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里約熱內盧 貧窮與古柯鹼交織

2014-05-11 18:02

? 人氣

里約的古柯鹼區的游移者,正為毒癮而不可自拔(取自網路)

里約的古柯鹼區的游移者,正為毒癮而不可自拔(取自網路)

巴西即將迎來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FIFA World Cup),儘管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街頭「反FIFA」氣焰正熾,但在騷亂與激情的背後,卻有一群游移的人影,默默地展示著這座城市的哀愁。許多毒癮者現身在里約的古柯鹼區(Cracolandia),他們或坐或臥,在廉價的塑膠布面上吸食著古柯鹼,成了破敗街道的一窗晚景。

一名女子搡著載滿垃圾的嬰兒推車,在聖保羅的古柯鹼區游走。這裡是巴西最大的毒癮者集中區,這些乾瘦的人群熟稔地用塑膠水杯當作古柯鹼吸食器,享受著短暫的歡愉。根據巴西聖保羅聯邦大學(Federal University of Sao Paulo)調查,巴西已經超約美國,成為全球古柯鹼消耗量最高的國家。

著名的馬拉卡納足球場(Maracana Soccer Stadium)的北側,大約300至400名毒癮者聚集在此,以每份5雷亞爾幣(約新台幣70元)購買極小量的古柯鹼。毒癮者買了些,向CNN記者說道,「人們都說這是會死人的東西,但我不這麼覺得……我吃古柯鹼已經8年了。」

古柯鹼的主要產區—哥倫比亞、祕魯、玻利維亞都與巴西接壤,鬆散的邊防讓古柯鹼源源不絕地輸入巴西。前些年,巴西得利於高度成長的經濟,被捧為金磚四國之一。提高的可支配所得,也充實了毒梟的口袋,而貧窮卻持續發生,許多毒癮者窩居在最潦倒的貧民區,生活充滿險惡。

世足賽將在巴西的12個城市展開,巴西當局出具了一些對應方式處理古柯鹼氾濫問題。但批評者認為,政府的作法只是想要粉飾形象,而不是真的對古柯鹼上癮現象提出解決方案。

牧師里卡多(Celio Ricardo)是「福音神愛教會」(Evangelical Love of God Church)的創辦者,長期以來致力於協助貧民脫離古柯鹼。每周里卡多會開著他的麵包車,載著滿車熱食,餵飽古柯鹼區的貧民們,誘導他們加入戒毒行列。

已經成功戒毒滿3個月的羅布森揭露染毒的心路歷程,「一開始接觸古柯鹼時,那種感覺彷彿陷入愛河。漸漸地,它開始侵蝕我的個性,乃至於我全部的生命。」他指著古柯鹼區的遊民表示,「看看他們,他們都有家庭,但全都被毒品搞得無法自拔。」

牧師里卡多自己也曾是毒癮者。在他的教會裡,可以看見戒毒者艱辛地抗拒毒癮,他們的家人全坐在台下,看著戒毒者在台上猛力搖晃身體,甚至失足倒臥地板。這是一場戰鬥。里卡多以自身經歷表示,「只有真心地痛哭一場,你才能理解眼淚的意義。我懂,他們的脆弱與痛苦我都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