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2020-08-02 06:30

? 人氣

作者認為,年輕人是最容易受到聳動,最喜歡跟風追潮,也是最容易被動員利用的投票部隊。(資料照,郭晉瑋攝)

作者認為,年輕人是最容易受到聳動,最喜歡跟風追潮,也是最容易被動員利用的投票部隊。(資料照,郭晉瑋攝)

如果有一個男人,喜歡妳素顏不化妝,妳瘦了他心疼,妳胖了他歡喜,那個人一定是妳爸。

這是真愛,沒有條件,不用任何回報。

如果有一個女人,喜歡你上網不看書,你思考她難過,你無知她高興,那個人一定是政客。

這是愚民,為了掌權,不惜餵迷幻藥。

有一次,我受邀進行一場專題演講,談最近最夯的人工智慧,大數據,以及機器學習。

其實在數據科學的專業領域裡,這已經談不上是最新的主題了。但是因為我們進入了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故如何去收集,分析,消化,應用這些資訊,便成了當代的熱門顯學。

面對這些從事臨床研究和基礎科學研究的醫生,學者,研究生,和醫學院學生們,我談了一個重要的概念:「每個數字背後,都有好多個故事,而越簡單越不拐彎抹角的故事,通常都越真實。」(題外話:例如論文門)

簡單地說,就是面對複雜的數據,要化繁為簡,返樸歸真。

多年分析數據的經驗,我發現任何複雜的統計模型,鮮少會偏離原始簡單的描述性統計。如果發生了,一定要回頭仔細檢驗數學模型與原始數據。因為任何複雜的統計模型,都是建立在原始簡單的參數。

因此任何的人工智慧跟機器學習,都必須設定並通過一個邏輯性的常規的檢測,才能進行下一個階段的推演。換句話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因此數據科學就像所有的基礎科學一樣,不要妄求一步到位。

正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但是政治人物,卻總是喜歡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例如振興券),然後再把複雜的東西簡單化(例如統獨)。台灣的教育因為政治掛帥,恰恰好反映出這種自作聰明,無知病態的思維:把數學複雜化,把歷史簡單化。

譬如,建構式的數學充滿脫褲子放屁的「跳躍式邏輯」,把基礎科學,當成是天馬行空的自由發揮,思想解放。而去中排華的文史則充滿簡單的二分法,把複雜的歷史因素與時代背景,簡化成好壞兩分,善惡鮮明的「中國分界線」。

在這種教育環境長大的孩子,邏輯天馬行空,思想制化排他,非我族類,不與為善,以井窺天,自以為是!

而偏偏這樣的年輕人,是最容易受到聳動,最喜歡跟風追潮,也是最容易被動員利用的投票部隊。對任何一個有野心的獨裁統治者而言,這是維護政權的最佳核心工具。

所以,台灣的教育是回不去了!「為學腳踏實地,做人認真誠懇」已經不再是台灣教育的主流價值。代之而起的是扭曲變質的民主價值,好高騖遠的不切實際,以及無知可笑的自我優越。

不管文明如何的進步,這世界總會有一群自以為是在捍衛價值,卻處處在破壞價值的蠢蛋。自大的無知是永遠治癒不了的疾病,而唯一能夠防止它像瘟疫般擴散的,就是我們要比他們更強大!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志雄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