片的成本低得多,但仍有人擔憂虛擬角色將取代真人。美國網路紅人Rhett & Link曾為此錄製短片,該片引起250萬人點閱。這些擔憂可能並非杞人憂天,畢竟虛擬角色永遠不會老,而且她們還不需要處理攝製影片與經營粉絲關係等工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