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錫輝觀點:八二三砲戰的超前佈署

2021-05-02 07:00

? 人氣

1958年底,部隊準備換防的時候,接防部隊先遣人員副連長及各砲長抵達的第2天,不知道是否對岸得到情報,用隆重的「軍禮」歡送。那一次的震撼教育,可以用「地動天搖」來形容。對方使用延遲爆炸引信,使砲彈進入地下後再爆炸。好幾發擊中指揮所附近,弄得指揮所好像在船上,有時會搖搖晃晃。共軍很明顯的想一舉摧毀我們。因為每次砲戰前一天,營作戰官都會下達指令,火砲的射擊方向就已經定位,在砲戰時一聲令下,就只管發射或停止。因此火砲掩體的射口都用沙包封閉得很小,幾乎只露出砲管。很奇怪哩!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那天竟然會有1門火砲的砲管被擊中,一發砲彈溜進掩體。更奇怪的是竟沒有爆炸!只有一位弟兄被水泥碎粒擦傷,稍微包紮就無大礙。大概是蒼天庇佑,不應該被「共匪」趕盡殺絕。真是奇蹟!

再過一天的黃昏時刻,部隊到了料羅灣,上了船,出了外海後,我才放下緊張的心,覺得可以安全的回到台灣了。

現在可能很多人都不記得「八二三砲戰」當天,曾經發生金門防衛司令部3位副司令官同時殉職的事情了。依據披露的報導,他們是在金門太武山戰備坑道出口的人工湖「水上餐廳」殉職的。假如中共的情報更精準些,砲戰延後幾分鐘,等待司令官胡璉和國防部長俞大維先生,都已經進入「水上餐廳」就座,歷史就可能不是這樣寫了。

胡璉將軍。(取自維基百科)
胡璉將軍。(取自維基百科)

依據火砲彈道軌跡理論,從「水上餐廳」作為彈著點,向後倒推,越過太武山,反推算出來的發射地點,似乎找不到對岸的火砲陣地位置。因此很多人懷疑那不是砲彈。也許往後機密文件能夠解除機密時,將可發現真實的狀況。

另外在一些宣傳方面,砲戰期間共軍向金門發射砲彈總共多少,本人職務低,所知不多,不敢妄言。唯有關宣傳「共匪」殘暴,濫射民房一節,可能有些誇大之詞,轉移目標之嫌。何以這樣說呢?現在就我所知作一說明:砲兵619營所屬有3個砲兵連,營部連及勤務連。每個砲兵連配4門火砲。當時的佈署是,營部,營部連,勤務連,及第一連,佈署在太武山下很隱蔽安全的地點,第二連及第三連佈署在靠海邊洋山村後面山坡地上。2個連共有8門火砲,幾乎一線排開。2個連的伙房及炊事班人員都借住民房。這樣說吧!若誇張一點的話,火砲和民房混雜在一起,不算太超過啦!再精準的火砲射擊,都可能有一些偏差,因為火砲陣地距離民房不遠,彈著點落在民房,幾乎是無可避免之結果。第三連的伙房就曾經被擊中過1次,那一頓晚餐,別具風格。除了有沙石以外,還有火藥味道。

*作者為陸軍前第十四師小兵、退役上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