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最悲慘的母親節》為了讓孩子多吃幾口飯,這個國家的媽媽犧牲進食,以睡眠抵擋飢餓

2018-05-13 15:10

? 人氣

葉門母親泛淚說道:「為了孩子能吃飽,我寧願自己不吃。」(AP)

葉門母親泛淚說道:「為了孩子能吃飽,我寧願自己不吃。」(AP)

葉門南方大城亞丁的一間醫院裡,年輕的母親米茲拉站上體重機,雖然身穿著全黑的長罩袍,但她的體重僅有38公斤。她懷有身孕,但為了小孩的溫飽而讓自己捱餓,然而即使這麼做也可能無法拯救她的孩子們。

醫生要求米茲拉(Umm Mizrah)抱著她17個月大的孩子再次秤重,她的孩子才5.8公斤,僅是17個月嬰孩正常體重的一半,還出現了所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症狀,這是飢餓最嚴重的狀況。嬰孩的腿部水腫,他沒有攝取足夠的蛋白質,當醫生以手指按壓他的腳,皮膚立刻凹陷下去。

中東國家葉門內戰經年,引發大規模饑荒,許多婦女為了子女忍飢受餓(AP)
中東國家葉門內戰經年,引發大規模饑荒,許多婦女為了子女忍飢受餓(AP)

醫生診療室裡滿是枯瘦嬰兒的照片

醫生的診療室裡滿是枯瘦嬰兒的照片,他們所處的國度──葉門,已歷經3年內戰烽火,上百萬人陷入饑荒,2900萬人口的葉門有近1/3的人民仰賴糧食援助,約290萬婦孺嚴重營養不良,而這可怕的人道危機還在不斷地擴大當中。人道援助機構提出警示,葉門很快就會因饑荒帶來大規模死亡,仰賴糧食援助的人越來越多,但糧食等用品卻愈發難以抵達當地。

很多作為人母的女性像米茲拉一樣,每天為了讓一家人能吃飽而忍受飢餓,她們幾乎每天只吃一餐,用睡眠來躲避過度飢餓的胃燒灼感,以長袍和面紗掩蓋自己瘦不成形的身軀和臉龐。

葉門母親抱著小孩(AP)
米茲拉抱著她17個月大的小孩。(AP)

《美聯社》(AP)埃及調查記者在非營利組織《普立茲危機報導中心》(Pulitzer Center on Crisis Reporting)的協助下前進葉門採訪。調查記者走訪哈迪(Abdrabbuh Mansour Hadi)政府控制的葉門南部,另外聯合國(UN)指出,葉門有107個地區很可能陷入完全絕食,《美聯社》記者也前往這些區域的其中一些地方。然而,所到之處可見的是一片絕望的人間煉獄。

葉門內戰3年,淪為打不完的代理人戰爭

2011年,阿拉伯之春浪潮席捲葉門後,當時的強人總統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政權被推翻,伊斯蘭教遜尼派的哈迪開始掌權。哈迪2012年當選葉門總統,短短不到兩年,2014年什葉派的胡塞組織(Houthis)發動叛變,葉門內戰就此爆發。

3年之間,葉門內戰逐漸演變成什葉派大國伊朗和遜尼派大國沙烏地阿拉伯的代理人戰爭,沙烏地阿拉伯背後有美國武力的支撐,近年來發動大量空襲攻擊胡塞組織,目的為鞏固遜尼派總統哈迪的政權。

葉門前總統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AP)
葉門前總統薩利赫。(AP)

由於當局無法完全統計死傷,因此這場內戰確切的死傷人數仍不明。除死傷之外,饑荒問題是葉門目前最嚴重的危機。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葉門主管安德森(Stephen Anderson)表示,葉門是目前世界人道緊急狀況最大規模的地區,約1800萬人不知道自己的下一餐在哪裡。

事實上,葉門原先就不是富裕的國家,領土大多被沙漠或山脈覆蓋,水資源匱乏,能種植的土地僅占2%到4%,因此多數食物與補給品都得進口。戰爭爆發後,沙烏地阿拉伯聯軍的空襲摧毀了醫院、橋梁、道路、學校、農田和工廠。許多地方的市場還是有賣食物,但人們買不起,因為他們拿不到工資,工作也越來越難找,整個國家的貨幣體系崩潰。

葉門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AP)
葉門什葉派反政府軍胡塞組織。(AP)

活活餓死的嬰兒

人道組織「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統計,2017年約有5萬兒童死於疾病或饑荒,其中3成未經治療即死於嚴重營養不良。8個月大的小嬰兒法德爾(Fadl)即是案例之一。

醫生以影片將法德爾(Fadl)人生最後幾日的模樣記錄下來。他嚴重營養不良,腳痛苦地抽搐著,明明在哭泣,但因為嚴重脫水而流不出淚,他的腹部脹如氣球,但瘦得12根肋骨清晰可見,心悸導致胸口不斷上下起伏。

法德爾一家人長期過著捱餓的生活,他的母親哈拉比(Fatma Halabi)2月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她和丈夫每天僅吃早上一餐,當她餓的時候,就會躺下試圖讓自己睡著。哈拉比相當瘦弱,她的身體狀況無法分泌母乳來餵養剛出生的法德爾,只好讓法德爾喝山羊或駱駝的乳汁,但小嬰兒時常發燒、腹瀉,導致她時常借錢向醫院求助。

營養失調若未獲及時治療,身體會開始流失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質,身體為維持運作而消耗肌肉,心臟功能衰竭、皮膚龜裂,肝和腎難以維持正常功能,因此毒素積在體內,導致身體機能陷入惡性循環。

葉門嬰兒(AP)
小嬰兒法德爾生前的模樣。(AP)

法德爾最近一次到醫院是在去年11月29日,當時8個月大的他僅有2.9公斤,是正常體重的1/3,他的上臂周長為7公分,顯示嚴重營養不良。上手臂周長可用於判別營養不良程度。

由於付不出醫療費用,哈拉比夫婦只好把法德爾帶回家,瘦小可憐的法德爾最後在祖母的懷抱中嚥下最後一口氣,他的父母累得睡在地上還不知情,祖母搖醒他們通知小嬰兒的死訊。

這段由醫院拍下的影片,成為法德爾短暫又受盡挨餓與痛苦的人生中,唯一一段紀錄的影像。哈拉比說:「有時候我早上起來,想起他再也不在了,就哭了起來。哪個人不會為他的孩子哭泣呢?」

葉門嬰兒(AP)
葉門1名6個月大的女嬰,上臂周長僅10公分。(AP)

母親們為家人捱餓

脫離反政府軍「胡塞組織」控制的地區並沒有因此脫離饑荒,情況甚至更為糟糕。葉門靠近紅海的庫卡(al-Khoukha)城鎮去年12月被政府軍奪回控制權,原先在「胡塞組織」手中時,庫卡可獲取從北方大港荷台達(Hodeidah)進口的國際援助品,如今港口聯繫被切斷,沒有任何補給品能抵達。

負責分配嬰兒奶粉與營養品的當地醫院營養中心,早在2月底就消耗完庫存,庫卡衛生部門主管杜巴拉(Abdullah Doubala)受《美聯社》訪問表示:「我們沒有接種疫苗,也用光了藥品庫存,連援助都停了。」

但從葉門其他戰亂地區逃難至此的家庭越來越多,更多捱餓的兒童增加醫療機構的負擔。醫生估計此處約有4成兒童營養不良,有些甚至罹患霍亂或瘧疾。

9個月大的女嬰加麗拉(Galila)罹患瘧疾後體重驟降到4.5公斤,一般9個月大的嬰兒體重起碼應有6至8公斤。她的母親艾夏(Aisha)身形瘦弱,為了餵養孩子而放棄進食。艾夏每年都會懷孕,加麗拉是她第14個孩子,然而丈夫幾乎沒有收入。糧食極度缺乏之下,艾夏說:「我有什麼能吃的就吃,不然就餓到隔天,通常一天只吃一餐。」

3年來,葉門飽受戰爭摧殘,政府軍與胡塞組織以及其背後的大國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互不相讓的同時,當地人民陷入絕望的深淵,母親們日復一日地為家庭犧牲,受飢餓蹂躪,而營養不良的孩子們仍逐漸死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