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柯吉拉與2017台北世大運

2017-08-19 06:5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2017世大運聖火傳遞。(蘇仲泓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2017世大運聖火傳遞。(蘇仲泓攝)

「四百年來第一戰」,這是1994年已故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參選台灣省長的選戰號召。當年這項選戰號召,響遍全台,曾感動無數台灣人心,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不論是「四百年來第一戰」或「四百年來第一次」,凡具有這種「開天闢地」特質的事件或活動,都是不得了的大事,一定會被傳頌久遠。今天正式開幕的「2017台北世大運」顯然也具備這樣的特質,後人將如何傳頌?這項國際運動盛會將帶給台灣人什麼?經濟效益、民族自信心或國際地位的提昇?會如何感動或啟發台灣人?大家正充滿好奇。

「讓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這句話乍聽起來宛如真理,但實際上往往並非如此。國際運動賽事場內張力十足,盡情表現人類運動天賦和體能極限之外,場外各國人民競飆、宣洩集體認同與愛國主義情緒更是家常便飯,不可能少的東西。各國粉絲為各自國家選手加油的方式爭奇鬥艷、千奇百怪,如果少了這些東西,這些國際性運動盛會將顯得多麼沒有人味?多麼無趣?因為,二十一世紀仍然是民族主義的世紀。

的確,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能公開展現強烈民族認同和愛國主義的場合,除了戰爭之外,就是國際性運動會。大家不妨想一想幾個場景:奧運田徑、籃球、足球、棒球、游泳、馬拉松等各項比賽、世界杯足球賽、甚至美式足球、MLB、NBA,哪一個沒有感染到某種愛國主義的情緒?遑論世大運。

20170818-世大運中華男子水球隊18日首戰韓國隊,現場國人手持加油棒為中華隊加油。(顏麟宇攝)
20170818-世大運中華男子水球隊18日首戰韓國隊,現場國人手持加油棒為中華隊加油。(顏麟宇攝)

台灣自然也不例外。但台灣是全世界最特殊的地方,因為兩個原因:第一,台灣國際地位曖昧不明;第二,台灣島內有兩種愛國主義。台灣國際地位不明,所以,長期以來只能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參與各種國際運動會,那是台灣人的痛。幾天前,世大運手冊竟然把台灣這個美麗之島寫成「中華台北島」,究竟是主辦城市台北市政府自己的錯?還是「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搞的鬼?已經很難釐清楚,但傷了台灣人的心,引起台灣人的憤怒是千真萬確的。

台灣島內有兩種愛國主義,一個愛中華民國,一個愛台灣。換另一種方式講,根據去年六月台灣民意基金會所做的調查,認為最適合用來代表「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會議或活動的名稱,有五成三選擇「台灣」,有三成一選擇「中華民國」,只有不到百分之八選擇「中華台北」。換言之,有八成四的人,在有選擇機會時,不會選「中華台北」。至於,台灣人比較喜歡「台灣」或「中華民國」?數字會說話,就不必多說了。問題是,兩種愛國主義,兩種心向,同時並存,形諸於外就是為台灣選手加油時用詞不同,揮舞的旗幟不同,一個為「台灣隊」加油,另一個為「中華隊」加油,有時還互別苗頭,怒目相向,真傷腦筋。國際人士看了也覺得莫名其妙,這不能不說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