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傷痛》「要生下這個孩子,我寧願死」慘遭緬甸軍人性侵後懷孕 羅興亞婦女背負一生汙名

2018-07-06 15:10

? 人氣

生無可戀的M,大部分的時間都躺著,希望自己的生命能早點結束。(美聯社)

生無可戀的M,大部分的時間都躺著,希望自己的生命能早點結束。(美聯社)

自2017年8月底緬甸軍人血腥鎮壓西部若開邦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族,造成近90萬羅興亞難民逃至鄰國孟加拉。緬甸軍以強暴、輪暴做為武器,逼迫羅興亞婦女離開家園。《美聯社》訪問到幾名勇敢分享自己遭遇的羅興亞婦女,她們之中有人不幸懷孕,被家人、丈夫嫌棄。有人生下自己無法愛的孩子,日夜提醒她們慘遭強暴的恥辱。身上的傷痕能夠痊癒,但心理的創傷和社會歧視將跟著她們一輩子。

「我愛她,她是我懷胎九月的女兒」13歲遭強暴、生下女兒卻只能含淚送人的少女A

少女A擔心自己被緬甸軍強暴後,再也沒有人願意娶她。(美聯社)
少女A擔心自己被緬甸軍強暴後,再也沒有人願意娶她。(美聯社)

少女A被緬甸軍強暴時年僅13歲,幾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月事遲遲沒來,才知道自己懷孕。在她的村裡,被強暴是很丟臉的恥辱,身為穆斯林卻懷上佛教徒的孩子更被是種褻瀆。上門提親的男子知道她曾被強暴都紛紛離去,她的父母擔心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帶著她到醫院準備墮胎,醫生告訴她墮胎的副作用讓她更加害怕,進退兩難的她只能看著自己的肚子一天天變大。

AP18186206287715.jpg
慘遭緬甸軍強暴的羅興亞少女A,擔心被鄰居發現只能足不出戶.jpg

懷孕後因為擔心被鄰居發現,少女A足不出戶,用圍巾一層層緊緊的綁住自己隆起的肚子。生產當天,她在媽媽和阿嬤的陪伴下產下一名女嬰,看著從自己身體生出來的嬰兒,她身體不住顫抖。女嬰又胖又強壯,有著圓圓的臉和小小的眼睛。女嬰很漂亮,但心底深層的痛讓她知道這個孩子不能留下。

少女A的父親衝到當地的醫院,請當地的救濟組織將孩子帶走。少女A將剛出生的孩子抱在懷中,親親她的額頭和小小的手,邊哭邊將孩子送走。她不知道孩子會被送往哪戶人家,救濟組織的工作人員偶爾會給她看看孩子的相片,讓她知道孩子安全且健康。她說,雖然自己因為被強暴懷上一個佛教徒的孩子,「但我愛她,她是我懷胎九月的女兒」,現在她的小小願望是擁有一台縫紉機,讓她可以幫人縫補衣服為生,盼著未來會有人娶她,生下更多孩子。對來她說,送走孩子是個正確的決定,但至今她仍為送走孩子而難過。

「妳對我毫無用處」被輪暴後遭丈夫唾棄的羅興亞婦女M

緬甸軍發動攻擊的那天,M在家中聽到一陣槍聲和尖叫。她往外看,緬甸軍人正放火燒房子。M的兩個女兒逃走了,但當她帶著2歲兒子逃出家門時,六名士兵在門口等著。一人從她懷裡搶走了她兒子,勒死他,把他的屍體扔到地上。接著強押著她,輪暴了她。士兵們一個個鬆開褲頭,踩住她的肚子和腳,M用手摀住眼睛,以為自己會就這樣死去。

生無可戀的M,大部分的時間都躺著,希望自己的生命能早點結束。(美聯社)
慘遭緬甸軍人強暴的M,胸上還留有軍人殘暴留下的齒痕。(美聯社)

兩天後,她的丈夫才找到她,帶著她越過邊界到了孟加拉。丈夫問她士兵有沒有強暴她,因為過於羞愧不敢告訴他真相,M說士兵只有毆打她。她的月事兩個月沒來,並出現懷孕徵狀,她感到頭暈、噁心,想吃酸的食物。她害怕丈夫的反應,還是什麼都沒說。某天晚上她病得太嚴重不能為丈夫做晚飯,丈夫問:「妳到底怎麼了?」她才緩緩吐出真相:「我被6名軍人強暴。我懷孕了。」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