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思沙龍》「蔣介石對戰俘營的了解絕對超過杜魯門」 常成:台灣當時未參戰,卻能影響板門店談判

中華民國並未參與韓戰,卻能影響板門店談判,時任總統蔣介石對戰俘營的了解更超過美國總統艾森豪,圖為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左一)與蔣介石(中)在秘密會談後告別,麥克阿瑟公開表示將考慮在朝鮮戰場上使用台灣軍隊。圖右為麥克阿瑟返回東京專機的飛行員安東尼·斯托利少校(取自網路)

中華民國並未參與韓戰,卻能影響板門店談判,時任總統蔣介石對戰俘營的了解更超過美國總統艾森豪,圖為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左一)與蔣介石(中)在秘密會談後告別,麥克阿瑟公開表示將考慮在朝鮮戰場上使用台灣軍隊。圖右為麥克阿瑟返回東京專機的飛行員安東尼·斯托利少校(取自網路)

從1950到1953年的韓戰,朝鮮、中國、美國、聯合國都將部隊投入在朝鮮半島上,然而最終導致的結果,卻是1萬4000名來自中國的戰俘,自願被送往沒參戰的台灣,也成為當時國民黨政府「反共義士」的宣傳範本,然而如此奇異的結果,背後除了有美國「志願遣返」的因素外,更可能是當時的總統蔣介石透過情報人員進行暗中操作。

由龍應台基金會舉辦的思沙龍系列活動,15日以「你所不知道的韓戰」為題,邀請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常成擔任主講人,一窺2萬多名中國志願軍戰俘,在這場戰爭中的特殊意義,常成並接受《風傳媒》專訪,解析當時1萬4000名戰俘被送到台灣來,背後有著怎樣的政治角力運作。

20180915-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常成專訪。(顏麟宇攝)
20180915-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常成專訪。(顏麟宇攝)

常成:希望戰俘維持現狀 美方和中華民國情報機關祕密合作

常成表示,當台灣提出要接收戰俘時,當然從美國角度來說,這是對美國政策的干擾,因為當時台灣總是能搶在美國做出重大決策之前,提早出一些動作,最終讓美國人被迫堅持志願遣返,讓戰俘選擇要回到中國,或前往台灣。

常成進一步說明,1952年美國針對戰俘進行去向志願的甄別,顯示有70%戰俘不願回到中國,美國就不願把這個比例再降低,因為如果突然有一半變成說是被強迫的,說他們其實想回大陸,就會讓美國很丟臉,所以到後期美方的情報機關是有和台灣秘密合作,希望戰俘維持現狀 。

常成指出,特別是到停戰談判簽字後,他們要求反共戰俘要回到38線的板門店,去接受共方派人來給他們解釋,但戰俘都不願意,因為到那裡很危險,擔心會被擄回去,所以蔣介石親自錄音了一個文告,告訴他們要跟聯軍合作,只要堅持過3個月就可以來台灣,這其實是美國大使去請蔣做的。

常成:美國對中國極不了解,唯一能當翻譯的水平不高

在當時,美國因為對中國的不了解,軍中竟無能充當中文翻譯之人,唯一能說中文的人知識水平、階層也不高,於是後來從台灣借調了73名翻譯人員,然而,騎虎難下的志願遣返,以及高達70%戰俘希望前往台灣的甄別結果,或多或少,也跟這群翻譯人員有關。

龍應台基金會舉辦的思沙龍系列活動,15日以「你所不知道的韓戰」為題,邀請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常成擔任主講人,常成談到韓戰停戰協定時,美方中文人才奇缺。(風傳媒)
龍應台基金會舉辦的思沙龍系列活動,15日以「你所不知道的韓戰」為題,邀請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常成擔任主講人,常成談到韓戰停戰協定時,美方中文人才奇缺。(風傳媒)

常成解釋,最初的翻譯是在1951的2-3月來到韓國,當時還沒有戰俘問題,直到1951年5、6月,第5次戰役後才大量有戰俘。他認為,當時應該是確實純做翻譯,還有寫文宣,因為美國人最初寫的中文文宣,都是找韓國人寫的,所有語法都是韓式中文,因而需要台灣人來協助,也需要有人在前線喊話,當初有叫一些華僑去做,但他們文化水準不高,也不是軍人,後來大部分都來做審訊戰俘的工作,但美方會講中文的,多半都是傳教士的小孩,只會很基礎的中文,無法勝任軍事內容的工作。

「台灣翻譯人員順手搜集情報 影響板門店的談判」

常成提到,有的翻譯就寫過回憶錄,當中寫美國要求他們要以個人身分應聘,要求不能洩漏資料,但他們同時也是軍人,赴韓之前國防部就有訓過話,說能收集情報就收集情報,當中有的人是願意做情報工作,有些人是單單出於愛國心,而像已故外交官陸以正的回憶錄裡就有寫,他周末到台灣駐韓大使館打牌,就順便把自己收集的情報也帶一份給使館。

對此常成說明,其實美軍反情報機關CIC也有在使館周圍,佈署反情報人員,但也無法阻止,因為這些翻譯都只是平民雇員,周末的活動,要去大使館喝酒、打牌時順手帶些資料,都是管不到的,而美國大使也有向華府報告過,說中華民國的大使館迅速擴張,質疑他們到底在幹什麼,更覺得這些台灣來的中國人影響了戰俘營跟板門店的談判。

無任所大使陸以正過世,享壽92歲。(取自淡江大學)
已故外交官陸以正提過,他在韓戰戰俘營擔任翻譯,常順手將營內資訊傳給我方人員。(取自淡江大學)

但這些翻譯人員,究竟如何影響戰俘?常成指出,反共的戰俘要求去台灣時都會寫血書、各種請願信函,但戰俘營內是不能通訊,信是不能帶出來的,台灣派去的記者中,有些可能就是情報人員,在戰俘營周圍打交道,但依然進不了戰俘營,然而翻譯人員則是長住在戰俘營周圍,可以從裡面帶情報進出,透過外交郵報甚至電文送到台灣,「所以蔣介石對戰俘營的瞭解絕對超過杜魯門,就連毛澤東也不知道戰俘營發生什麼事情,只有蔣介石知道裡頭的情況。」

「台灣都可以在美國做出重大決定前,宣傳影響局勢」

常成談到,所以當時台灣每次都可以在美國做出重大決定前,進行宣示影響局勢,蔣介石的日記裡,1952年更幾乎天天都在寫戰俘營的事,寫到他很擔心美國最後會全部遣返這些戰俘,所以要發動美國的輿論,透過在美國的親華、親國民黨遊說團體,在國會、媒體發起宣傳,導致很多美國民眾寫信給參議員、眾議員,要求政府堅持志願遣返,可以看到蔣很積極在籌劃,如何激起美國民眾對於這些戰俘的同情,並向美國施加壓力。

常成並指出,從前後順序來看,台灣為什麼都可以再關鍵事件同一天,甚至前1、2天就做出動作,很可能是情報人員掌握了資訊,不過這也只是一個可能的解釋,雖然相關機密文件可能永遠都找不到,但他認為,這是個合理的推測。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