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諾貝爾獎》他們是亞洲歷史、教育、醫療、和平的奉獻者!麥格塞塞獎6位得主的故事

2018-09-02 10:10

? 人氣

2018年8月31日,6名麥格塞塞獎得主齊聚菲律賓文化中心。(AP)

2018年8月31日,6名麥格塞塞獎得主齊聚菲律賓文化中心。(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8月31日在馬尼拉菲律賓文化中心隆重登場,這座獎項紀念1957年空難喪生的菲律賓總統麥格塞塞,每年表彰對亞洲貢獻傑出的人或組織,被譽為「亞洲的諾貝爾獎」。過去台灣有11人獲獎,創辦慈濟的證嚴法師(1991)、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1999)都曾獲得這項殊榮,最近一次則是2012年,默默捐錢行善的台東菜販陳樹菊。雖然今年6名得主沒有任何一人來自台灣,但這些來自東南亞、南亞5國的得獎者,他們的大愛精神仍值得世人敬佩,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柬埔寨:尤張(Youk Chhang)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柬埔寨的尤張(Youk Chhang)。(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柬埔寨的尤張(Youk Chhang)。(AP)

1975年,柬埔寨落入「紅色高棉」(Khmer Rouge)共產政權統治,當時紅色高棉系統性屠殺超過1/4的柬埔寨人,尤張(Youk Chhang)的父親、5個兄弟姊妹與近60名親戚都慘遭屠殺,當年17歲的尤張穿越泰國邊境,才得以用難民身分前往美國庇護。1995年起,尤張應耶魯大學柬埔寨種族滅絕計畫(Yale University’s Cambodian Genocide Project)團隊之邀,擔任柬埔寨文獻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執行主任。此後,尤張領導的團隊蒐集逾100萬份文件,製作數位地圖,定位2萬3000座亂葬崗,並挖掘遺骸交由法醫檢驗,希望保存柬埔寨屠殺的歷史真相。

現年57歲的尤張正計畫建立博物館、資料庫、圖書館,並創立反人類罪的研究計畫。尤張得獎後表示:「我這幾十年來不斷嘗試的這些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受到認可了。」尤張也希望藉自己還原歷史的經驗鼓舞其他國家、機構,說道:「儘管柬埔寨還有漫漫長路要走,從歷史錯誤中學習很重要。」

東帝汶:克魯斯(Maria de Lourdes Martins Cruz)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東帝汶的克魯斯(左,Maria de Lourdes Martins Cruz)。(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東帝汶的克魯斯(左,Maria de Lourdes Martins Cruz)。(AP)

東帝汶的克魯斯修女(Maria de Lourdes Martins Cruz),在當地暱稱「媽那盧」(Mana Lou)。克魯斯1989年創立「基督世俗兄弟姐妹學院」(ISMAIK),以醫療保健、教育、農業、畜牧協助貧民脫離貧窮。在醫療方面,克魯斯與美國醫師合作,成立免費看診的百羅阿塔診所(Bairo-Ata Clinic),每日平均收診300名病患,成為東帝汶最大的結核病治療中心。

克魯斯還在2001年東帝汶從印尼獨立後,勇敢促成印尼軍人與東帝汶民兵和談,還在父親的咖啡田裡設置庇護所,無論任何宗教、政治立場,都能在庇護所內平安度過。克魯斯說:「如果有路需要修,我們就去修,如果有人農事需要幫忙,我們就去幫忙。」她的大愛精神獲得麥格塞塞獎(Ramon Magsaysay Awards)委員會青睞,盛讚她勇於追求社會正義與和平。

菲律賓:李景欣(Howard Dee)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菲律賓的李景欣(Howard Dee)。(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菲律賓的李景欣(Howard Dee)。(AP)

身為華裔的菲律賓人李景欣(Howard Dee),1975年與牧師阿拉內塔(Francisco Araneta)創立阿西西發展基金會(ADF),目前已經實施4123項計畫,協助逾1050萬菲律賓人。此後李景欣曾於1986至1990年間,代表菲律賓派駐教廷及馬爾他大使。隨後還於1990年代協助菲律賓政府與國內的共產黨和談。

麥格塞塞獎委員會指出,李景欣集會時從不自居為「領導者」,而是「召集人」,半世紀以來默默為菲律賓人民付出,追求社會正義,李景欣則解釋:「關愛他人是身為人的表現,除非我們行為公正,否則我們並非人類。」

印度:瓦特瓦尼(Bharat Vatwani)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印度的瓦特瓦尼(Bharat Vatwani)。(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印度的瓦特瓦尼(Bharat Vatwani)。(AP)

《美聯社》(AP)指出,印度有40萬無家可歸的民眾飽受精神疾病所苦。精神科醫師瓦特瓦尼有鑑於部分街友罹患精神疾病,卻無人得以治療,決定與太太在1988年建立施拉達康復基金會(Shraddha Rehabilitation Foundation),專門治療患有精神疾病的街友,提供他們免費的庇護所、食物以及精神治療。

瓦特瓦尼至今已經治療逾7000名患有精神疾病的街友。高達95%經瓦特瓦尼治療的街友,得以和家人團圓。讓麥格塞塞委員會盛讚他治癒病患的巨大勇氣與同情心。瓦特瓦尼說:「在印度或是亞洲,罕有人能理解精神疾病的議題。那使得我們追尋事件起因,並促使我們繼續前行。」

印度:王曲克(Sonam Wangchuk)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印度的王曲克(Sonam Wangchuk)。(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印度的王曲克(Sonam Wangchuk)。(AP)

另一位來自印度的得主王曲克(Sonam Wangchuk)則是偏鄉教育工作者。1988年,他獲得工程學位之後,創立拉達克學生教育與文化運動(Students’ Education and Cultural Movement of Ladakh),協助克什米爾東南部,高海拔、人口僅30萬的拉達克(Ladakh)學校改善教材,考過政府舉辦的大學入學考試,當時有95%的學生曾有無法通過考試的經驗。

1994年,王曲克開創「新希望行動」(Operation New Hope),以社區為驅動力,改革教育系統,訓練約700名老師,以及1000位村莊教育委員會(Village education committees)的領袖,由他們進一步影響學生,讓當地學生逐漸成長,大學入學考試通過率從1996年的5%驟升至2015年的75%。王曲克現在仍在想著如何幫助拉達克人,更自信表示:「可能性永無止盡」。

越南:武氏黃燕(Vo Thi Hoang Yen)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越南的武氏黃燕(Vo Thi Hoang Yen)。(AP)
2018年麥格塞塞獎得主:來自越南的武氏黃燕(Vo Thi Hoang Yen)。(AP)

越南得主武氏黃燕(Vo Thi Hoang Yen)2歲半時感染小兒麻痺(polio),使她求學過程中飽受歧視、行動不便之苦,仍孜孜不倦,努力求學,2004年獲得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人類發展碩士學位。

2005年,武氏黃燕回國後,與3名身心障礙者在胡志明市共創非營利組織「身心障礙者研究與能力發展」(Disability Research and Capacity Development,DRD),誓言為身心障礙者打造「平等且無歧視的社會」。

過去13年來,DRD已直接幫助1萬5000名身心障礙者進行職業訓練、使用電腦、社群網站,並與越南政府、公司行號合作,打造對身心障礙者有善的生活環境,更推廣摩托計程車服務,使身心障礙者行得更順利。武氏黃燕說道︰「許多身心障礙者寫信或是打電話給我,感謝我改變他們的生活……這就是使我繼續努力的動力。」

為什麼會有麥格塞塞獎?

菲律賓第7任總統麥格塞塞(Ramon Magsaysay)。(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菲律賓第7位總統麥格塞塞(Ramon Magsaysay)。(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麥格塞塞(Ramon Magsaysay)是菲律賓第7位總統,1953年至1957年在位,任內政府廉能、與美國維持緊密關係、堅持反共國策、全力發展經濟與貿易,被讚譽為締造了「菲律賓的黃金歲月」。然而1957年3月17日,麥格塞塞從宿霧市(Cebu City)飛返首都馬尼拉(Manila)時不幸墜機身亡,享年僅49歲。

1957年4月,紐約洛克斐勒兄弟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的信託人出資創立獎項,並於同年5月,由7名菲律賓名流成立麥格塞塞獎基金會,隔年首度頒獎。麥格塞塞獎在國際聲譽卓著,世人普遍譽為「亞洲的諾貝爾獎」,至今已有22國、共計324人獲獎。台灣曾有11位得主,分別是蔣夢麟(1958)、晏陽初(1968)、李國鼎(1968)、許世鉅(1969)、蘇南成(1983)、吳大猷(1984)、殷允芃(1987)、證嚴法師(1991)、何明德(1995)、林懷民(1999)及陳樹菊(2012)。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