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專文:閱讀與寫作是一種心靈相互靠近的練習

2021-05-17 05:10

? 人氣

作者強調任何的學習都應該是為了讓生活更容易,以往台灣的作文教育卻似乎背道而馳,常聚焦在複製佳句格言和辭彙的華麗豐贍上,把學生困在修辭的牢籠裡,這由所選出的五六級分樣卷可以看出。(示意圖/網路溫度計)

作者強調任何的學習都應該是為了讓生活更容易,以往台灣的作文教育卻似乎背道而馳,常聚焦在複製佳句格言和辭彙的華麗豐贍上,把學生困在修辭的牢籠裡,這由所選出的五六級分樣卷可以看出。(示意圖/網路溫度計)

多年前,國中生會考曾廢掉命題作文。其後,發現考試領導教學,廢考後,學生少了在課堂練習機會,似乎慢慢產生辭不達意的負面影響。經過有識之士多方奔走,教育部才在九十五年恢復加考作文。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施測幾年下來,逐漸又有廢考的聲浪浮現,主要是針對會考中心公布的寫作樣卷而來。認為這些得高分的樣卷除了賣弄文藝腔外,還做作、矯情,充斥陳腐的教條且常言不由衷,看不出有甚麼個人想法在內,純粹是沒話找話說而已,對語文能力的提昇,沒有實質的幫助(史英語),而且因為競相前往補習班接受機械式訓練,淪為作文考試的機器,反倒扼殺了學生的興趣與自主創作的可能性。這個說法,雖不無道理,但我以為對應的方法,廢考乃下策,只是消極的迴避;身為文學創作者及語文教育工作者,我想提供一些較積極的思考。

一般都以為學生作文和作家的創作,最大的不同是「無話找話說」和「有話要說」的區別,其實大謬不然。作家除了主動投稿的不吐不快外,如今的報刊雜誌,常有計畫性約稿,和國、高中的作文一樣,都是先有主題的。所以,作者也經常得面對「命題作文」的挑戰;但因為平日就養成多觀察、常動腦的習慣,自然會有許多的故事和想法儲存腦中,題目一出現,只要在記憶庫裡搜尋,常常就有所得。同理,學生想擺脫在考場上無話可說的窘境,當然也得在平日多所儲存。

我去學校演講時,常被學生問到「如果看到題目時,腦袋一片空白怎麼辦?」我總笑說:「所以,你現在就該練習如何讓腦袋不會一片空白的方法。」所謂的方法說來並不困難,一種就是老師經常都會強調的閱讀,另外一種我以為更實際,就是平日多放眼周遭,多聽、多看、多想,題材其實無所不在。有了粗胚的題材,在課堂上,師生一起切磋分享看到、聽到或身受的故事和閱讀書本的心得,然後,試著將它寫下,寫作其實不像想像中那麼難。

重點是,師生雙方是不是都有求知的動機?這裡所說的求知,包括知識的充實、討論技巧的汲取、凝眸注視生活習慣的養成。我以為對老師而言,教學經驗的分享是一條捷徑,應鼓勵老師多聽演講、多觀摩學習、多認真參與講習,集思廣益以豐富教學策略;對學生來說,閱讀與實作得雙管齊下,尤其是最新的考試趨向,強調有沒有能力去擷取資訊、統整解釋、省思評鑑,不再是把課本背的滾瓜爛熟,或生吞活剝就可以。

學生跟老師同步練習成長,我以為正是作文的目的,也是我覺得作文不應廢考的主要原因。它可以讓我們藉由觀察體會人情、用時相討論來切磋琢磨,落筆時,謹慎學會歸納、分析,為生活中的所見所聞找個說法;而閱讀賞鑑若找到訣竅,等於間接習得表達手法的周延及優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