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歷史將記載這些參與做惡的極左人士

2015-04-14 06:00

? 人氣

中國央視名主持人畢福劍在私人餐敘上言詞對毛澤東不敬遭舉發被停職,他主持的「星光大道」至少得停播一集。取自網路。

中國央視名主持人畢福劍在私人餐敘上言詞對毛澤東不敬遭舉發被停職,他主持的「星光大道」至少得停播一集。取自網路。

無論如何,央視著名主持人畢福劍的飯局視頻被告發事件,都開了一個不好的先例,私域的調侃被網路傳播放大,受傷害的看起來是老畢,其實是每一個在飯局上喜歡調侃或談時事的個體,一些網友製作了各種飯局禁忌圖,譬如飯局前要收存手機,戴面目吃飯,宣誓不拍視頻不舉報等等,它對整個社會的私域言論場構成無形的傷害。

有學者說畢福劍被舉報,如果畢被處罰,將是對社會私德的巨大傷害,會搞得像文革一樣人人自危,譬如在微博中@賀衛方說:【憑什麼】朋友私聚,戲謔調侃,說幾句不恭敬的話,何罪之有?若要處分,該處分的是那個騙取信任、拍片並上傳網路者。社會影響都來自這個上傳行為。處分畢福劍,無疑是鼓勵無恥的背信棄義和密告,破壞人際基本的信賴。

但這持這種觀點的學者應該意識到,在一個政治或穩定壓倒一切的社會中,私德公德算得了什麼?不僅是私德不可能得到保護,私宅也是說被強拆就被強拆,一切都要為強權讓道。

一場運動正在悄然推進,既不動聲色,卻又大張旗鼓,說它不動聲色,是封殺言論一直在悄悄進行中,步步推進,從傳統媒體到網路,從網路到微信,現在又開始推進到飯局這樣的私域之中。我們一直認為,中共在江胡時代已形成潛規則,即對飯局言論不加理會,對百姓之間的私信也不會進行有罪查證,但現在看來,這一潛規則正在被破壞,朋友圈中發微信,不僅會被刪除,禁言,也會被追究法律責任。老畢事件更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公民私域的聊天被非法上傳到網路上,也會成為有罪證據。

毛澤東或毛澤東時代、毛澤東團隊傷害了多少人?沒有具體數字統計,毛澤東或他的黨派要不要謝罪與道歉?禍國殃民的罪魁不允許成為問題,但老畢一句調侃,一段道白,說的都是實情,卻被要求道歉?無數人童年少年時代生活在饑餓中,年輕時被上山下鄉無法上學,到了中老年時對罪魁禍首進行一番調侃,卻被官方主流媒體與泛左勢力視為有罪,真可謂竊國禍國者成王成聖,笑竊國者被誅殺被封殺。

只要毛澤東的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文革就還沒有結束。不同的只是權貴利益集團,用毛澤東意識形態對待異已,資本主義生活方式與掠奪方式,給了他們自己。

政治類的舉報,其意在政治效忠,以政治信仰為人生第一信仰,政治壓倒一切,壓倒法律與倫理道德精神,政治類的舉報者認為政治即正義。這是政治洗腦的結果,而這種政治洗腦,有強大的政治邏輯潛存其中,譬如在中青網上發表的肖玉文章中,就有非常強大的政治邏輯:毛澤東是一個時代的偉人,沒有毛澤東沒有共產黨,畢福劍還能像現在吃香喝辣交杯問盞、提起筷子吃肉放下筷罵娘,打著百姓舞臺的旗號在全國人民面前充「姥爺」?人的良知要有底線的,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拿來調侃的。畢福劍,你欠全國人民一個道歉。

強大的政治邏輯並不基於法律或社會常識,當然也不會去比照一些單位規定(譬如中共黨章或中央電視臺規章裡,並沒有規定黨員、員工在飯局上不得議論調侃中共歷代領導人),而是以此施壓,讓中央電視臺作出正確的政治決定,也就是必須對飯桌上調侃“領袖”者進行處罰,如果不處罰,將掀起「政治」風波,將意味著央視領導人庇護政治不正確者,央視領導人將由此承擔政治過錯責任或政治風險。

那麼,央視的領導會根據各種經驗經歷,作出決定(以保護自己的權益),就是停播畢福劍的相關節目,進一步的可能是使其淡出央視主流節目,或直接下崗,以滿足極左人士的政治期待。

肖玉寫文章之前,有張清的舉報,肖玉的文章之後,又有著名毛左人士戴旭與司馬南的強力呼應(以下轉自新浪微博):

@戴旭:多年來意識形態娛樂化、去政治化乃至汙化歷史,導致一批輕浮、淺薄、低劣、陰暗的人乃至木馬混入黨媒、高校,借屍還魂,瘋狂盜挖新中國信仰根基,醜化黨、軍隊和人民的領袖,抹黑軍隊,攻擊軍人,充當第五縱隊,配合外部反華勢力。這是顛覆、危害國家安全的新型戰爭行為,不可等閒視之! 司馬南:戴旭說對了, 意識形態上娛樂化、去政治化的直接結果,導致是非不分香臭不分, 你的政治不要了, 人家西普價值的政治就來了。軍事上有斬首行動, 意識形態鬥爭有「攝魂術

這構成了一個以擁黨護毛名義的做惡鏈,這樣的做惡鏈下面系著老畢的脖子,上面系著中共的意識形態之劍,他們共同合力,將尚方寶劍拉下來,以擊殺或封殺老畢,震懾其它人(飯局上不僅沒有了言論自由,還將伴隨著恐懼與提防)。

司馬南這樣的極左毛派人士最會利用中共保守的意識形態之劍,製造事端,打壓異議人士,即便是溫和理性的思考,也會遭到其舉報,我對歷史人物吳三貴、汪精衛等人當時的歷史處境的思考,角度也許與他們過去學習的歷史教科書有所不同,即招致他們以漢奸言論的攻擊,並進而裹脅我原來的上級單位文化部表態,對我進行除名處罰,可見,這幫極左人士慣用伎倆就是扶原教旨馬列以打擊異已,打擊畢福劍並不是第一次(以下引自司馬南新浪微博):

司馬南 :文化部黨組長時間以來對吳祚來公開的大量的赤裸裸的「去國恨党挺漢奸」言論採取姑息縱容態度影響很壞。

@司馬南:如果賀衛方先生僅僅有一個「漢奸邏輯」倒也罷了, 他的漢奸邏輯正在演化為互聯網上下的行動, 最近金溝子村的事實即證明了這一點.13億人中有幾個人秉持漢奸邏輯(例如蔡武部長手下的吳祚來先生)這不奇怪, 奇怪的是漢奸邏輯秉持者肆無忌憚而其單位及上級漠然置之不聞不問.(2013-8-11)

毛氏文化大革命,不是毛氏一個人做惡,而是全民參與的做惡,現在呢,全民不再參與極左意識形態的做惡,只有張清、肖玉、戴旭、司馬南這些人,會同無數匿名的「五毛」評論員或「志願者」,形成氣勢洶湧的「革命民意」,這些人完全忘記了,共和國的憲法上明確寫著,公民言論自由,如果公民觸犯了法律,應該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而不是通過脅迫其單位來打壓異已言論者。

文革中那些打擊迫害者們,似乎沒有人追究他們的罪錯,也沒有人全面記錄他們的名字,現在不同了,這些參與迫害的極左人士名字都被記下,或有歷史的審判追責,或在恥辱柱上刻下他們的名字。

*作者為旅美學者、獨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