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印度女權健將布塔莉雅》單親媽媽成全球暢銷作家、女人共創專屬銀行……看印度女性用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

2018-03-26 10:00

? 人氣

印度女性用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
。(美聯社)

印度女性用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
。(美聯社)

印度女性是全球最受壓迫的弱勢?女權運動者、獨立出版社創辦人布塔莉雅受到龍應台基金會邀請來台,就是要顛覆普羅大眾對印度女性的刻板印象。投身印度婦女運動超過30年的她,親身接觸來自不同宗教、地區、種姓階級的印度女性,記錄下她們為自己的生命、夢想、孩子奮鬥生命經歷。她說,印度女性跟這個國家一樣,擁有多元的樣貌、型態,印度女人不全是父權暴力下無力的受害者,「我所知道的她們,個個都是強悍的鬥士。」

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於1984年創辦印度第一間女性議題出版社「Kali for Women」。布塔莉雅花費10年心血,走訪印巴兩地,重新挖掘1947年印巴分治過程中被遺忘的女性故事,並在1998年出版了《沉默的彼面:印度分裂的呼號》(The Other Side of Silence: Voices from the Partition of India)一書,深刻描寫出大時代歷史下的小人物故事。

圖非當事人。印度重男輕女現象嚴重,竟有6300多萬名女性「被失蹤」。(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印度重男輕女現象嚴重,許多女性在12、13歲就被嫁給陌生男子。(美聯社)

小學沒畢業、12歲嫁給不認識的男人 提筆寫下人生故事 竟成全球暢銷作家

她經常訪談印度各地女性,聆聽她們的人生故事,她回憶,讓她印象最深刻、最深受啟發的,是一名叫做貝貝.霍達(Baby Halder)的單親媽媽的故事。貝貝.霍達出生於喀什米爾,成長於西孟加拉,7歲時她的母親離家出走,12歲時,她就被父親嫁給了一名大她14歲的陌生男子。還不到14歲,貝貝就已經是3個孩子的母親。婚後,丈夫不體貼又不識字也不願意工作養家,貝貝為了讓孩子溫飽,只能出外打零工,但賺回來的錢都被丈夫揮霍掉。

20180324-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盧逸峰攝)

某日,忍無可忍的貝貝決定帶著三個孩子,跳上開往首都新德里的火車,展開新人生。她在當地找了個幫傭,她的雇主,退休教授庫瑪偶然間發現了她的寫作篇份,不斷鼓勵她提筆寫下自己的人生故事。布塔莉雅出版了《貝貝的書》(A Life Less Ordinary),讓她一躍成為全球暢銷作家。

標會標到變銀行 印度女人的專屬銀行SEWA 

除了女性個人奮鬥出頭天的小故事,布塔莉雅也分享了另一個由印度婦女們創造的奇蹟,印度女性的專屬銀行—SEWA銀行。不少在印度從事攤商生意、販賣服飾、雜貨等的婦女,因為缺少穩定收入、社福保障和教育,許多人不識字,向銀行借貸時經常遭受不公平待遇。有時文盲女性須經男性親屬簽名同意才能向銀行借貸,導致她們的資產被挪用。

20180324-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致力於改善印度婦女的經濟環境、幫助婦女經濟獨立的印度自僱婦女協會(Self Employed Women’s Association of India,簡稱 SEWA)想出了一個好方法,她們以傳統「標會」的方式,集資註冊銀行,剛開始僅有約10萬盧比(約新台幣4萬4000元)資金,最後不斷擴張,目前註冊會員已經超過百萬人。

布塔莉雅說,SEWA銀行的運作模式相當有趣,是以團體集資的方式進行,類似台灣的標會,會員們彼此監督還款進度。婦女們透過 SEWA 銀行的低息貸款作資金周轉,也可以保障自己存款和經濟獨立,創造自己的事業。許多婦女們也乾脆在銀行擺起自己的攤位,銀行變得像菜市場熱鬧。

印度女性。(美聯社)
印度女性。(美聯社)

偉大女人的背後都要有男人支持?布塔莉雅:寶萊塢電影看太多!印度女人夢想自己作主

印度社會對女性地位的省思與討論,亦反映在寶萊塢電影中。如改編自印度摔角選手瑪哈維亞(Mahavir Singh Phogat)故事的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描述印度摔角冠軍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培養兩名女兒,成為巾幗不讓鬚眉的職業摔角選手。片中探討了印度的婚嫁制度,飾演父親的男主角阿米爾罕(Aamir Khan)在片中說道:「以後,不是男人來選擇女兒,我們的女兒可以去選擇她要嫁的男人」,賦權予女性的同時,卻又暗示男性權力賦予者的角色。

20180324-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印度女權運動者烏爾瓦西.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盧逸峰攝)

對此,布塔莉雅說,《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終究還是寶萊塢商業電影,為了商業利益只能迎合主流思想與多數觀眾的口味。現實生活中,早在電影上映前,印度就有許多非常成功的職業女摔角手及運動員,「她們的家人有些支持,有些不支持。但無論如何,她們都竭盡自己所能,拼命達成自己的夢想。無論有沒有男人支持,印度女人會自己的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