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長壽觀點:數位時代大躍進?數位人民幣無法解決美元霸權問題

2020-10-10 06:50

? 人氣

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6月,一場中國媒體《財新網》舉辦的論壇上表示,「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在許多俄羅斯企業和金融機構身上。我們必須盡早做好準備——真正的準備,而不僅僅是心理上的準備。」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北京還擔心美國聯準會(Fed)會無限量化寬鬆,美元貶值可能會傷害到中國持有的大量美國國債和美元計價的資產。

方星海說:「人民幣國際化是抵銷外部金融壓力的必要條件。」

俄羅斯央行和聯邦海關總署(Federal Customs Service)的統計資料顯示,美元在中國與俄羅斯貿易結算,從2015年的90%暴跌至2020年第一季僅46%。不過「去美元化」的最大受益者並非人民幣,而是可自由兌換的歐元,它在中俄之間的結算占30%,人民幣和俄羅斯盧布合計也只占24%。

歐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去美元化」的最大受益者並非人民幣,而是可自由兌換的歐元。(維基百科)

俄羅斯可能成為新興國家之列中的關鍵一員,這些國家名義上親中,且用中國數位的法定貨幣進行交易,即所謂的「數位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 Electronic Payment, DCEP)。加入中國「一帶一路」的發展中國家,也可能會想利用能夠快速結算的區塊鏈交易。

這將有利於那些渴望避開美國制裁的國家,因為他們可以在華府干涉不到的區塊鏈上做交易。例如北韓和伊朗這兩個被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認定的「邪惡軸心」。中國是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而據《紐約時報》7月揭露的一份文件,中國和伊朗正在建立一項為期25年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文件中描述的條款指出,中國將投資伊朗的金融、電信和交通產業,並用更低的價格買進伊朗石油。

CIPS與SWIFT競爭,還有長路要走

數位人民幣可以與中國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掛鉤,這個系統於2015年建立,試圖促使全球用更多人民幣,減少中國對美元的依賴。目前,CIPS每天處理約194億美元,共98家機構在使用。相比之下,SWIFT每天處理6兆美元,共一萬家金融機構使用,CIPS要與SWIFT競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可以肯定的是,DCEP是來自主要經濟體的全球第一個央行數位貨幣(CBDC),可能也會是第一個進行大規模測試的產品。數位人民幣相關的政治框架應該會在年底前完成。中國在開發數位法定貨幣的競爭方面,可謂遙遙領先美國、歐洲、英國和日本。

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級研究員兼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貿易政策教授普拉薩(Eswar Prasad)8月在《評論彙編》(Project Syndicate)上刊文稱:「不過,DCEP本身對外國投資者是否將人民幣視為儲備貨幣,依然沒有什麼影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