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200年誕辰》天才與瘋狂的魅力!《經濟學人》解析馬克思主義不曾退燒的真正原因

2018-05-05 21:10

? 人氣

2018年5月5日是馬克思200年誕辰,德國東部城市開姆尼茨(Chemnitz)以紀念雕像緬懷。(AP)

2018年5月5日是馬克思200年誕辰,德國東部城市開姆尼茨(Chemnitz)以紀念雕像緬懷。(AP)

猶太裔共產主義思想家馬克思長期受到推崇與批評兩級化的評價,儘管生平毀譽參半,作為政治哲學體系重要流派「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創始人,其思想理論近2世紀以來,為世界帶來深遠的影響。

馬克思(Karl Marx)的墓誌銘寫道:「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然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他渴望讓世界更美好,但蘇聯與中國等實踐馬克思主義的國家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提倡共產的政府逐漸走向極權,土地公有化卻釀成百萬人死於飢荒。

馬克思自認為他的辯證科學能預見人類未來,但他沒有預料到「法西斯主義」與「極權共產國家」的興起,現代自詡為馬克思主義的代表性國家──中國,早已經濟改革開放,走向資本主義的老路。

今年已是馬克思200年誕辰,但人們對馬克思的研究熱忱絲毫不減。馬克思的思想魅力究竟有多大?馬克思主義還能解決現代社會的問題嗎?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專文解析,帶您一探馬克思熱度不減的真正原因。

200年前的5月5日,馬克思誕生在特里爾的這棟建築內。(Théo Paul@Flickr/CC BY 2.0)
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於德國特里爾的這棟建築內。(Théo Paul@Flickr/CC BY 2.0)

天才與瘋狂的魅力,縝密的哲學體系

馬克思是傑出的思想家,他的思想即是其魅力之處,縝密的哲學體系讓人不得不折服。例如,他的「歷史唯物理論」完美解釋了人類歷史發展的必然性,他認為每個歷史階段都會因經濟生產模式的不同,產生階級間的利益衝突,這種階級衝突,正是歷史階段滅亡,邁向下個歷史階段的關鍵因素。

馬克思的思想甚至擁有如宗教般令人信仰的魔力,對擁護者而言,他就像先知一般開示眾人──無產階級起來發動階級鬥爭,對抗剝削勞動的資產階級,創立共產主義的烏托邦!

2018年5月5日是馬克思(Karl Marx)200歲誕辰,中國各界大肆慶祝(AP)
2018年5月5日是馬克思200歲誕辰,中國各界紛紛緬懷。(AP)

馬克思的性格魅力也是他受擁護的原因之一。他天資聰穎又自滿,他堅信自己的主張絕對正確,不畏艱難地宣傳,認為幸福要靠抗爭去爭取,淪於屈服的人才是悲慘。

然而馬克思其實是個品行糟糕的人。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是他在思想上的伯樂與摯友,他埋首著作時,全仰賴恩格斯的經濟支持,讓他白吃白喝。馬克思同時也是個種族主義者、對婚姻不忠誠的丈夫,他和家中女傭外遇,將私生子交給其他人扶養。

資本主義社會再次失控「馬克思是對的!」

即使先前的共產主義實踐失敗了,人們還是從馬克思主義之中,看見解決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問題的曙光,尤其是馬克思主義對於「不公平」的批判。全球化與網路虛擬經濟的興起,似乎再次將資本主義社會導向失控,經濟分配極度不均,資本家再度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導致「民粹主義」風潮席捲全球,被壓抑已久的「民意」再度爆發。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德國耶拿(Jena)舉行特展(AP)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德國耶拿(Jena)舉行特展(AP)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會走向全球化與壟斷,這話一點也沒錯。過去30年來,各國貿易障礙減少,大型國際企業與資本家以絕對的資金優勢壟斷市場,並吸附小公司依存於壟斷的經濟體系之下。

以臉書(Facebook)與谷歌(Google)為例,光是這兩間網路巨頭公司就掌握了美國網路廣告營收的2/3。在某些國家,谷歌的網路搜尋引擎市占率超過9成,不僅擁有傳播訊息的平台,更掌握了廣告市場。

 

 

馬克思也錯估了資本主義社會自我修正的能力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壓迫勞工階級帶來剝削與痛苦,然而二戰結束後的幾十年間,國際經濟社會一片欣欣向榮,很多地方的人們富裕了起來,有房、有車、有娛樂消費,這讓馬克思的預言看起來像是無稽之談。

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統計,全球極度貧困人口已從1990年的18億5000萬人降至2013年的7億6700萬人。經濟看似提升生活水準,但世界各地的房價飆漲,多數人買不起房,許多美國工人的帳戶存款只有幾百美元。資本主義大幅度降低了某些奢侈品的物價水準,勞工辛勤工作後還是能獲得小幅度的花費獲得「小確幸」。

馬克思最大的挫敗在於,他低估了資本主義自我修正的能力。人們會理性地討論與妥協來解決資本主義社會的難題,例如工人罷工後會與雇主談判出更好的薪資與待遇。因此,馬克思所期望的──無產階級聯合發動革命,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建立起一個跨越國界的政體──到目前都沒有真實地發生過。

 

 

資本主義國家的領袖們,是否能解決勞工階級的民怨?

馬克思有句名言:「除了奴役的鎖鏈外,無產階級沒有東西可以失去。他們可贏得一個世界。」(The proletarians have nothing to loose but their chains. They have a world to win.)這句話只適用於19世紀,我們都知道21世紀的勞工階級擁有更多權利與財產,統治階級讓出了投票權和罷免權,經濟學家與政府致力於保障更穩固的金融體系。

可以關注的重點在於,資本主義國家的領袖們,是否能順利解決來自勞工階級的民怨。越來越多人反抗跨國大企業貪婪不公,以及社會經濟分配不平等,但各國領導人的解決方案往往不盡人意。

持續累積的不滿是否會爆發成無產階級革命?所有關注資本主義社會弊病的人們都應該好好參考馬克思的真知灼見,尤其是尸位素餐的上位者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