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伊斯蘭文化是否能夠迎向民主、多元?

2017-07-18 06:00

? 人氣

「文明的衝突,在歷史上屢見不鮮,特別是宗教的文明衝突。」

「文明的衝突,在歷史上屢見不鮮,特別是宗教的文明衝突。」

文明的衝突,在歷史上屢見不鮮,特別是宗教的文明衝突。民主、多元的普世價值是西方現代性的一個重要標記,隨著西方現代性與文化帝國造成的世界各種問題,東方的在地傳統文化開始成為抵抗西方思潮的政治力量。中國大陸透過儒家思想來抵禦西方文化是明顯的例子,中東的IS所要對抗的敵人,亦是西方(特別是美國)。如果說,民主、多元的普世價值仍然有其重要性,那麼一向給人印象極端的伊斯蘭文化,是否能與民主、多元的文化相容呢?這個問題,將會是21世紀的文明對話所不能不好好思考的問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對話:伊斯蘭與寬容的未來》這本書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視野。該書是由兩個重要人物的對話集結而成,內容精彩。對話的兩人,一個是美國無神論的代表,著有《信仰的終結》的Sam Harris。Sam Harris 同時是一名腦神經科學家。另一位是英國的穆斯林,著有《激進分子》的Maajid Nawaz。Maajid Nawaz過去是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於2001年在埃及被捕。2006年被釋放後,Nawaz積極推動伊斯蘭的改革,強調伊斯蘭思想亦可含有人權、民主的普世價值。IS的崛起,令人對伊斯蘭深感恐懼,6月20日的某則新聞報導了英國一名白人開貨車衝撞穆斯林,釀成1死10傷。如果說,要化解文明衝突的關鍵在於文明對話,而理解是對話的首要條件,那麼釐清伊斯蘭的各種不同的聲音以及對聖典的不同詮釋則是理解的第一步。Nawaz區分了「聖戰主義」、「伊斯蘭主義」和「基本教義派」(保守派),若以一個同心圓來看待,聖戰主義是位於最中心的一圈,而外面的一圈就是伊斯蘭主義。要注意的是,並非伊斯蘭主義就一定是聖戰主義,但聖戰主義可以視為伊斯蘭主義的一種類型。基本上,聖戰主義和伊斯蘭主義都主張將伊斯蘭強加諸在社會、他人身上,因此才會有各種武裝、政治的激烈行為,而基本教義派反對聖戰主義和伊斯蘭主義,但不贊成多元文化、民主自由、兩性平等的價值。除此之外,還有具世俗精神的「溫和派」、「自由派」或「改革派」。Nawaz就是從過去的極端伊斯蘭主義轉變為自由、改革派的穆斯林。

然而,主張伊斯蘭含有支持多元文化、民主自由、尊重差異的思想是一條特別艱困的道路,除了要面對《古蘭經》和《聖訓》的經典詮釋的問題,還必須面對伊斯蘭主義、基本教義派的批評以及西方世界的質問,可謂兩邊不討好。在這場對話中,Sam Harris不時對Nawaz拋出尖銳的問題,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當你說沒有宗教是本質上愛好和平或愛好戰爭,說每本聖書都是要透過詮釋來理解時,我想你陷入了麻煩,因為很多經文都不是那麼有彈性。它們就是無法讓人任意詮釋,而是必然會把追隨者導向特定的信念和行為。例如,你無法把伊斯蘭教詮釋為鼓勵吃培根和喝酒。就算你能在《古蘭經》裡找到若干有這種傾向的文字,仍然不能說它的核心訊息是鼓勵虔誠穆斯林能大量喝酒和吃培根。你也不可能把伊斯蘭的核心訊息詮釋為和平主義。你也無法把它的核心訊息詮釋為尊重女性,說它主張女性在精神與政治地位兩方面都不輸男性。正相反,伊斯蘭教明顯示把女性看成低男性一等,看成只是男性的財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