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廢死也曾遇阻 唐獎得主薩克思:死刑是國家的冷血謀殺

2015-05-01 15:41

? 人氣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Albie Sachs)認為,國家沒有權利謀殺他的公民。(余志偉攝)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Albie Sachs)認為,國家沒有權利謀殺他的公民。(余志偉攝)

「一群人包圍著一個人,叫他在台上站著,繩子一勒他就死了;一群人未經另一個人同意把他綁著,拿步槍射殺他的心臟,他就死了。這是謀殺,冷血謀殺。」唐獎法治獎得主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在台上描述著各種死刑情境,並說這些都是冷血謀殺,但和一般謀殺不一樣的是「這是由國家來做的」,並問「國家是不是有權利謀殺他的公民?」

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今(1)日 以鑑定人身分出席第2屆憲法模擬法庭,針對「死刑是否合憲」陳述鑑定意見。他以一貫堅定及溫柔的口吻,分享南非憲法法院審理死刑合憲案的經過,並說處理此議題最重要關鍵的問題仍是「我們想要成為怎樣的一個國家?」即使當時南非憲法法院審理此案件時,有400多位待行刑的死刑犯,且社會多數民意仍是支持死刑,但當時所有的大法官都反對看到南非憲法中的《人權憲章》被解釋成與死刑的冷血謀殺相謀,因此決定廢除死刑。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余志偉攝)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邀請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思今以鑑定人身分出席。(余志偉攝)

薩克思提到,當時判決的大法官認為,唯一可以正當化死刑的是「犯罪者完全沒有教化可能」及「死刑對犯罪的遏止作用」,他舉模擬法庭中聲請人案例「湯申在盛怒下殺去雇主及其家人」為例,表示在此情況下,死刑並沒有嚇阻作用,要怎麼舉證死刑能比長期監禁更具有嚇阻作用?又該如何適用比例原則呢?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關係機關方律師團,右起楊思勤、范世琦、李懷農。(余志偉攝)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關係機關代理人律師團,右起楊思勤、范世琦、李懷農律師。(余志偉攝)

關係機關代理人李懷農律師詢問,《憲法》的價值觀是否可以透過人民的積極參與如公投來改變呢?如果修憲可交由民意機關決定,那死刑存廢與否是否也可以交由民意機關來決定?薩克思表示自己並不清楚台灣《憲法》對於公投的規定,他認同死刑可以透過修憲來決定,但「完全不同意將死刑存廢交由民意機關討論」。

李懷農進一步追問「憲法法院為什麼可以凌駕人民意志決定死刑存廢呢?」薩克思則說,這是法院的職責,需要去保護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如果什麼都用公投決定的話,那就成為多數決的世界,也不用有基本人權了。他說,國家是用來執行人希望得到的價值,基本人權更是人生下來就有的,更應該關注最邊緣、最不受歡迎的人,像是移民、原住民、敵國來的人等等不同生活形態的人,「邊緣的人才更需要基本人權的保障」。

對於民意偏向支持死刑,薩克思則說南非曾有過4000人的遊行要求恢復死刑,但大多數政黨領袖都不認同,就連遭敵人暗殺的同志遺孀也不贊同應用死刑懲罰殺人者,而目前南非社會已逐漸接受廢死觀念,就像社會逐漸接受同性婚姻一樣。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余志偉攝)
第二屆模擬憲法法庭展開,針對憲法問題進行討論。(余志偉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